额骨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无弹窗二女一夫全文阅读
额骨小说网
额骨小说网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现代文学 穿越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两性小说 诗歌散文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官场小说 幽默笑话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都市小说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老婆出轨 背叛男友 知青生活 情乱梨花 公关生涯 唯色难戒 青涩觉醒 白领情缘 滚滚红尘 我的回忆 飘曳长裙 桃花韵事
额骨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二女一夫  作者:苏缇(夏雨寒) 书号:12844  时间:2015/5/13  字数:8427 
上一章   第三章    下一章 ( → )
他居然连着三天不回家,

  还放任别的女人打电话向她示威。

  她恨恨的要求他守本分,

  而他竟问她是不是能履行做子的义务?

  她…能吗?

  她开始想了解自己过去的十年里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首先,她找上她第个认识的好心人…玛莉亚。

  “玛莉亚,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于月莹亦步亦趋的跟在忙着擦拭楼梯的玛莉亚身后。

  “不错的老板娘。”玛莉亚恭谨的打马虎眼。

  于月莹不满意这模糊的答案,不同得加重语气“说详细点,玛莉亚,请你认真的说出来。”

  玛莉亚听命的停下脚步,迟疑着:“夫人,你真的要听实施吗?”于月莹用力的点头。

  “你是我见过最懂得生存的人。”玛莉亚叹道。

  她的话听在于月莹耳里也只不过引发一连串的问号,她丝毫领悟不出其中的语意。

  “你也不是坏,只是想过好的生活,过得安定,但,你却过得不快乐。”玛莉亚摇着头,更引发于月莹竖耳倾听“其实你的心肠也不坏,可惜为了赌气,宁可让别人误会你…”“我赌什么气?”

  玛莉亚谨慎的看她一眼,假装若无其事的在水桶里洗着抹布,边小心的提及“泰国是个性开放的国家,不管是男男女女,还是不男不女,几乎都被看成正常的。”

  这一点她在念高中就知道了啊!八抵氐恪!*

  玛莉亚紧张的清了喉咙“还有一项在泰国也是很开放的。”

  于月莹紧蹙眉头,还是摸不清她话里的重点,只好呆呆的问:“什么?”

  “夫关系,尤其是你和先生。”

  她忽然想起云中鹏的话,心里马上有一块沉重的大石上心头。

  “请你说更仔细些。”她的声音微弱很多,她真的怕了。

  “该怎么说呢?”玛莉亚低垂着头,象是心虚不敢言。“你说,我不会怪你的。”她小声保证,有股冲动想要捂上耳朵,她有预感这答案不顶好听。

  “你为先生牺牲了很多,虽然是为他好…可…可是让先生太没面子了。”

  于月莹脑子里忽然有个声音在大叫:不!我不要听,我不想听…她霍然转身跑着离开,那恐惧是真实存在的,仿佛直觉的在警告她,千万不要去晓得!

  玛莉亚犹自低头认真的回答:“我想夫人的用意虽然是好的,但做的方法却不对,不然…。先生应该会珍惜你的,你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两个人都故意装作不在乎,我是老了,但绝不会看错,夫人,你爱惨先生了,我看先生也多多少少有些…”蓦然抬头,这才发现于月莹早已离开。

  她漫无目的的跑,恐惧随着距离拉远而逐渐缩小,取而代之的是庞大的疑团。

  她为何要跑,为何急着离开?

  没有道理啊!

  她停下脚步、倚着墙息,摇着头轻笑,笑自己大惊小敝,她的过去怎么可能不堪入耳的、堕落腐败?她何必象见了鬼似的,拨腿狂奔?

  “真是傻瓜啊!”她轻声自嘲,转身想再回到玛莉亚身边细听下文。

  这次我绝对不再逃,她有信心可以克制那荒谬的冲动,留下来继续聆听她失去十年的记忆。

  没什么好怕的?她如此鼓励着自己。

  铃!铃!

  电话铃声打搅了她的决心,她转头寻找,拿起了话筒“喂?”

  “请问思源在叫吗?”陌生的女人用娇媚的声音亲昵的唤着她“老公”的名字,莫名的引她胃部一股不适。

  “你是谁?”于月莹不客气的问出口,很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应该清楚,这是她为人应有的权利。

  “我是莲娜,你是沈夫人吧?”讨厌的女人也是一副问得很有权利的样子。

  “没错,我就是沈思源太太。”于月莹特意加重语气强调。

  “果然。”

  “你有什么事吗?”于月莹的口气非常不好。

  那女人轻笑,有丝轻蔑的意味“没什么事,我只是想提醒思源,前天他在我这里过夜的时候,忘了把他的文件拿回去,麻烦你转告他…。”没什么好转告的,她喀的挂掉电话,怒火象星燎原般烧了起来,那叫莲娜的女人当她是什么角色?竟坦白无讳的把事情说给她听,还要她转告,她可不是秘书,也不是帮佣的欧巴桑,她是沈思源的“子”她有绝对的理由生气、愤怒及绝对的权利止“丈夫”出去偷腥摘野花。

  她再也不要被其他女人嘲,让她们来炫耀她们跟思源的情,她要永远杜绝这回事。

  一阵皮鞋蹬在大理石上的声响,由远而近,于月莹转头看,看到沈思源边走边整理身上的装束,看起来象是要外出。

  她站着等待,等待他和她打招呼,告诉她他要去哪里?何时回来?

  但沈思源却视她如无物,眼也不偏的越过她身边,连颔个首都没有。

  “站祝”她忍无可忍。

  沈思源停了下来,扣上衣服最下头的一颗扣子,”什么事?“口气冷淡,象个路人。

  她还是觉得自己有理,鼓起勇气问:“你要去哪里?”

  沈思源讶异的转头,以前的子从不过问他的行踪。当然他也不会去在乎她去了哪里,两人虽有法律上及道义上的牵绊及上偶尔火热的集外,他俩可以称得上象是陌生人,或许用“相敬如冰”这成语来形容更贴切。

  “你为什么问?”她的突然行径象是意外的惊奇,而他最讨厌意料之外的事。

  他不由得沉下脸,他喜欢日子平平静静的,全在他的掌握之中,最好一成不变。

  “我…我有权利知道,我是你的子。”于月莹好不容易说完,马上感到心虚,不久前,她还恨他、气他,认定他是骗人的“假丈夫”怎么没过多久,她就理直气壮的谈夫论了。

  她象是想挽回情热,呐呐的补充“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是说…”“你明白子是什么吗?”沈思源厉声质问,心里头突然涌起一股愤怒。这内在年轻的女孩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子”吗?

  她理直气壮的样子好像是个正常的子,自以为对丈夫拥有权利,自认为可以控制丈夫的行踪。

  他对那种普通的夫关系已从几年前的向往,变为今的鄙视,他已经很习惯跟她维持“不寻常”的夫关系,她千不该、万不该的提起这个普通定义的“夫关系”撕扯他心底暗藏的旧伤。

  “你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回事吗?”他一点也不要她摆出关心、担心、探询的脸孔,他宁可她象以前一样,对他漠不关心,毫不过问。

  因为,她的举动让他愚蠢的又对平凡夫升起期望…该死的!她忘掉的十年随时都会回忆起来,以前的日子也会再次恢复,他要是聪明人,就不该抱有希望,认为于月莹会永远如此清纯,会永远当他忠实守本分的子的妄想。

  那是不可能的事,永远也没法发生的奇迹。

  看她他仓皇的后退,小小的头颅还努力的猛点着,如此的坚持让他的不悦更加深了,他将她的手腕一拉,紧紧把她扣在怀中,摆出出恶的脸威胁她“那我可以上你的享用你吗?每一天、每一夜,一次又一次,而且只许我的碰触?”

  于月莹立即刷白了脸,她的身体轻轻颤抖,因他话时亲昵的语意引发了她唯一记得的亲密记忆…那天晚上,他是那么勇猛的欺凌她这弱小的女子,丝毫没有温柔、没有体贴…虽然没有痛苦,也有感到一丝愉,但那不叫享受,对她而言,那是种侵犯啊!

  她咽着口水自问:“我可以忍受他再对我做那种事吗?每一天、每一夜,一次又一次…她不开始恐惧,深怕自己没有能力承受,就这样香消玉殒在他的求之下。

  沈思源当然看到她脸上的恐惧,并断然认定她是不愿。他嘴里吐出冷笑,陡然放开她“你连这点子的‘义务’都办不到,还敢大言不惭的说是我的子?”霍然转身“你以为自己有那个资格管我吗?”

  于月莹双脚发软,身体无务的滑下,瘫坐在冰冷的大理石上,在泪眼朦胧中看着他大步迈出大门。

  她心中不暗暗自责:真是没用,不过是跟他上嘛!耙郧啊钡奈易龅玫剑衷诘奈业比灰沧龅玫健*

  她的心在隐隐搐,她明白他这一踏出门,当然不免扑向其他的莺莺燕燕,而其中有一只的名字就叫做莲娜。

  她很不甘心,但却没有力量把他追回来,因为他的对…她没有资格!

  想要有资格,她就要在上准备好,让他快乐的扑上来。

  而她,现在还没办法做好那种准备…三天,整整三天,沈思源居然三天没回家,也没打个电话告知他的行踪。

  他没想到她这个做子的会担心“丈夫”吗?

  真是气煞她也!她想也知道沈思源一定是在花丛里连忘返、乐不思“”她要是任他再这么乐下去,她就不叫于月莹!没错,她要把他抓回来。

  三天已是她忍耐的极限了,只要他以后乖乖等在家里,不要出去丢她这个做子的脸,他要怎么享用她都可以。

  是啊!她怎么可以让那些莺莺燕燕在她面猖狂,笑她没用,抓不到丈夫的身体跟心呢?

  她理直气壮的去找这三天来,她认识的一名司机。

  “老陈,我要去找先生,你带我去。”

  老陈讶异的从沾水和泡沫的车子前回头看她“夫人,你找先生做什么?”

  “我要去把他抓回来,他已经二天没回家了。”

  “你要叫先生回来?”老陈睁大了眼,象看到老鼠抓猫般的惊奇。

  “没错,你载我去找他。”

  老陈的嘴巴稍合,马上猛摇头“不行的,夫人,先生吩咐过不能让你出去。”

  “什么?”她马上怪叫,怒火急剧上升,沈思源竟也限制她的活动,他是怕被她捉吗?

  “老陈!”她马上命令“我要去找他,你一定得载我去,不然的话,我…我…”“夫人,你为什么不打先生的行动电话找他呢?”

  一语惊醒梦中人!打电话,但什么是“行动”电话呢?在她记忆中的十八年生涯里,并没有这种名字的电器,行动电话必定是最近才发明的。

  “电话号码多少?”反正都是电话,用键盘拨号应该都能通,她可不想点明自己的无知,被人讥为跟不上时代的老古董。

  老陈忙不迭的报上电话号码。

  于月莹记了下来,但想想,亲自行动当然比用电话来得有效。

  “老陈,我坚持你载我去找他。”

  老陈很坚决的摇头,脸上乞怜的表情:“夫人,不行的,先生不会饶过我,更何况…”“何况什么?”

  “何况先生不愿意回来,谁也没办法勉强,即使是夫人你。”

  她陡然的想起,沈思源的确不象只乖顺的绵羊,可以任人摆布,他强势、他霸道,更可恨的是,他一点也不在乎她怎么样。

  但三天来,她逛遍了屋子里里外外,认识了数十个帮沈家做事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从他们口中,她仿佛见到了另一个沈思源。

  在他们眼中,沈思源是个英雄,他从一无所有到挣出一片天空都是传奇的,而且在他有了一片王国后,还不忘昔年奋斗的辛劳,不但仍兢兢业业的守成,体贴的顾念弱势族群的?共豢涎渌谛牡幕蹋烈獍魉堑辶屠土Α?br>
  城他们眼中,沈思源是个象菩萨般慈悲的救星,他们可以为报他的大恩大德而牺牲一切,因为沈思源不仅是他们的恩人,还是他们知心的朋友。

  而她…当然他们没胆明说。但她还是感觉得到,他们把她当作配不上沈思源的子。

  至于原因是什么?她还不清楚,但她终会明白的。

  总之,在接触家中仆佣后,她有了一个结论,沈思源的善意是用到别人身上的,而不是她;但沈思源不会是个卑鄙无的骗子。

  这让她心里不舒服了好久,她不懂他对待她的态度,她不怀疑自己为何任由情况这般恶化而不思改变,这不象她的作风啊!

  臂察了三天,她终于做了决定,该是让这种情形改变的时候了。她要沈思源善待她,认定她是他真正的子。

  至于回台湾的家,她是会回去的,不过她想带回一个爱她的丈夫,到时候爸爸、妈妈一定会为她高兴。

  但在那之前,她的首要之务,就是不能再让沈思源再去偷腥。

  “老陈,你真的不载我去?”她不由得沉下脸。

  老陈勇敢的摇头“夫人,你别为难我,真的不行。”

  于月莹很气,但她又能如何?要?铣侣穑克还欠蠲惺拢未碇校亢慰觯埠莶幌滦睦创氯恕?br>
  她嘴角一撇,默然转身回屋,来到电话前按下甫听到却又觉得熟悉的电话号码。

  嘟!嘟!嘟!

  “喂!”

  是沈思源的声音,于月莹乍听到三不见的他的声音,这才知道自己有多怀念他,心儿剧烈的跳动象跳跃鹿儿般。

  “我是沈思源,谁找?”

  低沉暗痖的音调从电话中传来竟是如此悦耳动听,她是中了吧?竟觉得一个象熊一般男人的声音有如黄莺出谷,还惹得她的心湖泛起甜孜孜的涟漪。

  “再不说话,我要挂了啊!”“是我,月莹!”她赶紧出声,多累积的愤怒化成绕指柔。她的声音象绵羊般乖顺的出。

  “是你。”电话那端的沈思源蓦然从上翻坐而起,眼光警觉的瞥视坐在梳妆台前打扮的半美女,心里莫名的掠过一股慌意。

  荒谬!他怕什么?他到外头玩女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为了证明他不怕,他伸长手臂招呼那名叫辛西亚的女孩过来,坐在上偎进他的怀里。

  他还故意慵懒不耐烦的问:“有什么事?”他的食指轻抚那女孩的、脖子然后是高腺…“你什么时候回家?”

  回家?沈思源的手指不由得停住,这“家”字今天从她的口中逸出,怎么听起来温馨甜蜜的多。

  是她又在装清纯撒娇耍男人吗?不!他可学够了教训,不可能轻易上当的。“我想回去的时候,自然就会回去。”他刻意加重了不耐烦的语气,想让她死心,别再做奇怪突兀的无聊之举。

  自话筒里,他听到她浓重的呼吸,怕是气极了,这样最好,就让一切回归于以往的模式吧!他抛给怀中女孩一个魅惑的笑,打算挂掉电话后,再一次与她热烈点一回。

  “你身旁有女人,对吧?”她酸酸的语气,象是寻常子在喝醋一样。

  “是!有何指教?”他蓄意吻上女孩的,重重的发出嗽的一声,引来怀中女孩一阵夸张的娇笑。

  于月莹当然听得分明,酸意和愤怒一起爆发,她不可遏抑的大叫:“沈思源,你给你马上回来,否则我就…我就…。”她苦苦思索该如何他回家。

  他这端却悠闲的嘲“你就如何?”他才不信她做得出什么大事,得他非回去处理不可。

  “你好像很宝贝那些玻璃房内的兰花,是不是?”她象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般的雀跃“给你两个小时,你若不回来,我就搬去喂大象。”

  “你敢威胁我?”他咬牙怒道,不耐烦的推开女孩的手脚以及身体,全身冰冷威势迸发。

  于月莹兴奋得忽视他的不对劲“对!我就是威胁你,赶回来阻止我吧!”

  她那份狂妄让他想起很久以前,当于月莹他带她逃的时候说:“想想看,你大哥已经误会我们有情,帮里的兄弟也有不少人在传,我们早已是同一条船上的的人,要活只能同活,要死也只能同死,你若不带着我一起逃,如果我被抓了,打死我我也不会说出那笔钱的真正下落,我会叫帮里的兄弟们去问你,就算要死,我也会拉你作伴。”她红的着云雾,一双眼睛定定的等着他的决定,仿佛儿就确信他会答应似的。

  果然牛改不了吃草,少了十年的记忆也没多大差别,她对恐吓威胁还是在行的。

  但他可不会让旧事重演,被她牵着鼻子走,他早已非昔日的吴下阿蒙。

  喀的挂了电话,他决定让她等吧!

  “思源,发生了什么事?你看来很不开心呢!”辛西娅嘟着嘴,求地挨近他。

  他伸臂拿起旁几上的酒瓶,仰口灌下三大口辛辣的威尼斯酒。

  “别这样喝,会喝坏身子的。”辛西亚轻柔的格开他执瓶的手臂。

  沈思源低下头看着她,将她的容颜重叠上于月莹的玉面,他提高声音。“我受够了,走开。”一把把辛西亚推落下

  他自己也下了开始着装。

  辛西亚楚楚可怜的坐起身,望着他那壮硕结实的背影,不舍的发问:“你要回去了吗?”

  两个小时过去了,沈思源一点音讯也没有。

  于月莹告诉自己再多给他一些时间,他一定会回来的,她帮他想理由,或许是因为路上车、大象,还是碰上了大批难民而耽搁了,她相信沈思源一定很在乎温室里的兰花。

  于是,她还是很有信心的坐在大厅里等,从正当中等到太阳偏西。

  最后,连星儿都脸了。

  “夫人,该吃晚餐了。”玛莉亚到她面前告知。

  可她哪有心情吃饭,她已到脸都绿了,肚子也气了。看来他真当她是说说就算了的人,但他绝对会惊讶的,她是个说一不二、说做就会做的女人。

  她马上站起来走出大门,目标是屋后面积数百坪的圆形玻璃屋。但她人还没靠近,就被数个玻璃屋里的工作人员挡祝"干什么?"于月莹不高兴的斥问。

  "夫人,先生打电话吩咐,不许让你靠近温室。"好个聪明的沈思源,难怪他有胆量不回来抢救,原来早已做了防范措施,以为他没有后顾之忧了,这全怪她笨,没早想到他的诡计,还在那边沾沾自喜的以为将了他一军。她就这么乖乖的撤手而归吗?不!她才不甘心哪!但他的仆人这么多,她一个弱女如何突破得了防线?哼!君子报仇,三年不晚,他们今晚防得了她,但他们了夜夜年年吗?她会很有耐心伺机而动。

  "算了!"她转身回屋。

  她一踏进门就又拿起话筒拨号,她听到又气又恨的冤家声音。

  "喂?"他的语气竟是悠闲无忧,得她一肚子火。

  “你到底回不回来?”

  话简那边一阵沉默,但她可听到那里有男有女开心的在嬉笑,还佐以悠扬的古典乐音,他此刻绝对是待在欢乐游戏场所。她在苦苦等待时,他却在纵情享乐?这太不公平了!

  "你在什么鬼地方?"她不可遏抑的叫嚣。

  "控制好你的脾气"他森冷的警告冷却不了她炽烈的怒火。

  "你马上回来。"她强调的要求。

  他冷笑,"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个问句一次又一次的回在她的脑侮,她不由得震惊,心底似乎有股微弱的声音在轻叹着自已没资格。她顾不得太多、直觉又嚷:"因为你是我的丈夫。"话筒那端又是一阵沉默,她看气息紧张地等待。"那你准备好当我的子了吗?"她很明白他指的是什么,若她想要他回家,就得等在他回来。

  "我…我愿意。"她打定主意接受,不再排拒,还愿意学着忍受,甚至享受。

  沈思源讶异的沉默着,他是高兴内在少了十岁的子不再怕他、气他,甚至愿意扮演上的角色。但他还是不悦于她拚命要强调子与丈夫的正常关系。"那好,你就到我房间,等我回去吧!"简单的吩咐完,他不再多说废话,按键结束通话。

  他该回去吗?正在琢磨着心思犹豫时,一双手搭上了他的肩。"沈先生,躲在角落里做什么啊?"沈思源转头对上经济次长索那平微笑的脸,"寻找目标猎呀!"他收好行动电话,摆出寻常的样子。

  "找到了吗?"

  沈思源摇头,心不在焉的扫过宴会上的男男女女、心里琢磨着自己该不该回去。

  "那正好。"索那平拉着他的手臂,"东区梦海俱乐部新推出四大天王人妖辣妹秀,你陪我一起去看。"看来老天已代他做了决定,也好,那他就随缘吧!"先生的邀请,我当然欣然奉陪。"  Www.EGuxS.CoM
上一章   二女一夫   下一章 ( → )
二女一夫完整版是苏缇(夏雨寒)的作品,额骨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无弹窗二女一夫全文阅读,如果你觉得不错的话,发给大家一起来分享吧,额骨小说网是二女一夫免费阅读首选之站,二女一夫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