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骨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无弹窗傀儡咒全文阅读
额骨小说网
额骨小说网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现代文学 穿越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两性小说 诗歌散文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官场小说 幽默笑话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都市小说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老婆出轨 背叛男友 知青生活 情乱梨花 公关生涯 唯色难戒 青涩觉醒 白领情缘 滚滚红尘 我的回忆 飘曳长裙 桃花韵事
额骨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傀儡咒  作者:杨叛 书号:12861  时间:2015/5/17  字数:5445 
上一章   诡饮    下一章 ( → )
庭间多树,有竹、柳、枫、松、黄杨和梧桐。只是没到吐绿之时,目之所及,处处是沉沉的苍灰。偶尔也会看到大的树墩扎在地上,寥落展示着年轮。云寄桑知道,这些树并非只为观赏,更是为了积储木材。

  几个人一边走,一边谈些江湖逸事。罗谙空极为健谈,滔滔不绝,妙语横生,显然是待人接物的老手。可云寄桑始终觉得他待人亲热有余,真诚不足。对于云、卓二人,他的恭维话甚多,却很少理睬明。这样一个功利之辈,难怪师姐会疏远他。想到这里,云寄桑不由微微摇头。

  “云兄,可是觉得这园子有何不妥之处么?”似乎察赍到了他的不快,罗谙空试探着问。

  “贵门这庭院布局华贵典雅…”云寄桑回过神来,环顾四周,一边斟酌着自己的语气“只是这庭院虽然设计巧,风格却并不统一,廊榭亭台之间,总有些各自为政的味道。”罗谙空一脸诧异:“想不到云兄居然还通晓庭园之道。不错,我傀儡门的规矩,凡是门下弟子,都各自拥有一座庭院。其间如何布局筹划,都是各人亲力亲为,连园中的一草一木,也是亲手所栽。这样一来,这些庭园虽彼此相连,却难免有些格格不入了。”“这又是什么缘故?这园子修成个什么样子,还要用来考评不成?”卓安婕笑问。

  “这个…”罗谙空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算了,反正我们也不是来看园子的。”卓安婕挥了下手,继续向前。

  罗谙空尴尬地笑了笑,引着他们向自己的住处走去。

  罗谙空的宅邸在俑山的东北端。悬山式的三间瓦房,左右廊各一间厢房。门前有柳,不远处有一个小小的水池,里面养了几尾金鱼,不时地游上来,悠闲地吐着水泡。

  一张紫憧小案上,摆了一套影青温碗注子,两个白鸟青瓷杯。案旁设了火#,红色的火苗着小小的紫泥火炉,一股股水汽袅袅升起。

  罗谙空将注子打开,灌入热水,笑道:“山上气大,年轻时不觉得,现在行了,一到晚上就受寒。我也时不时喝点儿黄酒,暖暖身子。”“绿蚁醅新酒,红泥小火炉。你这头骡子果然懂得享受…”

  闻到屋内的酒香,卓安婕双目微合,一脸陶醉:“嗯,这香气淡雅温厚,中正平和,可是惠泉酒么?”说着睁眼向罗请空望去。

  罗谙空挑起大拇指,别的不说,若论起酒来,小卓你可是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女”

  卓安婕皱眉道:“少说这些没用的,下酒的莱呢?”

  “你们也算来得巧了,我前刚好煨了些鹿筋,今天准备自己享用的,却便宜了你这位女酒仙。”罗谙空摇着头,在案边的机栝上一按。里屋便慢地爬出一只两尺方画的木来,背上驮了一个白釉大碗,碗里的鹿筋已炖成了半透明的白色,浸在暗红的汤中,配着火腿、乌冬笋和绿油油的香莱,很是惹人喜爱。云寄桑见了,却微微皱起双眉。

  卓安婕又道:“只有这些了?有没有小孩子能吃的?”

  “有!有的!”罗谙空拍了拍额头,在背上随手按了几下,那木便转身慢爬了进去,不大工夫,又驮了盘簑衣饼出来。明见了,顿时喜笑颜开,抱着木使劲亲了两口。

  卓安婕伸出手指,在木头上弹了一下:“我看你这里冷冷清清的,连个使唤的下人都没有,该不是舍不得那点银子吧?”罗谙空替她了酒,将酒壶放下,叹了口气:“你也知道,我们这里是专门做机关傀儡的,讲究的就是个‘秘’字。天下能工巧匠多得是,若是谁的诀窍不小心传了出去,那就等于丢了吃饭的家伙。不瞒你说,论到机关消息,天机门才称得上天下第一,和人家比,我们傀儡门唯有在傀儡一道上算拿得出手。原来还没什么,自从门里研制出了自鸣钟的做法,明里暗里来探听消息的人从未停过。所以门里从不请下人,只要是劳作之事,能用机关的地方就不会用人力。这不,我也造了这么个东西…”说着,他向那木一指。

  “这能走多久未?”明趴在地上,抚摸着木问。

  “上了机簧的话,最多可以连走一盏茶工夫。”罗谙空自得道。

  “这东西倒是巧,不过只看它那傻样儿,就知道用处一定有限。”卓安婕撇嘴道。

  罗谙空打个哈哈:“我这不是图个有趣么?难不成还真指望这东西能帮上什么大忙?每个傀儡的动作都是预先设定好了的,真要用这些玩意儿做事情,那可是麻烦得很。”“那也未必,罗兄的木牛马便是例外。”云寄桑将目光从明身上收回,郑重其事地说“昔年诸葛孔明造木牛马,于蜀道天险之上为十几万大军运输粮草。师父他老人家在缅甸参赞军务时,因为运粮困难,也曾试着造过木牛,勉强可以走动,负重却不尽如人意。本以为所谓的木牛马不过是谬传,今见了罗兄的绝世之作,才知古人诚不我欺也。”

  罗谙空微微一笑,举杯饮,酒到边,这才发现杯中的酒已经空了,脸微微一红,咳嗷一声,便一边重新斟酒,一边漫不经心地遒:“云兄过奖了。古书上于木牛马所载极少。只知其方腹曲头,一脚四足,头入领中,舌着于腹,载多而行少。罗某也是冥思苦想之下,才发现了其中的诀要。据载诸葛所造木牛可载十人所食一月之粮。以一人每食米一斤算,负重当在三百斤上下。我这木牛负重可至两百斤,比之古人虽有不如,却也算勉强拿得出手了。”云寄桑见状,微微一笑,也不说话。

  卓安婕却问道:“不知你造这木牛所费几何?”

  罗谙空想了想,答道:“这木牛乃是上好的花梨木所造,其中诸般机栝零件也都所费不菲,怕要耗银五百两左右。怎么,小卓你也想造一具?”卓安婕笑道:“这就是了,一头活牛所用也不过几十两银子,你这东西运两百斤粮食,耗费的银两却十倍于活牛,又有哪个将领肯花这么大价钱用它来运粮草?不怕亏了老本么?”

  “我也不过是自己做着玩的,难道还真指望朝廷用得上我这鄙之物不成?”罗谙空讪讪地道,却下意识地望了云寄桑一眼。

  在云寄桑看来,罗谙空的木牛虽然巧,但造价显然不低。而木牛马既然是军需所用,造价就绝对不能太高。公申衡之所以无法仿照孔明的木牛马,也是因为这点。本来他碍于主人的面子不好明说,想不到却被卓安婕一语道破了。微一沉,云寄桑缓缓道:“牲畜运粮,毕竟还需加运草料,又需防范疫病。若是罗兄能将这木牛所耗银两降至百两左右,我倒可以代罗兄向邢大人推荐此物。”

  罗谙空先是一喜,随即又面:“这个…怕是有些棘手,就算用差点儿的木料,可齿轮机簧等物却是万万将就不得的。怎么算也不能少于三百两,除非…”他迟疑片刻,终于还是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若有难处,罗兄不妨明言。”云寄桑淡淡道。

  罗谙空苦笑道:“若真要降低这木牛的花费,那就得倾本门全力,大批制造同等规模的齿轮机簧。可如今师父的心思都放在了自鸣钟上,又哪里肯投银子造我这木牛马?可惜啊可惜…”言下不尽唏嘘。

  卓安婕奇道:“若是真能将这木牛马投入军中,名留青史不好说,芳百世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你师父曹仲既然能将傀儡门带到如今的地步,想必也是个做大事的人,怎会错过这样一个大好机会?”

  从卓安婕口中,云寄桑已经知遒了曹仲的一些往事。在曹仲上位之前,傀儡门可说是一穷二白,只靠着给民间艺人造些悬丝傀儡和杖头傀儡赚些小钱。而曹仲在即位之初,便立下了研制摇发傀儡这一宗旨。其实,和动不动要牵十几线的悬丝傀儡以及杖头傀儡相比,摇发傀儡可谓不折不扣的傀儡之王,诸葛亮的木牛马更进就了摇发傀儡的千古佳话,只是自南宋之后,这摇发傀儡之术便已失传,所以当时傀儡门上下一片怀疑之声。谁知曹仲仅用了五年时间,便将此术重现人间,傀儡门一时声名大噪。只是摇发傀儡虽然绝妙,可毕竟只是玩物,登门赏玩的人虽多,求购的却寥蓼无几,多是豪贵之家节庆之季,拿来侍客,以博一笑罢了。虽然如此,曹仲却借机与众多豪门大族搭上了关系,更了个征仕郎的散阶在身。一年前,他又成功地仿制出西洋自鸣钟,如今傀儡门的自鸣钟已成了豪门大族用来炫耀的奇玩妙物,其巧者动辄千金,而曹仲也顺理成章地成了傀儡门复兴的头号功臣。这样一个人,又如何看不出木牛马的意义所在?

  罗谙空微一犹豫,摇头道:“这两年师父之所以能打动那些豪门勋贵,又捐了官身,这自鸣钟功劳不小,师父怕是舍不得这块肥。唉,不多说了,我们这些做弟子的,只管做好自己的事,门里的事自有师父张罗。”

  正说着话,就听外边脚步声响,有人娇呼道:“谙空,谙空!”声音婉转,娇处如柳莺啼,更胜青光几许。

  罗谙空忙起身出去:“小师母,您怎么来了?”

  那女子笑了一声,脆生生地道:“我是来找你借银子的。前些日子潞王大寿,你师父大手大脚的,现在门里已经有些周转不开了。你们几个师兄弟里,可不就属你能抓钱…你在招待贵客呢?我倒想见识一下,究竟是何方的贵人,让你这个没心没肺的这般紧张。”说话声随着脚步一转,屋内蓦地一亮,已多了一个翠盈盈的身影。这女子俏生生地站着,群袂微摆,水汪汪的杏仁眼转着,眼波着无限的风情。

  “哟,好一个美貌的姐姐。”女子先溜了云寄桑一眼,然后笑着在卓安婕身边坐下“姐姐是谙空的故么?不知是哪里的人?成婚了没有?姐姐这身姿,可真真让人羡煞了!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能将一身白也穿得这般精神的人物呢!”卓安婕却是端坐不动,落落大方地任她看个不停。

  罗谙空见状,忙上前替双方引介。原来这女子是曹仲的小妾汪碧烟,也是曹仲眼前最受宠之人,门内诸般杂物月钱发放,都由她来持。

  “原来是如夫人。我们刚到,如夫人便得了消息,莫非你们这里还养了耳报神不成?”卓安婕笑地打量着对方。只见这汪碧烟穿了一身湖绿的织金妆花长裙,绣云花草的弓鞋,头戴玉花头箍,发香如醉。

  “瞧姐姐说的,我们这里不过针尖点儿大的地方,谁家有个风吹草动的,一忽儿就晓得了。”汪碧烟拉起卓安婕的手,融融笑道“我们这儿少有客来,连个热闱点儿的光景都难寻。姐姐此来,可要多住几,我也好多和姐姐说些体己话。”“如夫人有心了,安婕先敬如夫人一杯。”卓安婕出手来,将身前的青瓷杯上,双手举杯,略一示意后,一饮而尽。

  汪碧烟见她饮得豪放,也呷了一小口,随即笑地向云寄桑举杯:“云少侠,君之盛名碧烟久仰了,今得见,你我也算是有缘人了,来,碧烟敬君一杯。”云寄桑却从间解下一个葫芦:“云某有伤在身,不能多饮,只能以茶代酒了。”说着咬开葫芦子,饮了一口。

  汪碧烟瞄了卓安婕一眼,笑道:“姐姐果然是管得紧呢,害得云少侠连杯酒也喝不得。既然如此,这一杯就着落在姐姐身上了。”说着,端起酒杯,向卓安婕盈盈劝酒。卓安婕也不推,举杯一饮而尽。

  汪碧烟的出现,让酒桌上的气氛更为热烈。罗谙空更是殷勤好客,不仅就机关术数等云寄桑感兴趣的话题和他交流,不时虚心讨教,更对卓安婕在江湖上的诸般侠行赞不绝口。有些小事连卓安婕自己都不记得了,他却——道来,如数家珍。

  这样的一个人,实在让人很难讨厌起来。不知不觉之中,就连云寄桑对他的态度也缓和不少。几轮酒喝下来,罗谙空言语间已越发亲热,话里话外,俨然已经以云寄桑的知好友自居。

  又一轮敬酒后,罗谙空一脸关切地问:“我听说云兄甚得兵部尚书邢大人看重,有意推举你入朝为官。云兄得邢大人垂青,若是入了仕途,高升指可待,怎地却推辞了邢大人的一番好意,重新做起江湖人来?”“庙堂之高,江湖之远,同条共贯,相去无几。无论身处何方,彼此间的倾轧争斗总是难免。况且朝堂上的争斗,杀人不见血,比之江湖中的刀光剑影还要凶险几分。”

  说着,云寄桑一拂空空如也的右袖“云某是个胆小之人,失了一只手,还留得一只可用,若是把头丢了,却无首级备用,还是不如归去的好。”汪碧烟脸上已多了几分醉意,闻言吃吃娇笑:“云少侠真是个风趣的人儿呢,卓姐姐,碧烟可是羡慕死你了。”

  卓安婕淡然道:“如夫人说笑了。”

  也许是真的醉了,汪碧烟的身子微微摇摆着,宛如一枝雨中盛开的牡丹:“云少侠的恩师是公申前辈吧?他老人家醉后在金陵闹市作破玉歌,可是轰动一时呢。云少侠既然是他老人家的弟子,那肯定也是个知音律的,今天高兴,碧烟就斗胆唱上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

  说着便以筷击盘,清声唱道:“识人多处是非多,昨尚书,今朝杖徒,荣华休恋,不如归去离凶祸。人生傀儡棚中过,怕不知心内苦,牵个线儿无处容身躲。你方杀它,它又杀我,一场风地尸,休怪它笑歌咏歌疯魔。”

  歌声柔细婉转,可字里行间却是一片血腥与疯癫,明听不太懂,可本能地觉得害怕,便用小手捂住了耳朵,钻到师父怀里。“如夫人喝醉了。罗兄…”云寄桑皱了皱眉。罗谙空也觉得汪碧烟有些失态,正要上前劝说,外边却传来轻轻的叩门声。

  咚、咚、咚咚…

  那敲门声低低的,仿佛怕惊醒了屋内的人,又似乎在诉求什么。听着敲门声,云寄桑心中升起了奇异的幻觉:在外面敲门的是一个失的亡灵,在荒野中徘个多年之后,终于找到了家…  wWW.egUXs.cOm
上一章   傀儡咒   下一章 ( → )
傀儡咒完整版是杨叛的作品,额骨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无弹窗傀儡咒全文阅读,如果你觉得不错的话,发给大家一起来分享吧,额骨小说网是傀儡咒免费阅读首选之站,傀儡咒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