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骨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无弹窗傀儡咒全文阅读
额骨小说网
额骨小说网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现代文学 穿越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两性小说 诗歌散文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官场小说 幽默笑话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都市小说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老婆出轨 背叛男友 知青生活 情乱梨花 公关生涯 唯色难戒 青涩觉醒 白领情缘 滚滚红尘 我的回忆 飘曳长裙 桃花韵事
额骨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傀儡咒  作者:杨叛 书号:12861  时间:2015/5/17  字数:5794 
上一章   噩梦    下一章 ( → )
云寄桑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深深的噩梦中,无论怎样挣扎,也无法醒来。黑暗中,似乎有什么缓缓上他的脖颈。冰冷的窒息感中,黑色的死神在无声无息地汲取他的生命。每一次试图运转真气,丹田内都是一阵刀剜的绞痛。不知不觉中,内襟已被冷汗透。他拼命息着,在黑暗中摸索前行,脚下突然一绊,狼狈摔倒。那笑声就在耳边猖狂地响着,不肯消失,不肯离去。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惧怕黑暗了。在那深渊般的黑色漩涡中,总有一只手伸出,试图将他拉入其中,和那无边的罪孽一起陷入永恒的沉沦…

  不要…云寄桑喃喃自语。他试图爬起,可身子却像陷入了沼泽,沉沉地坠着,动弹不得。他挣扎了几下,却发现连一手指也无法移动。

  我…这是怎么了?他终于放弃了,用最后的力气保持着呼吸。可即使这样,那呼吸也依旧渐渐衰弱下去,像那烛火一样,慢慢地,一点点地,被黑暗噬着。

  “师弟!”随着这声呼唤,门开了,一团柔和的光芒照了进来。

  好温暖的光芒啊…就像初的晨曦,坚强而夺目,又带着破冰解甲的炽热。再深的黑暗,再入骨的凌寒,在这样的光芒下,也会消融吧?蒙昽中,他痴痴地想着。光芒瞬间移近,耳边响起卓安婕焦虑的声音,她伸手扶住了他的肩膀:“师弟,你还好么?快起来!”

  奇迹般地,力气又重新回到身上,呼吸也平复下来。他甚至怀疑,刚才的一切只是自己的幻觉,他沙哑地回答:“我没事…”

  “刚才好像听到笑声,是你么?”卓安婕拍打着他身上的灰尘,问道。“不是我,我也是听到笑声才进来的。”不是幻觉。刚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自己险些便丧命于此。自己的身体究竟出了什么问题?还是说,这间屋子有什么古怪…“照你这么说,这间屋子里果真有鬼?”卓安婕倒是来了兴趣,提起灯笼到处照着:“这些傀儡倒是做得跟真的一样,看来此间的主人定是个顶尖的傀儡师。你说,会不会是天长曰久,这些傀儡成了,才半夜跑出来大笑的?”

  云寄桑微微一笑:“若真是如此,那师姐定是这些傀儡的克星,不然怎么你一来,它们就不笑了?”

  卓安婕却自在地笑道:“你别说,我一开门,这笑声就停了,说不定,它们真的怕了我。喂,笑一个,给本姑娘听听…”说着,她向面前的傀儡一指。那傀儡显然并不怕她,依旧静立无语。

  云寄桑看她悻悻的样子,不摇头失笑,心中的霾也一扫而空。卓安婕白了他一眼,提着灯笼继续照着。

  “师姐,你看看,那傀儡的眼中是否有文字。”云寄桑怀疑那是自己的幻觉,便提醒道。

  “哦?眼中有字?这倒要看看…哟,还真有字”她用灯笼照着傀儡眼中的篆字,喃喃念道“朽树故,返枯成灵。灭我万罪,使我永生。”皱了皱眉,偏头问他“这是什么七八糟的?神神叨叨的,是咒语么?”

  云寄桑轻轻模着那行字迹:“也许是…看这第一句的意思,是说木制的傀儡一样可以拥有生命,至于第二句…”他摇了摇头“我也不明白。在我看过的各派典籍中,不记得哪家有这样的咒语。”

  卓安婕也不以为意:“你不是傀儡门中的人,自然不清楚其中的来历,明天我问一下那头骡子好了。”说着环顾四周,皱眉道:“这地方鬼祟得很,古里古怪的,让人透不过气来。还有刚才那个笑声,又尖又细,简直不像人在笑…”

  是啊,那笑声确实古怪。刚才自己开门时,那笑声也是突然消失了,可门一关,它又出现了…想到这里,云寄桑心中一动,抬头道:“师姐,你去把门关上。”卓安婕奇道:“关门?做什么?”却还是依言过去将门关上。就在她关门的瞬间,诡异的笑声再度响起。卓安婕脸色微变,蓦然拔剑。云寄桑伸手阻止她,然后竖起手指在间一比。两人屏住气息,循着笑声,向仓房深处悄悄摸去。转过拐角,两人顿时惊呆了。

  静立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巨大的千手观音像。观音由公孙木雕成,背后千手拓伸,每只手的掌心都刻着一只微睁的眼睛。观音幽雅静谧,宝相庄严,只是不知为何,她的眉宇间却似乎带着淡淡的悲伤。观音像前立着一架四尺高的风车。风车的轮页由铜箔打成,轴端一分为三,每都连着一个傀儡童子。此刻,那风车正转个不休,轮轴带动下,三个童子正手舞足蹈,那诡异的笑声正是从他们口中传出来的。“原来是这个东西在捣鬼。”云寄桑看了一会儿,指着风车上方的观音像道:“师姐你看,观音的嘴是风口,关门时,连杆带动观音张嘴,风口打开,风吹动风车,触动机关,童子便会发笑。而门一开,进风口则会关闭,童子自然便不笑了。”“这么简单?”卓安婕有些失望,本以为诡异万分的事,到了师弟口中却刃而解了。

  “简单?”云寄桑微微一笑,没有多话。这机关看似简单,做起来却难之又难。不仅要利用金石丝竹使傀儡发出笑声,更需懂得风力变化乃至房屋构造。由此可知,设计这机关的定是一个不世出的天才。此人究竟是谁?会不会是那个无心呢?

  “不管它了,困死了,赶紧回去睡吧。”说完,卓安婕转身便走,走了两步,忽又回身,挥剑一斩,将那轮轴砍断,傀儡童子的笑声顿时停了“扰人清梦,该杀…”卓女侠嘟哝着,伸了个长长的懒,在师弟眼前尽情舒展了修长的肢后,这才潇洒地去了。

  云寄桑望着被斩断的风车,又望了望她绰约的身影,摇头苦笑。

  也许是卓安婕那一剑斩断了噩梦的牵引,云寄桑这一夜睡得格外香甜。乃至第二天罗谙空上门来时,他兀自酣睡未醒。

  卓安婕和明却早早地起了。罗谙空进屋时,明正乖乖坐着,任卓安婕替她扎辫子。云寄桑虽然对她极为呵护,可他毕竟是男子,有些事再怎么也不如女子贴心,所以自从卓安婕来了后,这种女儿家的私事便由卓女侠一手办。罗谙空知道她的脾气,不敢上前打扰,打了招呼后,将手中的食盒放下,自行站在一边,笑地瞧着。

  卓安婕为明梳了个双丫髻,用红绳结了,用胭脂轻轻点了梅额,拉她起来偏头看看,又问罗谙空:“怎么样?我们的明好看未?”罗谙空忙将大拇指跷得高高的,连连点头说好。

  明坐在椅子上,弯着双眼,笑眯眯地瞧着铜镜。嗯,喜姑好好看,明也好好可爱…小丫头越看越是开心,反身抱着卓安婕撒娇道:“喜姑好好未,明粉粉地喜欢喜姑未!”

  卓安婕打趣道:“那喜姑和喜福哪一个最最好呢?”一个问题便让明陷入了小小的苦恼之中,害得她不得不用小小的手指支着小小的下巴,害起了小小的心思。

  “大早晨的,什么事这么急?”卓安婕随手将长发挽了,用乌木簪子斜着一,又将手巾浸到盆中的冷水里,用力拧干了,边擦脸边问道。

  罗谙空正望着她清水出芙蓉般的容颜发愣,闻言忙解释起来。原来昨汪碧烟已将他们到访的事情告知了门主曹仲。此次他来,便是引他们去见这位曹门主的。

  既然到了人家的门上,这也是应有之义。不过云寄桑身子不好,这些天来一直心神不宁,彻夜难眠,今天难得能睡个好觉,卓安婕又怎忍心叫他起来?想到这里,她便皱眉道:“师弟还没起呢,再说我们也都没吃早饭。麻烦你转告曹门主,一个时辰后,我们自会登门求见。”

  “这个…”罗谙空有些犹豫地道“要不,我去招呼云兄一声?”

  卓安婕也不多说,举起水盆,向着门口就是一泼。罗谙空吓了一跳,踮脚退开,口中忙不迭地道:“好了好了,为兄就先告退了,你们尽快,尽快…”言罢不敢啰唆,狼狈而去。

  卓安婕夹着水盆,将手巾“啪”地一抖,松松地甩在肩上,姿态洒至极。明见了,不由大为羡慕,心想:喜姑好好的神气未,难怪喜福这般滴喜欢喜姑…

  这边儿卓安婕已在灶下生了火,将罗谙空带来的早点放到笼屉里温上,又招呼明道:“明,替我看着火,水开了就叫我一声。”

  见明甜甜应了,她这才来到寝室前,将门轻轻推开,探头瞅了一眼。帐幔之中,传来云寄桑均匀的呼吸声。

  那声音浅浅的,像当年自己夜游秦淮河时身边的船桨,那么轻缓的,一下下划过彩釉般的河水,留下无声的涟漪…不知为何,她突然产生了看他一眼的强烈愿望。回头看了明一眼,见这小丫头正认真地盯着灶火。她身形微闪,人已遁入屋内。她蹑手蹑脚来到边,轻轻挑开帐幔,凝视着沉睡中的他。

  那张清秀的脸庞依旧有些憔悴,可神态却是安详的。甚至,他的角还出了—丝若有若无的微笑…不知他此刻梦到了什么,看他温柔的样子,想必是个好梦吧?却不知那梦里的人又会是谁?

  风,好大的风。无数的羽漫天飞舞着,像白色的精灵,无声无息的,飘然降临…每一片羽落到地面,就会像雪花一样融化掉,消失不见。而云寄桑则站在这落雪般的白色中,自在地徜徉、徘徊。

  然而,这美丽的寂静被一种奇特的声音打破了,那是一种刺耳的、单调的杂音。像纺轮转动的噪声,像静夜里墓中死尸的指甲刮磨棺椁祈祷往生的咒语,悲凉而绝望…这没有生命感的声音持续着,吸引他不断地向前,向前…

  眼前的白羽更了,茫茫的白色絮般蒙在他眼前,他似乎看到了什么,却又模糊不清。于是,他继续向前走去。一步又一步,白色在脚下破碎了,当他迈出最后一步时,他终于看到了。

  一个面目模糊的白衣人,坐在一把椅子上,默默刻着一个木傀儡。风吹动着他的白衣,像一面白色的灵幡,随风鼓着。那把刻刀在他的手中宛如活物,削、切、剜、剔、旋、,雪花般飞舞的木屑中,傀儡的筋骨、关节、皮、齿发一一完备,每一处都纤毫毕现,巧夺天工。然后,那白衣人开始在傀儡的眼里刻字。

  白衣人一刀刀细细地刻着,一笔一画,都是那样虔诚,似乎不是在刻字,而是在打造一个生命。当刻下最后一笔后,那傀儡的眼珠竟缓缓转动了一圈,然后诡异地向他一瞄,口中发出沙沙的杂音:“我…活…了…”

  云寄桑猛地睁开了双眼。当他看到卓安婕那熟悉的脸庞,这才长嘘了一口气,抹去额头涔涔冷汗,沙哑地问:“师姐啊…现在是几时了?”

  “已经是巳时了,你这一觉睡得倒长…”卓安婕犹豫了一下,低声问“又做噩梦了?”云寄桑摇了摇头。想必是自己昨夜所见在心中留下了阴影,这才有了这样一个古怪的梦,不必让师姐担心。

  卓安婕也不多问,在被子上用力一拍:“起来吃饭吧,曹仲等着见我们呢,再不快点儿,那头骡子又该啰唆了。”

  一夜的休息后,明又活蹦跳了,足足吃了三碗饭。云寄桑却依然没有胃口,只吃了小半碗饭,他便撂下了筷子。

  “再多吃点儿。”卓安婕用筷子敲了敲他的碗沿。

  “师姐,我…”

  “要不要我亲自喂你?”卓安婕斜了他一眼。

  云寄桑只得无奈地端起碗,硬着头皮将余下的半碗饭吃了下去。看他吃饭如同吃药的样子,卓安婕心中又是欣慰,又是苦涩。

  用过早饭,三人便出门前往千丝堂。

  傀儡门的建筑布局像一个巨大的“米”字,偶形居在“米”字的最左端,而千丝堂则位于这“米”字的中心。云寄桑踏入殿门的瞬间,寒气油然而生。殿堂高大幽深,梁栋之间,数百个形态各异的人体静静地悬吊在空中。他们之中有大贤隐士,有圣君明主,更有妖魔鬼怪,佛祖神仙。这些人无不纤毫毕现,栩栩如生,只是耷拉着的四肢表明了它们的身份——一个个没有生命的傀儡。

  “这些都是敝门的祖师傀儡。”一个洪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云寄桑循声望去,—个青衣云冠的中年人肃立在大堂之上,面色沉静地望着自己,罗谙空正垂首侍立在一边。

  想必,这便是傀儡门门主曹仲了。曹仲今年不过四十多岁,正是年富力强之时,虽然人到中年,可他身材高大,皮肤白晳,眉如墨刀,称得上是个美男子,只是他的鹰钩鼻略显鸷。破坏了整个人的气质。出乎意料的是,这位傀儡门的当代门主衣着格外朴素,不仅穿着一身半新的布青衣,脚上的靴子更是磨得只剩薄薄一层。

  云寄桑上前一步,颔首为礼:“云寄桑见过曹门主。寄桑身有残疾,不能全礼,失礼之处,还请门主见谅。”

  “哪里,云少侠乃国之栋梁,断臂为国,更见高风大义,何谈失礼?请上座!”曹仲朗声道,又向卓安婕见礼。

  寒暄过后,几人纷纷落座。云寄桑环视大堂,发现堂内陈设甚是简朴,桌椅也都是些普通货,想起傀儡门富有的传闻,不觉微感诧异。而卓安婕则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那些悬空傀儡,显然对此颇感兴趣。

  曹仲微微一笑,从柱旁的木架上取了一长杆,挑了一个傀儡下来,递给卓安婕。这个木偶是个猴王的形象,制作得极为精美,可手脚上都有丝线,显然不是摇发傀儡。卓安婕随口问道:“这是悬丝傀儡么?”“正是,卓女侠也喜欢傀儡吗?”

  卓安婕笑道:“我在蜀中游玩时,看过‘劈山救母’的傀儡戏,那些傀儡虽然没有你们的傀儡这样精细,个头却都很大,也可以穿衣、点火、喝茶、叩首、舞刀,着实有趣得紧…”

  “卓女侠看到的定是杖头傀儡,那东西本就是川人的最爱。和龙溪的布袋戏、合的线腔戏以及州的铁枝木偶齐名。”说着,曹仲又挑了一个身下带有连杆的傀儡下来,拿在手中,解释起来“你们看,这便是杖头傀儡,它的头下有命杆相连,双手和肘部则有手杆相接,艺人在下面操纵命杆和两手杆,便可让傀儡做出各种动作。这种傀儡的右手拳型固定,拳心中空,可以放道具,舞刀,所以又称为武手,而另一只则是文手,文手又分为笔手、比触手、花童手和提物手。”

  明也凑了过来,盯着它使劲看了一会儿,她好奇地问:“喜姑,它咋么没有脚呢?”卓安婕这才发现,那傀儡下体中空,果然没有脚。

  “杖头傀儡大多没有脚,若有需要,则需另外配脚,也称打脚,若要一只脚,便称打单脚,要两只则称打双脚,若是这木偶不穿鞋子,那么就要称为…”

  “打赤脚。”卓安婕接口道。

  “别月剑果然聪慧绝伦。”两人相视一笑。  wWW.eGUXs.cOm
上一章   傀儡咒   下一章 ( → )
傀儡咒完整版是杨叛的作品,额骨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无弹窗傀儡咒全文阅读,如果你觉得不错的话,发给大家一起来分享吧,额骨小说网是傀儡咒免费阅读首选之站,傀儡咒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