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骨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无弹窗傀儡咒全文阅读
额骨小说网
额骨小说网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现代文学 穿越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两性小说 诗歌散文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官场小说 幽默笑话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都市小说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老婆出轨 背叛男友 知青生活 情乱梨花 公关生涯 唯色难戒 青涩觉醒 白领情缘 滚滚红尘 我的回忆 飘曳长裙 桃花韵事
额骨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傀儡咒  作者:杨叛 书号:12861  时间:2015/5/17  字数:7821 
上一章   古派    下一章 ( → )
“喜福…风好大的哟!明都吃灰儿嘞!”稚的童音如一银线,细细地拉着,刚一出口,便被风儿吹散了。说话的女孩儿坐在靑驴背上,烦恼地晃着小红弓鞋。

  风确实很大。尘埃卷成一条条灰白的柱子,在荒野中游弋着。新的苦公菜和马齿苋被风撒了身尘埃,变得灰蒙蒙的。空气中弥漫着野蒜辛辣的气味,驴子不安地打着响鼻,似乎想将这味道甩开。

  “再忍一会儿吧,明乖,别让你师姑笑话。”女孩儿身后,灰衣青年用右臂处空的袖子挡在她的小脸前,轻声安慰着她。

  “喜姑才不会笑明嘞!侬好好的未,系未喜姑?”女孩儿拨开他的袖子,探出小脑袋问骑马的白衣女子,双眼弯成了讨好的月牙儿。女子微笑着,向她摇了摇手中的葫芦,浅浅啜了一口,姿态潇洒。青年瞥了女子一眼,无奈地摇摇头。

  “喜福,还有多远未?”女孩将小手搭在眼前,眯起双眼努力眺望。

  远方,一轮红正倦倦地坠落。落处,绵延的山峦蜿蜒起伏,如狮如象,勾连不绝,巍巍然如卧龙,盘踞于大地的尽头。

  “快了。”望着天边那条折断了天空的青黛,断臂青年呢喃着“看,那就是太行山了。…”断臂青年就是云寄桑。鬼铃一案后,他带着小徒崔明,在师姐卓安婕的陪伴下黯然离开了平安镇。随后,三人一路过涿州、定兴、安肃,在保定府逗留了数曰后,西行进入了平定州。他们要造访的傀儡门正隐居在太行山的深处。虽然是传承千年的古老门派,可在江湖上,傀儡门只是一个以制造机关傀儡见长的小门派,并不为人所知。他们之所以登门拜访,是因为傀儡门擅长制造义肢。据说傀儡门所造的义肢灵活巧,在内家高手的操控下,甚至可以捉住掠飞的蚊蝇。

  山势险峻,峭壁如城。三人一驴一马,沿山缓缓而行。

  虽是早,可山却依旧苍凉。深灰的天空下,一片悲凉的荒芜。森森的林木像斑驳的苔痕,遍布于山谷之间,和山顶的积雪一起,在暮色中消沉着。

  山路渐行渐陡,危峦之上,青石嶙峋如鬼面,森然垂视着下方的旅者。每逄大风吹过,便有怪石微微摇动,似乎随时都会倾轧而下。风声中不时传来断续的猿啼,啼声如泣如诉,仿佛在传颂着一个凄美的传说。明听得害怕,不由将小小的身子缩在师父怀里。

  “别怕,明…”云寄桑轻轻拍打她的背脊,低声安慰着她。

  又走了一段路,眼前林木渐渐繁茂起来。白马和青驴也不时驻足,啮食路边出芽的蕈。明看得饿了,忍不住抬起头,可怜价地望着云寄桑:“喜福哎,吃滴还有未?”摸了模她的小脑袋,云寄桑温言道:“怎么又饿了?带的干粮路上都吃光了,再忍忍吧,就怏到了。”卓安婕催马来到近前,笑道:“一路上,十成干粮里倒有九成都被咱们明当零嘴儿吃了,却总是填不她的小肚子。我看哪,明的肚子定是长了个,把一路上吃的东西都漏出去了。”明听了,便撅着小嘴儿,捧着小肚子模来摸去,似乎想把那个莫名其妙的给找出来。

  云寄桑微微一笑,抬头环顾四周,忽而双目一亮,纵身而起。在卓安婕玩味的目光中,踩着树梢在林间穿行,绕了一圈后,又飘然落回驴背,手一张,掌心中却多了几个红红黄黄的野果。

  “果果!”明欢呼了一声,正想接过,云寄桑却道:“先等等…”说着断臂微动,随即目光又变得黯然。

  卓安婕催马过来,轻声道:“我来吧。”将野果接过,掏出手帕,仔细擦干净了,这才递给明

  明没有发现师父的异样,开心地接过野果,咬了一口,苦着小脸叫道:“好好的黢!”接着又报复似的瞪圆了眼睛,狠狠咬了果子一大口。

  云寄桑眉宇间淡淡的落寞,针一般轻轻剌在了卓安婕的心头。

  在她的印象中,从小到大,他一直没有真的快乐过。在师门中,他看起来很随和,却常常一个人躲在阴暗的角落中,轻轻地噔。男子汉大丈夫,为什么要哭呢?

  那时的她,很有些看不起这个爱哭的师弟。后来,她也失去了至亲之人,伤痛之余,一个人,对着一轮明月,静静地饮酒。直到那一刻,她才明白,那样的伤痛往往沉淀在心灵之渊的最深处,即使是最坚强的人也无法承受。随着她游剑天下,阅历渐长,她终于能够以洒的姿态面对一切,可是自己这个师弟,却依旧不能放下心中的伤痛。毕竟,从灵魂的深渊中跋涉而出,是一个艰难而漫长的旅途。

  也好,就让我伴你一路同行,穿越这片荒芜的黑暗,直至你找到心中的那一抹展光。而这,也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了,我的…师弟。她淡淡笑着,目光掠过云寄桑空空如也的右袖:“看你方才穿花绕柳的身法,虽尚嫌迟钝,但真气却是运用自如了。内伤可是好些了?”“嗯,已无大碍了。”

  “伊腾博昭这人,我听说过。”卓安婕沉默了一会儿“她是扶桑九大上忍之一,道行深得很。纪伊忍术诡异莫测,怕没那么容易破。内伤还好办,可要恢复你的六灵暗识,只凭药石之力怕还不够。”

  “勿药有喜,如山永安。”云寄桑淡淡地说。

  “说得轻巧,求人的却是我。”卓安婕白了他一眼。

  “有劳师姐了,又要欠下一个人情。”云寄桑的笑容依旧有些勉强。

  “虽说求人不如求己,可求一次人,换来一世方便,那也值了。”卓安婕又饮了一口,将葫芦住,倚依不舍地挂回间“再说,我欠的人情,又有哪次还得不厚?那头骡子若是知道我去求他,不知会有多开心呢。”云寄桑不哑然失笑。师姐奉行的处世原则向来便是“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投我以瓦石,报之以金戈。”只是她身手高明,从不轻求易人,相形之下,倒是报之以金戈的时候较多。

  “据我所知,罗谙空擅长制造机关暗器,他做的七星连弩一弩七发,可谓江湖一绝。只是此人名声不佳,江湖上都传他为人贪鄙,做生意只论钱财,不论正。这样一个人,师姐是如何结识的?”卓安婕弯掐了梃直的菖蒲梗,随手把玩着:“说来有趣。你也知道,我对其他东西向来不上心,唯独喜好美食美酒。五年前路过苏州时,听说楚风楼的黄鱼做得好,便找上门去。偏生那里讲究多,每只做十条。那天我去时,刚好只剩了一条。偏巧罗谙空这个老饕也在场,我们两人便为这条黄鱼争了起来。我自然不如他多金,他却不如我能打,争来争去,他便落了下风…”她说到这里,云寄桑已忍不住微笑起来,卓安婕白了他一眼,又自得道“结果自然是鱼我吃,他只能在一边干瞪眼。好在你师姐有气量,念他也算同好,便邀他共饮。就这么着,结了个酒。后来他又请我饮过几次酒,不过我见他这人有些功利,心思也多,渐渐就疏远了。说起来,也有五、六年没见了。”

  明在一边听了,忍不住问:喜“姑,那鱼…它系好好吃的么?”“可不,那黄鱼都是酱酒泡过的,炒得香焦黄,再用豆豉、甜酒和秋油那么一滚,末了再加上糖姜。那个味道,啧啧…”卓安婕双眼微闭,一副陶陶然的样子。

  明咽了一大口口水,看了看手里酸涩的野果,有心丢掉,又有些舍不得,心中很是踌躇。

  卓安婕看了她的小模样,忍不住笑道:“好了,不逗你了,转过前面那个山坳就是傀儡门。到了那儿,有的是好吃的果果,随你吃个够!”

  明的眼睛亮闪闪的,足渴盼:“真的未?”“骗你是小狗。”卓女侠口无遮拦道。

  明睁大圆圆的眼睛,侧着头,努力想象着师姑变成小狗的样子,摇摇头,问云寄桑:“喜福,什么是傀儡?”“这傀儡么,又叫傀儡子。据《事物纪原》记载,当初汉高祖在白登山被单于冒顿所围,七不得困,军中绝食,眼见不支。围城的一面由冒顿之阏氏领军,陈平探知阏氏生好妒,便造了一个姿容绝的木偶人,以机关舞于陴间。阏氏遥遥望见,以为那是真人,心想若攻下城池,冒顿定会纳了这美女为,妒念一生,便擅自退军。汉髙祖由此得以突围。为了纪念这段往事,人们便以傀儡为戏。”明眨了眨大眼睛:“喜福,那傀儡和我们真的一样未?”

  “当然不一样。”云寄桑笑了“傀儡可不会像明一样饿肚子。我带你去庙会时,明不是见过木偶戏吗?”

  “明见过,好好玩的未!”

  那些木偶便是最普通的傀儡,只不过没有陈平造的那么漂亮。云寄桑说完,摸了摸明的小脑袋“明懂了么?”明用力点点头。

  不是说陈平以重金买通了阏氏么?怎么又变成傀儡欺敌了?“卓安婕听得津津有味,忍不住嘴道。

  云寄桑笑道“若仅足以重金贿赂,阏氏怕是未必肯退兵吧。若能攻下城池,汉军之财物自然尽归匈奴人所有,何须为了区区财物退兵?所以傀儡之说还是可信的。我猜陈平一方面以重金贿赂阏氏,一方面则造傀儡攻阏氏之心,双管齐下,高祖这才得以身。只是这法子近乎儿戏,不够光明正大,所以史书上记载陈平解高祖之围时只说‘其计秘,世莫得闻。史家小气,倒是委屈陈平了。”“看你言之凿凿的,倒像亲眼目睹了一般。莫非陈平是你鬼谷智的先辈?”卓安婕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云寄桑笑而不答。

  “果然。陈平六出奇计,若非鬼谷一派的人,哪有那么多鬼心思?难怪叫傀儡?

  “半人半鬼是为‘傀’,立人于垒上,又正是个‘儡’字。单只这傀儡二字,便不枉陈平演这一出好戏了。”

  “怎么,师姐讨厌陈平?”

  “这家伙弃楚投汉,事事居于幕后策划,文不过张良,武不如韩信,只靠着阴谋诡计上台,最后竟然爬上了宰相之位。这样一个阴险小人,我自然看不过眼。”云寄桑对她的态度并不惊讶,微微一笑:“陈平用计,救高祖,去范增,诛韩信,活樊哙,虽无平定天下之功,却将天下豪杰玩于股掌之间。若说这样的人是小人,那其他人不成了小人指间的玩偶?”

  “算了,说不过你。”卓安婕白了他一眼,催马向前奔去。云寄桑正待跟上,突然又勒住缰绳,皱了皱眉。

  “怎么了?”卓安婕驻马问。

  云寄桑摇了摇头:“没什么。”风声中似乎隐约传来呜咽声,也许是自己听错了。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产生错觉了。如今的他,在失去了六灵暗识后,已经再难保持那敏锐的知觉了。他催动驴子,继续前行。

  “咔嚓!”枯枝折断的声音清晰可闻,云寄桑猛地勒住缰绳:“谁?谁在那里?”树林中,一个低矮的身影缓缓移动,灰白的发隐约可见。一个身补丁的老婆婆佝偻着身子,拄着拐杖走了出来。蓬的头发在风中飞舞着,每走一步,她都要停下来,发出一声沙哑低沉的叹息,嘴里不住嘀咕着什么,仿佛在念诵一个诡秘的咒语。

  “婆婆!老婆婆”云寄桑大声招呼着,那老婆婆停了下来,身子侧对着他们,却没有回头,嘴里不停嘟囔。

  “婆婆,请问傀儡门离这里还有多远?”老婆婆嘴里的嘀咕声突然消失了,她缓缓扭头,尚他们望了一眼。

  那是怎样的一眼啊!那眼中包含了无数的怨毒、仇恨、恐惧与诅咒,它仿佛是来自地狱的一道火焰,将所有这些情感烧熔了,铸成钉子,狠狠钉进云寄桑的心中。云寄桑的身子不微微向后一缩。

  “傀僵门…”老婆婆的喃喃声在风中飘忽着“快了,就快了。”又转头望着空空如也的身侧,一脸恐惧地叮嘱“小山子,和回家吧,天要黑了,天一黑那东西就会出来,快回家吧,千万别被它抓去了…”被它抓去?被什么抓去?云寄桑望着近乎疯癫的老婆婆,心中惊疑不定。

  “来,跟走。”老婆婆伸出手,拉着她那不存在的孙儿,踽踽远去。风呼啸着,卷起漫天枯黄的败叶,老婆婆佝偻的身影在这凌乱的枯黄中缓缓湮灭了,仿佛刚才的一切只是风中的幻象。

  “看来,这傀儡门也不是什么好去处。”卓安婕皱眉道。

  “喜福…”明察觉到气氛的异常,仰起小脸,望着云寄桑。

  云寄桑沉默良久,才低沉地说:“我们走吧。”

  风在林中穿梭着,将隐秘的私语一棵树接一棵树地传达下去。渐渐地,树开始摇摆起来。不是一两棵,而是大片大片的,整座树林就像一群傀儡,随着风的指令,一起挥摆着枯瘪的肢体,发出呼啦呼啦的巨响,似乎要挣扎着离大地的束缚。云寄桑不由双腿一紧,加快了速度。直到将树林抛在了身后,他才勒住了坐骑,轻嘘了一口气。

  “喜福,侬看…好奇怪的山未…”明突然道。云寄桑抬头望去,茫茫云雾间,一座青黑色的人形山峰静立在他们面前。

  “想必这便是俑山了,世间居然有这样的山…”云寄桑喃喃道。

  “的确是一座奇特的山…”身边,卓安婕也发出轻叹。

  是的,这山是奇特的。它的形状像极了一个站立的人偶。层层的青黛是它的发,累累的苍岩则是它的肌肤,而山脊间那一道白练似的瀑布,便宛如它间低垂的飘带。它站在那里,凝视着他们,同时也凝视着天地间的白云苍狗,生死爱恨。

  山脚下是驻马的红土广场。广场不大,朝南的一面修了马棚,两匹棕色的老马在棚里悠闲地甩着马尾,咀嚼着干黄的草料。一条长长的青石甬道自下而上,笔直地伸向山。甬道底端,一个头扎双髻、身披红袍的童子笔直地站在那里。

  二人将坐骑拴好,来到甬道前。这才发现,那个客的童子却是一个木制傀儡。当他们来到它身前时,那傀儡一手缓缓举起,指向身边那个巨大的木斗,显然是在示意他们登上木斗。

  “这东西有趣的!”卓安婕笑道,纵身一跃,抢先坐进木斗。

  明对傀儡左看看右看看,好奇地问:“喜福,它能见到我们未?”“傀儡怎么可能看到东西呢?”说着,云寄桑环顾四周,又低头看看脚下,心中已是了然“你们看,我们脚下的石板设有机关,一旦石板负重,便会触发机关,让木偶抬手。这设计虽然巧妙,却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说完抱起明,坐了上去。木斗很大,估计可坐十人,斗中设有红木条椅,上面铺着紫绒软垫,坐着很是舒适。

  两人刚一上木斗,那傀儡的手便垂了下去,木斗轰然一声,开始沿着甬道缓缓上行。

  “上去嘞!我们上去嘞!”明大呼小叫,兴奋得像只踏的小鹿。

  “你倒说说看,这又是如何做到的?”卓安婕似有心考校云寄桑。

  云寄桑正搂着明,以免她动,闻言微微一笑道:“这也不难做到。想必是木斗下设了轨缘,上面再以铁索牵弓丨。而这牵引之力么…想必便是那里了。”说着,向瀑布方向一指。卓安婕探头看了一眼,果然,甬道上设了两条石轨,木斗前的一条铁索正牵着他们不断上升。

  “得意吧,又让你说对了。”她满意地缩回头,纤长的身懒懒地倚在斗沿上。

  风温柔地吹动她的长发,缭她的视线。卓安婕抬起手来,将眼前的长发轻轻拂开,向云寄桑嫣然一笑。那一瞬间的风姿,便温柔地吹皱了他的心池。

  转眼之间,木斗已升至山

  瀑声隆隆震耳,如风雷,水气如烟飞云,濯洗青壁。蒙蒙水汽中,不时有白鹭鸣叫着从青色山崖边掠过,随即又隐没不见,似乎已化在茫茫云雾之中。

  云寄桑凝目望着瀑边的石台。青石台上,巨大的水轮在瀑布的推动下缓缓旋转,将乌黑的铁索徐徐收起。

  惊鸿一瞥间,他看到一个黑衣女子静立在石台边缘。强烈的水风中,她那极长的秀发泼墨般随风舞,长裙如同浓黑的雾霭,将她纤长的身影裹住。他心中一惊,正要凝目细看,水雾弥漫,那女子已消失不见。

  “怎么了?”卓安婕察觉他的异样,关切地问。

  “没什么。”云寄桑摇了摇头,将那个黑色的背影从脑海中挥去。

  “喜福,侬看那个…”明指着前边叫道。

  云寄桑抬头望去,甬道的尽头处,一座髙大的靑石牌楼赫然在望。牌楼两侧,各有一个傀儡童子在左右侍立,似乎在接他们的到来。

  三人下了木斗,行至牌楼下。左边的童子默默拱手,随即转身,沿着一条青石甬路吱吱呀呀地向前行去。

  卓安婕望着那童子笑道:“这便是傀儡门的领路傀儡了,我们随它去吧。”明好奇,追着那傀儡看个不停,有时又跑到它身前,看着傀儡慢悠悠地绕过自己,欢呼一声,拍拍手后,又追了上去。

  “这是摇发傀儡吧,果然巧。”云寄桑赞道。

  “师弟也知道摇发傀儡?”卓安婕漫步跟在明身后,随口问。

  云寄桑微微一笑:“所谓摇发傀儡,是傀儡中最为巧的一种。其多以机簧为动力,上足发条后,傀儡便会自行运动,无须人力驱动。早在秋时,便有‘鲁班作木鸢,每击楔三下,乘之以归’的记载,这也是史载最早的摇发傀儡。东晋时的开门拜妇,唐开元年间的水运浑天仪,以及后赵石虎的仙都苑北海二十四架等等都是摇发傀儡中的佼佼者。”“不对吧,我记得做木鸢的应该是墨子吧?”卓安婕怀疑地扭头。

  《淮南子》上的确记载着,墨子曾以木为鸢,三年而成,蜚一曰而败。但师姐别忘了《墨子·鲁问》上说过‘公输子削竹以为鹊,成而飞之,三不下,,连墨子自己都承认那个木鸢或竹鹊是鲁班做的,师姐还要替他老人家打抱不平么?”

  “偏你知道的多…”卓安婕撇了下嘴,忽又莞尔“不过你小时候就很喜欢这些东西,记得你八岁时还做过一个抓鱼的木獭。獭嘴里有鱼饵,獭腹内有石头。木獭沉到水里后,一旦有鱼进入獭口吃饵,就会触动机关,石头从獭腹离,木獭就会带着鱼浮出水面。开始我还笑话你,谁知那只木獭果然好用,只半天工夫,就抓了十几条鱼…”“是啊,我还记得那些鱼都被师姐吃了…”“你又不喜欢吃鱼,我为什么吃不得?”卓安婕横了他一眼。

  “师姐吃都吃了,还说这些做什么?”对于自己这位师姐的巧取豪夺兼强词夺理,云寄桑早就习以为常了。

  “不过从那以后,你就不再摆那些东西了,我一直觉得可惜呢…”卓安婕叹了口气。她很清楚云寄桑为什么不再摆机关。他九岁时,读了《论衡·儒增篇》里鲁班因巧亡其母的故事。鲁班做了辆机关马车,又用木人做车夫,载着母亲出去,结果机关出了毛病,木人架着马车一去不复退,鲁班就此失去了母亲。想起云寄桑的身世,她不由黯然叹息。

  小明好奇地跑到那引路傀儡身边,拉起它的衣襟看了看下边,然后跑回来,失望地遒:“喜福,它没有脚未,下边就系三个轮子。”“它不过是个傀儡,自然不会有脚。”云寄桑微微一笑。

  “那…它有心未?”明又好奇地问。

  “傀儡又怎会有心呢?”云寄桑轻声地感叹道“若有了心,它又怎会甘心做别人的傀儡?”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怜悯地望着那个领路傀儡:“没有心,那它不是好可怜未…”在一道朱红的曲廊前,引路傀儡停了下来,僵硬地举起右手,向南遥遥一指。

  茫茫的山雾中,十余座楼阁忽隐忽现,错落山间,白墙黑瓦隐庇于青黛的山势间,幽静如这俑山的古老识海。

  “傀偶门,传承了千年的上古门派…”卓安婕轻声道。  wWw.eGuXS.CoM
上一章   傀儡咒   下一章 ( → )
傀儡咒完整版是杨叛的作品,额骨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无弹窗傀儡咒全文阅读,如果你觉得不错的话,发给大家一起来分享吧,额骨小说网是傀儡咒免费阅读首选之站,傀儡咒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