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骨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无弹窗二女一夫全文阅读
额骨小说网
额骨小说网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现代文学 穿越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两性小说 诗歌散文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官场小说 幽默笑话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都市小说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老婆出轨 背叛男友 知青生活 情乱梨花 公关生涯 唯色难戒 青涩觉醒 白领情缘 滚滚红尘 我的回忆 飘曳长裙 桃花韵事
额骨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二女一夫  作者:苏缇(夏雨寒) 书号:12844  时间:2015/5/13  字数:9290 
上一章   第七章    下一章 ( → )
梦…

  是美的、是有希望的,

  可现实却是…

  伤人啊!

  白天,她是个闷闷不乐的游魂,在沈思源精神的出门洽公后,她就在屋里晃,不时的发出哀哀的叹气声,无时无刻不在质疑自己…她够资格做他的子、做这地方的女主人吗?

  她想离开,到一个可以匹配她的地方,曼谷的俱乐部或酒店,或许都会适合她,但那是什么样的生活呢?她很难想象,毕竟她对所谓的特种行业完全陌生,而且也舍不得离开,因为离开就代表了她不能再见沈思源,可她已经习惯、喜欢了他的存在,若是夜里没有他的体温相伴,她不认为自己可以忍受那种无边的孤寂感。

  但继续留下,她又觉得自己恬不知,她怎么能留下呢?她曾经那么坏、那么无、那么毫不愧疚的给沈思源麻烦,让他在下人们及别人的面前颜面尽失啊!

  白天她就在矛盾的思绪中挣扎,她没再试图练习煮菜,也不再到伐木场找沈思源共进午餐,她最常做的事便是站在阳台上望着微风吹过树梢,或午后的热带雨淅沥淅沥的打着绿树,她终茶不思饭不想,在去去留留间徘徊。

  “夫人,才不过半个月

  ,你已经瘦了一大圈。”玛莉亚在低呼。但她不甚在乎的笑笑,拍手打发。“我减肥,目标是五公斤,你别罗唆。”

  连玛莉亚都发觉了,但沈思源却丝毫没有发现的迹象,他每晚还是当个热情的丈夫,尽情的挑逗她,非让她忘了红尘俗事、娇声呻为止,然后次的早上,他就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总是神清气的出门。

  她爱上沈思源,而且已经彻底明白了解,但他爱她吗?

  她不能怪他不爱她,爱个女岂不是自贬身价、降低自尊?联盟如他,精明如他,有权有势如他的男子都该理智的说不!

  她要是聪明,就该拿得起、放得下的离开,还他自由,也放自己有空间及时间疗伤,但她就是舍不得,宁愿每夜象个女一样,让他玩不要钱的;宁愿每天枯坐在家里,等他风尘仆仆的归来,施舍她一点点身体的热情,她从来没听见他对她说过喜欢、或近似爱的话语,在最热情的时刻,她顶多听见他低着宝贝、甜心或亲爱的俗语,而那句子听起来就象在呼唤女。

  沈思源就象一头自由的鹰,无视她眷恋的眼光,每执意高空飞翔,看尽天下花园里的奇花异草,而她在他心中,恐怕也只是一朵平凡无奇的花,而且还是长在污泥低洼处呢!

  可时会厌倦她?她等着,预料他迟早有一天会喊停,然后一脚把她踢开,对她不屑一顾,她在等着那末日的来临,即便要喊停,她她宁愿由他开口。

  夜来了,不到午夜,沈思源是不会回来的,她机械似的步向他的房间,早已习惯每夜等在他的上。今夜,她穿着衣柜里收藏的感黑色睡衣,既然曾经是女,矜持就变得很可笑,那她不如放开一切,当个取悦他的女。

  卧在上,听到时钟滴答滴答的转,没有他的体温,睡神迟迟不来眷顾,于月莹睁大的眼睛瞧着窗外天的星斗,酸酸的猜测…这个时候,他会在哪里?

  他在曼谷风化区的一家酒吧里,旁边坐着的是一个面貌平凡无奇的男人,那人笑笑的把一个牛皮纸信封递给沈思源。

  “沈先生,这是我调查的结果,你看看。”

  沈思源接了过来,先喝了一口龙蛇兰酒,再慢条斯理的打开信封,出一张张的文件阅读,愈看脸色愈发严肃。

  “沈先生,结果真是出乎人预料之外呀!”那男子笑得十分猥亵。

  但沈思源不在乎,他了解这个下九角色是重义气的“辛苦你了。”他说,从衣袋里出一张支票给他。“这是报酬。”

  那男子将支票收进口袋,喝尽玻璃杯里的琴酒“三天后,他会出席经济次长的宴会,如果我是你,我会把握机会,让他们见见面,或许可以因此打开一些心结。”

  沈思源点点头,没否认也没附和,只是愁闷的喝着酒。

  “还有一件事,是关于尊夫人当年偷走的那笔黑钱。”

  沈思源全身僵硬,勉强笑笑的回应“果然是无所不在的‘蟑螂’,连这个你都知道!”

  外号“蟑螂”的男子耸耸肩:“那笔钱并没被偷,一直在那位大哥的身上。”

  沈思源出匪夷所思的表情。“可是明明就是…”“明明就不是。”那男人摇头“泰国离台湾也没多远,尊夫人要真干了那勾当,你那位大哥不会派人追过来吗?”

  他早年也曾想过,子的解释是,那些钱对昔日大哥只不过是九牛一,再加上她后来透过电话、书信拜托,那位大哥才同意,只要他们不回台湾就不会有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亏他想到要查明有关子的一切,否则如今他不就仍被蒙在鼓里。

  “那笔钱到底是怎么回事?”想他这一生就是因为那笔钱而改变,他怎能不清楚它到哪里晃吗?

  “从来没被偷过,你大哥用来做投资,已经变成一座漂亮的大饭店了。”

  原来如此,难怪刚刚来泰国时,也没见子拿出多少钱来帮助他创业,他原先以为她吝啬的一不拔,宁愿独善其身而不肯众乐乐,原来她根本没钱。可他不明白呀!她为何相骗?为何硬他一定要离开台湾?

  现在想想,重重往事后面似乎隐藏着其他的真相。偏偏此刻的于月莹又不记得往事,那他腹的疑问要向谁询问呢?

  三天,三天来沈思源都没再热情的爱她,每晚只是拥着她睡,她想不透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她最近一直很乖,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连电话也不也打,深怕惹他生气。

  他想不出来自己做了什么?唯一的理由是他厌了,所以才没有兴致碰她。

  白天她更像缕幽魂,不过她不再晃,只是胶磁阳台上,看落,月出东方,等待他回归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她在等,等他出口赶人,她不会出声哀求,反正这是她应得的下场,即使有再多的不愿,她也会勉强认命。

  “夫人,瞧你瘦得就象要竹竿似的,多吃点吧!”玛莉亚又拿着食物过来劝话。

  她听得心烦,根本不想吃,反倒食物的味道令她想吐,她挥挥手打发“我不饿,你自己吃吧!”

  就连晚餐也没动多少,食不知味的了几口后,她就放下筷子,飘飘的又回到沈思源的房间,躺在上,握着父亲送给她的金蝴蝶睁眼等待,心想今晚他会多“早”回来呢?

  时针才刚跨过七的数字,房门就被打开,于月莹相当意外,他今天怎么特别的早?

  “发生什么事了吗?”她不安的问。

  沈思源摇头看她“快准备,我们要去参加经济次长主办的宴会。”

  凭她?她不以为自己够资格去参加什么高级舞会,于是又躺回上“你去吧!我等你。”她甘愿放弃一起风光的机会,他身旁的位子该属于另一个配得上他的女子。

  但沈思源不容许她反对,硬

  是拉她下,往她的房间走去。“没多少时间了,你得快点打扮。”她拉开嗓门叫:“玛莉亚,陈嫂,过来帮忙。”

  一番手忙脚,她象是个被摆布的木头娃娃,晶莹的肌肤扑上细致的粉,微肿的眼皮敷上紫的魅惑眼影,黯然欠画上华丽非凡的金色口红,披肩的发结成髻,只留几丝垂在鬓边增加妩媚,消瘦不少的身体套上蓝的礼服。

  她不想看自己的身影,默然移开视线,她看到沈思源深思的脸庞,他想干嘛?

  “老爷,好了。”玛莉亚躬身报告。

  沈思源走了过来,眼睛省视着成品,满意的点头。他拿起那只金蝴蝶亲自别在她前的衣襟上,不可避免的碰触到她口雪白的肌肤,引起她一阵颤抖,红一片。

  她太久没感受到他的抚触,象在哀求他的怜悯似的,她的羞发,羞红的撇开脸,却漏看了他眼里海翻涌升起的氤氲。

  “走吧!”他象在赶鸭子上架般拖拉着她。

  于月莹不得不小碎步的赶上,穿着高跟鞋跑步还真的很不方便“慢点,你在赶什么?快迟到了吗?”

  无所谓的迟不迟到,只要有出席就够了,但他不想解释,只是略略放慢速度,声音放沉“今晚,有你想见的人出席。”

  会是谁?她实在猜不到。

  在快艇上风驰骋河面,风很凉,还有些冷,但河面很暗,似乎其中隐藏着什么猛兽神,让她感觉恶心,她不愿看,闭上眼睛挨近沈思源,蓄集思绪在他传来的体温上,她有种很安心,很恬逸的感觉,但愿她能一生拥有。

  可惜结束时刻很快的来了,她有预感。

  “到了,我们下船吧!”

  睁眼看,是个码头,那儿有形形的船、有帆的、有马达的,还有人力操控的木船,船上有人影及各式货物,她这才第一次注意到泰国的热带风光因她对爱的执而忽略了。

  登上码头,等待他们的是辆黑色的豪华轿车,她说不出是什么车型,只是觉得一定价值不菲。

  坐上车,从车窗里看着曼谷的夜景,不愧是盛名远播海内外的不夜城,灯红酒绿,热闹非凡,路上多的是盛装打扮的女人嬉笑的伴着各式男人,还有不少根本分不出男女的人在街上悠闲的走动,最令她注目的是那些伫立在街头,着烟,抛着媚眼看行人走过的女人,她很直觉的就知道那些是什么人?她们是莺,她不得不去猜想她以前是否也是这种可悲的德行?

  “别看了,”沈思源一把扯过窗帘遮住“我不是带你来看这城市的堕落。”

  她记得的“你要我见一个人,是谁?”

  沈思源偏开头“是个惊奇,你可以慢慢猜。”

  她没什么心情去猜,只想珍惜跟他在一起的时光,她有种强烈的预感,相聚的日子无多了,她心里有股恐慌让她柔顺的偎进他的怀里,她多想要求…不要离开我,但她自觉得没有资格,她会严守住那份冲动,很认分的承受未来的命运。

  沈思源一点也不喜欢她最近这种死样子,他不是没发觉瘦得厉害,他早猜到她自责很深,她想要他开口安慰她吗?可他做不来,叫他哄女人开心他当然会,但哄子开心…他不觉得有此必要,反正她忘得再多仍是杀不死的小草,只要给她些时间,相信她很快就会看开而重生的。

  到达会场,在守门人的唱名下,于月莹挽着他的手臂慢步进了宽敞的豪宅舞厅。顶上是灿烂的琉璃灯,映上底下传动的晶莹水晶杯,空气里浮着莫札特C大调第四号响曲,及男男女女的谈笑声,动的风吹动着女客们轻纱般的衣角,扬出一股高贵优雅的风情,让她望而却步。

  “不!”摇着头,她胆怯的后退“这里不适合我。”

  沈思源抓住她的手臂“勇敢点,什么适不适合?就算是猴子,只要穿上合适的衣服也可以出席这种场合。”

  她听得出来这是句笑话,但她笑不出来,哀求的看着沈思源:“但我…我不知道怎么应付?我根本就不…不认识他们。”如果遇上象云中鹏那样的老相好,她要怎么应付?

  “简单,只要微笑就好。”沈思源硬拖她进去,步向一堆高贵的绅士淑女们“次长,我们来了。”

  经济次长索那平微笑地转头“思源,你终于来了。”他纯的举起于月莹的手轻轻一吻:“夫人,好久不见,你还是像以前那样光四。”

  但于月莹此刻却是大惊失,她认得这个声音,不就是上次跟沈思源搞在一起的金?果然很金,他是经济次长呢!

  “你是搞金的?”她反的低喊,心底好佩服沈思源的功夫,他居然连经济次长都敢勾搭上。

  索那平哂然一笑“没错,我本来就是搞经济的。”

  好…好大胆,当众宣布,也不怕招惹异样的眼光,身为第三者的男人都这样了,那她这个做子的女人是不是她该大胆表白、积极求爱呢?她正怔怔的想着。

  “次长,那位客人呢?”

  “我已经要他在书房等着了。”

  她还没想个透彻,已被沈思源拖着走“我们要去哪里?”她傻傻地问,看那位次长微笑的招手相送。

  沈思源打开一扇门,把她推进去“去吧!我在外头等你。”

  门迅速合上,她突然好害怕,不晓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她更害怕沈思源会因为嫌恶她而把她送给其他男人品尝,那她是打死不从的。

  “你是…”

  这男子的声音好熟悉,她的心在颤抖,她不敢相信,缓缓的转身,暖暖的泪已经聚集在眼眶,果然是他,即使岁月飘忽,也磨不掉记忆中的容颜。

  “爸爸?”她飞身扑过去,她怀念他慈祥的声音、温暖的怀抱。

  “你是…”但那男子推开了她,一脸疑惑与为难。

  “我是月莹呀!你不认得我了吗?“为了证明自己的身分,她还特意转了个圈,然后现出襟上的金蝴蝶“你看这个,这是你送给我的十八岁生日礼物,记得吗?”

  “记得。”于定基缓缓点头,声音中有种怀念的迟缓,然后脸一凛,冷冷开口:“没想到你还刻我?我跟我太太还以为你已经忘了我们呢?”

  他的话说得好陌生,好遥远,让她一阵鼻酸。

  “爸,你为什么这样说?我怎么会忘了你跟妈呢?”

  “这要问你,这些年来你在哪里?做了些什么?当初又为何要离家出走?”

  于定基字字句句象把重锤,一下下的藏着她的脑袋,引起她脑壳里一阵阵剧痛,闷得好紧,浑沌的脑里一片空白。

  “我…我不知道…我…我不记得…”她手扶着脑袋,身体前前后后的摇晃,脸色一片惨白,豆大的汗珠从前额淌下。

  “你别装了!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我们一直把你当成自己的女儿看待,就算月颖回来也没变过…”没血缘关系?

  她的脸陡然上抬“爸,你说什么?我们怎么可能会没有血缘关系?”声音颤抖,喉咙发痛。

  “你是怎么回事?这是你早知道的事呀!当初是医院错,让我们错把孤儿的你抱回家,我真正的女儿在你十八岁过后就…”不!她不想听,这不是真的,绝不可能,谁来救她?

  “思源!”她放声尖叫,泪水奔,有谁能来告诉她,这只不过是一场噩梦。

  书房的门打开了,沈思源迈开健步跨过来。

  她象看到海中的浮木,不顾一切的扑过去,紧紧攀住“思源,带我回家,求求你,我要回家。”

  沈思源拥着她,心中百感集,他看得出她深受打击,濒临崩溃,或许她终究不是要韧命的小草,而是朵看起来坚韧的玫瑰,但随手一捏就碎了,自始至终,都是他高估她了吗?

  他叹口气,怜惜的拥着泣的于月莹。

  “你是谁?跟月莹是什么关系?”

  他抬头看向应该是岳父的于定基“我姓沈,叫沈思源,是月莹的丈夫。”

  两个男人对看,象是在评估对方的分量是不是够男子汉,堪称为父或为夫?

  “我早该想到,十年了,月莹或许已经结婚有了孩子,至少月颖就是如此。”于定基叹了口气“但月莹是怎么了?看起来就好像…”“一场意外,她丧失了十年的记忆。”沈思源平稳的述说。

  于定基倒了一口气“怎么会?”他跨出一步想碰触十年不见的女儿,不!懊说是养女。

  沈思源拥着于月莹后退一步“让她休息吧!她该有些时间平静一下,最近发生了很多事。”

  于定基体谅的点头“何时我才能再见她?”他并未背弃这个女儿。

  “过几天吧!你来我们的家,至于住址,你可以向次长询问,他会告诉你的。”

  于定基点头,观察的说:“看来月莹过得不错,这十年来,你们幸福吗?”

  沈思源干涩的冷笑“发生了很多事,不全是你会想知道的,我们先告辞了,于先生。”他拥着于月莹一步步退出。

  于定基没有追过去,只是定定的看着他们的背影,心里则在盘算他该不该打通电话回去告诉家人…他终于找到另一个失散的家人了?

  但他也担心,十年前才认祖归宗的于月颖知道后,会不会心理不平衡?他们于家欠那个亲生女儿太多了,十八岁前,她都是在孤儿院及街道上混大的,而千错万错,都该怪那家医院错。

  唉!一切都是造化人呀!

  她又回到熟悉的家,进到属于她的房间,这次她清楚的知道这是一场梦,不过是噩梦还是好梦呢?

  她先看到十八岁的她打开门进了房,身后跟着一个陌生女孩,那女孩长大后应该就是上次在噩梦里抢她丈夫和孩子们的陌生女子。

  “这就是你的房间呀?还真不错。”那女孩东摸摸西摸摸,转头看向忐忑不安坐在上的她“这十八年来,我根本没有自己的房间,在孤儿院里,我总跟大家睡在一起,那是一张很大的木板,屋里老是有蚊子在飞,棉被硬邦邦也冷得很。”

  “你的遭遇并不是我造成的。”她辩解。

  但那女孩冷笑“要是没有你,我会去孤儿院吗?这里才是我该待的地方,你偷了我的父母,偷了我的弟弟,还偷了我的生活,你把我十八岁的岁月还来!她一步步进,话语咄咄人。

  可她如何还得起?

  她不由得瑟缩“我又不是故意的,是医院他们错,不关我的事。”

  “该当孤儿的是你不是我,你才是那个爸不要妈嫌弃的弃儿,该在街头被欺负的人也应该是你,你凭什么住这么豪华的大房子,吃那么香的菜?拥有慈祥的父母?而我却每天都得在街头瑟缩,找寻可以温的小活做,要不是我执意要找寻亲生父母算账,我这辈子不就这么毁了吗?”

  面对那女孩的大声大叫,于月莹出忏悔的泪“我很抱歉,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也没有办法挽救。”

  “你可以的。”那女孩慢慢地说。

  “怎么做?”于月莹有丝雀跃,因为可以赎罪。

  那女孩用手指着她,厉声强调“我要你离开这个家,把我的家、我的父母、我的弟弟还给我,这些都是我的,你根本没资格拥有。"连睡着了都可以流泪,她是梦到了什么?他不忍见她继续悲伤,摇摇她的肩膀唤道:"月莹,起来,醒醒吧!"于月莹睁开了眼,朦胧中她看见沈思源模糊的脸庞,"这里是什么地方?"看看四周,全然的陌生,就像她的世界,老是在一夕之间全变了,她怎么会这样的命苦呢?"这里是饭店,你哭了,梦到了什么?"他轻拥她入怀,用他从未有过的疼惜,但却正是时候,于月莹此刻要的就是他的安慰。

  "我梦到以前,十八岁的我,和十八岁的她。"她的脸埋在他驭哀伤的吐,"十八岁生日过后的第二天,她突然出现,说她才是真正的于月莹,说当年是医院错了,要是我不相信的话,可以到医院验血。""结果你爸妈去了?"于月莹点头,"结果证实了她的话,她的确是爸爸、妈妈的亲女儿,而我只不过是个弃儿,但爸爸、妈妈很好,他们还是愿意把我当作女儿般看待。""那你为何离家?""因为…她是真公主,而我是假公主。假公主应该回到她那破败的茅屋里,跟乞丐们为伍。"傻呀!这种傻事也只有十八岁的于月莹才做得出来,如果是他娶的子,她说什么也会硬赖着不走,藉口养育比生育恩更大。

  "傻女孩。"他轻轻斥责,终于明白她毕竟不是他当年娶的子,她现在是个完全不同、心地善良且好骗的傻女孩。他忍不住伶悯她、疼惜她,之前他对子那套杂草理论放在她身上,已经不合用。

  吻干她的泪,用舌轻画她的,这罕见的清纯小百合引发了他内心深藏的柔情,他兴起了冲动,想要一生呵护她,让她成为真正的公主,不!是皇后。

  "思源,爱我。"于月莹带着泪光柔柔的请求,在这般孤寂的夜里,她想要他的体热安慰呀!沈思源点头,徐徐拨开轻薄的礼服,出丰润的圆丘刚好盈他的手掌,他缓缓的捏,看着她的眼晴出氤氲的瞬光,听着微启的低低的叫喊,他喜欢弹奏她身体时发出的声响,悦耳动听,恍如天籁。他低下头,缓缓品尝,大手解下她身上所有衣物,引导她的纤纤玉指到他身上,一寸寸的抚过他早已发烫的肌肤。

  衣物在两人的脚下落成一摊摊涟漪,双深深胶着,不愿放开舌的交流,沈思源弯下身,将攀住他的娇躯,然后品尝她的全身,糙的手安慰的住她的双脚,在他的舌侵略炙热的花瓣、品尝花蒂时,硬是不让她逃开。

  她娇,扭动着身体呼喊:"思…思源,我…我不行了,求…求你,不…不要…碍…折磨我…"泪水溢出眼眶,不是因为悲伤,而是因为快乐。

  沈思源不同意,固执的挑花瓣,用舌直捣花,直到看她阵阵搐,望奔,才足的扬起头,慢慢的着往上,再次舌胶着,大手轻轻分开她的双腿,身将自己贴上,感觉到她的火热及自己的需要。咬住牙,压抑自己,他缓缓的推进,直到自己完全的淹没在她身体里,完全密合。

  "思源?"于月莹狂的抱住他的颈项,头颅左右的摇晃,双脚也不由自主的叉在他后,"求求你,快点。""忍着点,我们要慢慢享受。"沈思源的额头上有细汗在汇集,他垂下头,没等待不及的娇,这才缓缓移动部,聚集注意力在体摩擦的那份快。麻的肌肤碰上糙的播,引起一阵阵快,无可言喻、无法抛弃,但沈思源偏就还有控制力,他执意的轻轻騒动、缓缓移动,坚持不放纵自己,肆意奔腾。

  "思源,求求你。"情已经超越了理智,她只想足空虚的身体,想要他的盈,一次又一次,她拼命的将他的体温、他生命的精力送进她早已准备好的暖和身体。因为对他的爱超过一切吧?所以才能如此放肆的贪求灵合,她恨不得将他进自己的身体,从此每一刻每一时的拥有。悲伤的往事带来的绝望被他温热的体温烘得蒸发,她什么都不能想,只愿这时刻能地久天长,两人彼此亲密的…什么都不顾。

  "求我什么?"沈思源额上淌着汗,声音也紧绷了。

  沈思源再也难以压抑,他喉中爆出低吼,听任情的冲动行动,再也不克制,再也不压抑。动作愈来愈快,愈来愈难以控制,两人息加深,于月莹是拱起身相,沈思源是低吼着快活,终于一阵失控的冲刺后,他放纵的将生命的种籽进她的体内,然后瘫倒在她的身上,同她一起品味情后的余韵。

  外头,黑夜的风依然是沁凉的。  wWw.eGuXs.cOM
上一章   二女一夫   下一章 ( → )
二女一夫完整版是苏缇(夏雨寒)的作品,额骨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无弹窗二女一夫全文阅读,如果你觉得不错的话,发给大家一起来分享吧,额骨小说网是二女一夫免费阅读首选之站,二女一夫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