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骨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无弹窗傀儡咒全文阅读
额骨小说网
额骨小说网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现代文学 穿越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两性小说 诗歌散文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官场小说 幽默笑话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都市小说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老婆出轨 背叛男友 知青生活 情乱梨花 公关生涯 唯色难戒 青涩觉醒 白领情缘 滚滚红尘 我的回忆 飘曳长裙 桃花韵事
额骨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傀儡咒  作者:杨叛 书号:12861  时间:2015/5/17  字数:6879 
上一章   化俑    下一章 ( → )
云寄桑皱了皱眉,问道:“这些傀儡都是门主的大作么?”

  “这些祖师傀儡都是本门前辈的遗作。”曹仲爱惜地抚摸手中傀儡,低声叹息道“我傀儡门的弟子,临终之时必会造傀儡为记。此间的每个傀儡都是历代先人的隹作,每当曹某仰望这些傀儡,念及先辈们的辉煌,又想想如今的窘境,每每惭愧不已。”

  卓安婕点了点头:“这法子有意思,人死了,傀儡却留了下来,倒很有些虽死犹生的意味。”

  曹仲闻言脸色微变,岔开话题道:“听谙空说,云少侠想装一具义肢?”见云寄桑点头,便笑道“此事简单,我那二弟子令狐天工做的义肢还算过得去,此事便由他来做。不过,云少侠却需在敝门多盘桓几了。”说着,他不由捋须微笑。云寄桑身为大明双杰之一,名震天下,曹仲当然不会拒绝这个令傀儡门扬名的好机会。

  罗谙空忙口道:“二师弟正忙着赶制潞王府的傀儡百戏呢,怕是不出空来,我看,不如此事交给阿簧来做。虽然他手艺略逊二师弟,却最是肯下功夫的。加上有我在一边照看着,也出不了什么差错。”

  “胡说!”曹仲的脸一沉“这又不是做学问,讲究什么勤能补拙,本门之内,一分手艺就是一分天赋,差半点儿也不成。阿簧什么底你会不知道?云少侠的事关乎本门声誉,还轮不到他出面!”

  “好了!好了!说得好好的,发什么火啊!”汪碧烟手持托盘,花蝴蝶般从后堂转了出来,将盘上的小碗一一摆在众人面前“我熬的燕窝银耳羹,来,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

  罗谙空双手接过,笑道:“小师娘这般善解人意,手艺自然是好的。”“手艺这东西,还不都是练出来的?原本我也是个十指不沾水的,这么多年下来,不也烧出了一手好莱?可见只要肯用心下功夫,就没有学不成的。老四人是笨了点儿,做出来的东西不够巧,好在他人实在,什么活儿到了手里,就从来没出过岔子。”汪碧烟身子一转,站到曹仲身后,轻轻捏着他的肩胛。

  “妇人之见。”曹仲哼了一声,举碗啜了一口,皱眉道“这样的东西怎能拿来宴客?我记得房里不是还收着二两血燕么?”

  “老爷怎么不记得了?上个月徐参政六十大寿,那二两血燕不是当寿礼送出去了么。”汪碧烟一脸的委屈“我当时便说人家不会稀罕这些东西,送几个精致些的傀儡便行了。可老爷偏偏不听,结果徐府当天收的血燕有几十斤,咱们那点儿东西根本显不出来,如今我又落得个埋怨。唉,谁叫我是个妇人呢,说出的话,怕比那二两血燕还轻些。”

  “好了好了,是我的不对。”曹仲不想再喝,又不好放下碗,只得这么托在手里,—边皱眉道“我不是说阿簧手艺不行,只是云少侠是我大明的功臣,又是在国战中受伤的,如今寻到本门头上,那是多大的面子,咱们总得拿出最好的手艺来吧?”

  汪碧烟眼珠儿一转。笑道“我又没说令狐的手艺不好,只是阿簧人踏实,虽然做出来的东西不够花哨。却更让人放心。我看不如这样,让他们俩各做一副义肢给云少侠。让云少侠自己来挑,挑中的那个平戴着,余下的那个备用。以免到时出个毛病什么的,身边没人能修。”

  曹仲点头称是:“还是你想得周到,那就这么定了。就让令狐和阿簧去做吧,好赖凭本事说话。”似笑非笑地瞥了罗谙空一眼“阿簧的手艺虽然不行,可有你这个大师兄帮衬着,总不至于做出入不得眼的东西来。”罗谙空忙低下头去:“弟子一定尽心。”

  同伐异,抑或是邀买人心?毫无疑问,罗谱空和张簧关系匪浅,而汪碧烟则与两人同属一。只是不知令狐天工身后又站着哪个?一人成事,二人成,三人自成江湖,傀儡门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门派,却也免不了倾轧争斗。就像汪碧烟昨天唱的那样“识人多处是非多”一个小小的傀儡门,竟也有这许多的勾心斗角,要想寻一方净土,怕真是“牵个线儿无处容身躲。”云寄桑默默喝着燕窝,口齿间尽是淡淡的苦涩。

  曹仲沉片刻后道:“呆会儿你先带云少侠去阿簧那里,知会他一声,顺便替云少侠量一下尺寸。令狐那里,我自会待他,就不用你出面了。”

  “弟子遵命。”罗谙空毕恭毕敬地道。

  汪碧烟忙道:“要不,我也跟着去关照一声?顺便看看小四那里缺什么东西,也好从库里补上。”

  曹仲一犹豫,点了点头,随即又吩咐道:“呆会儿彼得神甫他们要来叙话,到时记得备茶。

  “那…上雨前龙井可好?”

  曹仲皱眉道:“雨前龙井就不必了,味道太苦,我怕他们喝不惯,就用我书房里的花茶好了。他是佛朗机人,想来也喜欢香味浓些的茶。”

  汪碧烟眼中的鄙夷之一闪即逝,脸上又出那媚得出水的笑容:“还是老爷想得周到,我这就去预备,老爷还有什么吩咐?”

  “没有了。”曹仲摇了摇头,随即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你今天见到夫人了么?早饭时便没看到她,该不会又独自下山了吧?”

  “这个我可不清楚…”汪碧烟手一松,放开了曹仲的肩头,若无其事地道“姐姐可是世外的仙子,向来不食人间烟火的。我区区一个凡人,哪有资格过问她的事…”

  “说这些没用的做什么!”曹仲皱了皱眉,显然对汪碧烟很是不“照雪也真是,就算她一心向佛,可门里来了贵客,她总要出来见一面吧?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也不知在做些什么…”

  “师父,彼得神父来了!”洪亮犷的话音中,一个身披褐色袈裟,身材高大的胖头陀手捻佛珠,昂首而入。

  曹仲脸色一缓:“是扩机啊,你们怎么这么早便过来了?我不是说上午有客,让你们下午再过来么?”

  “嗐,弟子不就是听说门里来了贵客,这才心急火燎地过来见见么!再说,彼得神父和钟秀也想认识一下我大明的英雄人物。”那胖头陀毫不在意地道,一双圆溜溜的小眼不断在云寄桑三人身上滚来滚去。

  云寄桑则在打量跟在胖头陀身后的一老一少。两人都身穿教袍,显然都是传教士。那个老人红发碧眼,脸褶皱,肤白得没有一丝血。他身边的少年容颜俊秀得像个女孩子,脸上挂着腼腆的微笑。进屋之后,两人都彬彬有礼地向曹仲致敬。

  “彼得神父,今天请你来,本来是想请教几个关于水机械方面的问题,只是我这里还有几个朋友要招待,所以您还要再等一会儿,希望您不要介意。”曹仲极为客气,显然,这个老神父彼得是个颇为重要的人物。那个清秀少年在彼得耳边低声地将曹仲的话翻译了一遍。

  “哪里,门主客气了。”老神父恭敬地说,一口怪异生硬的官话,让云寄桑颇感好笑。

  明见了老彼得金发碧眼的样子,心中好奇,悄声问:“喜福,这老公公的眼珠好好的蓝未,是染的么?”

  云寄桑微微一笑,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当然不是,他的眼睛天生便是如此。”明听了,点了点头,心中纳闷:为什么他眼睛天生就是蓝的?他眼睛这么蓝,一定被人当怪物看,真是可怜未。

  “这个老神父彼得,是师父请来的佛朗机人,那个年轻的叫李钟秀,是他新收的弟子。老彼得精通西洋机械之术,咱们门里之所以能造出自鸣钟,颇得他的指点。”罗谙空在他们耳边低声说。

  “他们就那么好心,竟然主动上门帮忙?”卓安婕怀疑地问。

  罗谙空飞快地瞥了一眼,见彼得正和曹仲谈笑,便低了声音道:“当然不会有那么便宜的事,这老家伙是盯上了我们的傀儡秘术,你没见他当初看到摇发傀儡的模样,差点儿便把那对蓝眼珠子瞪出来了。”说着不屑地哼了一声“不过他想和我们斗心眼儿,火候还差点儿。他脑子里的那点儿东西快被师父掏光了,可这摇发傀儡的边儿他还没摸着呢。不过这些天他倒是和二师弟打得火热,说不定想从他身上钻出道来。”

  这时那胖头陀过来拱手笑道:“这两位便是云少侠和卓女侠吧?洪某久仰二位大名,只恨不得一见。想不到思夜想之下,今个儿竟见到了。还得多亏罗师兄面子大,否则怕是把咱们几个绑在一块儿过秤称,那分量也不够重,请不到二位大驾啊!”罗谙空见曹仲脸色微变,忙道:“五师弟这话说得差了,云少兄他们不过是慕名而来。而我傀儡门之所以能有今,还不都是师父的功劳?至于说师兄我,那不过占了个引介之功而已。”他这番话说得很是巧妙,不仅捧了曹仲,又摘清了自己。曹仲听了,微微点头,脸色又缓和下来。

  “大师兄太谦了。种什么瓜,得什么果,药到病除,那也全在药引啊!大师兄江湖人面广,能结下云少侠、卓女侠这样的人物,传出去咱傀儡门也大有面子不是?”洪扩机的胖脸上笑意盎然,大拇指挑得老高。

  罗谙空皮笑不笑:“若论面子,有谁能和五师弟你比?自从去年正元节上献技后,潞安府的大户哪家不把五师弟你当生佛供着,就连潞王他也是对五师弟青眼有加,我听说他老人家还有意请你去做供奉?”

  曹仲的脸顿时沉了下来:“扩机,可有此事?”

  洪扩机脸上的横一颤,忙道:“传言!那些都是传言,没影子的事儿!我是什么货,有几斤几两的分量,师父您还不清楚?潞王爷那是什么身份,哪里看得起我这种半路出家的?他老人家倒是和我提过,说师父您德高望重,又是秀才出身,身上有功名在的,说是要将您推荐给在工部的故友,指不定哪天朝廷便要大用的。”

  曹仲眉梢微扬:“哦?有这等事?怎地没听你说过?”

  “我不是怕潞王爷说客气话么?真要贸然和师父您说了,事情又没办下来,您心里不痛快不说,我们这些做弟子的脸上也不光彩。不过这些天看这架势,朝廷上怕真要派人过来,弟子先在这儿给师父您道喜了。”

  “无稽之谈,没事少在客人面前说这些有的没的,让客人们笑话。”虽然口中这样说着,那曹仲眼角皱纹中的笑意却几乎溢了出来。

  戏,他们在唱戏。这是云寄桑看到这一幕的第一个感觉。曹仲在唱戏,罗谙空和洪扩机也是。三人表面的一团和气下,却是明暗箭的魍魉心计。只是不知这出戏演到最后一幕时,是喜剧,还是悲剧?

  曹仲等人一边说着话,那少年李钟秀便一边在彼得身边翻译。老神父连连点头,向曹仲深深一躬,一长串的番话口而出。正当众人不明所以时,李钟秀浅笑道:“神父说,曹门主是当世之才,若真得朝廷重用,那是大明百姓的福气,也是上帝的福音。神父还说,他会替门主祈祷,让上帝保佑门主。”他的声音清脆优雅,只是带着几分淡淡的脂粉气。

  曹仲笑道:“替我谢过彼得神父,就说我若真能入朝为官,定会将上帝的福音传给更多的大明子民。”

  “我记得夫君大人从来都是拜老君的,何时又信起上帝了?”一个清冷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云寄桑望着那个婷婷而入的身影,心跳顿止。墨黑的长裙,苍白的脸庞,如瀑的长发披垂至足边,正是他昨天在瀑布边看到的黑袍女子。她的裙袂随风旋舞,疾如黑烟,浑身散发着幽冷的气息,仿佛刚从黄泉归来。那种气质,那个语气,正和他噩梦中的身影一模一样。她是来找我的吗?云寄桑的口一阵痉挛。一只温暖的柔荑伸过来,握住了他冰冷的左手,是卓安婕。

  “喜福,侬咋么了?”明抬起头,脆生生地问。

  “我没事,真的。”云寄桑摇了摇头,深一口气,平静下来。

  “照雪,你来了。”曹仲面带微笑,起身相

  原来她就是曹仲的正梅照雪。云寄桑放松下来,最近自己的心越来越了。案下,卓安婕的手传来淡淡的温暖,让他舍不得放开。仿佛放开她的手,他便会沉沦在永恒的黑暗中。

  梅照雪冷冷望了他们一眼。当她看到云寄桑时,蓦然一震。两个人的眼神撞在一起,几乎是同时,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眸深处的黑暗。

  罗谙空起身介绍“师母,这位就是我跟您提起过的云少侠,他是…”

  “你也可以看到的,是么?”梅照雪望着云寄桑,突兀地说。

  “什么?”罗谙空一脸茫然。

  场中没有人明白她在说什么,除了云寄桑自己。

  是的,我可以看到。虽然失去了六灵暗识,不过自己对于那个由黑暗与死亡构成的世界却更加敏锐了。每个人的心中,都有那样一个黑色的世界。而他,便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些盘踞在心头的黑暗。可是,她也可以么?为什么?难道她和自己一样,有过极为恐怖的经历?

  “照雪,不得无礼,这位是大明双杰之一的云寄桑云少侠,这位女侠便是他的师姐卓安婕卓女侠,大名鼎鼎的别月剑。”曹仲忙道。

  明忙举起小手,自我介绍道:“囡是明未!喜福的明未!”

  梅照雪望着她的小脸,冰冷的玉容出了一丝暖,随即向云寄桑道:“我记得,云少侠是公申前辈的高足吧?”

  “不敢,家师正是公申衡。”

  梅照雪深深凝视着他,缓缓道:“都说云少侠得公申前辈的真传,博闻强记,颖悟绝伦,每每可破窥暗秘于管豹之间,果真如此么?”

  云寄桑自谦道:“那都是江湖传言,在下不过喜欢关注些末节细行,以此推情度理而已,算不得什么高深的学问。”

  “见微知著,察一切;隔山观海,明见万里。若连这都算不上高深,那还有什么学问称得上高深?”梅照雪淡淡地道。

  “夫人过奖了。”

  “有云少侠这样的人来我傀儡门作客,真是敝门的大幸…”梅照雪盈盈一礼,也不多话,径自进内堂去了。

  大幸?梅照雪这话说得好生古怪,难道说,她希望我在这里能发现什么…云寄桑不由向曹仲望去,却见这位傀儡门门主面沉如水,显然心中恚怒至极,而汪碧烟和罗谙空的神色也都颇不自然。一时间,场中的气氛因为梅照雪的一句话而变得微妙起来。

  “天色不早了,不如我这就带云少侠他们去阿簧那里,看看他在不在。”还是汪碧烟心思活泛,开口打破了冷场。

  曹仲显然也没有心思会客了,颔首道:“去吧,谙空也一起去,帮阿簧拿捏一下。”罗谙空点头应了。云寄桑起身告辞,几人一起出了千丝堂。

  刚一出殿门,卓安婕便伸了个长长的懒:“这地方森得很,骡子,你每天都要到这里问安,倒要记得多穿些,小心着了风寒。”

  罗谙空哭笑不得,只得道:“四师弟的院子在正东,我们这就去吧,想来还能在他那里蹭顿饭吃。”

  不过一炷香的工夫,一行人已到了张簧家的院门前。

  和罗宅比起来,这里的几间青砖瓦房就朴素多了。花园内除了几棵老松,也没有任何花草,这张簧定是个极为低调的人。

  罗谙空上前叩门,却无人应答。他又喊了声:“四师弟,有贵客到访,还不出来客!”屋内依旧寂静无声。

  罗谙空脸色微变,轻轻推门,门应声而开。他毫不犹豫,迈步进屋。云寄桑和卓安婕对视一眼,也跟了进去。

  汪碧烟脚步稍慢,落在后面,进屋后见罗谙空皱眉而立,忙道:“怎么了?四师弟呢?”

  “四师弟不在。”

  “我当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汪碧烟松了口气,拽了个绣墩坐下,”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想必是他有事出去了。放心,阿簧就是个属蜗牛的,离开这壳儿久了就活不下去。我们先在这几等着,过会子他就回来了。”罗谙空点了点头,却依旧皱眉不语。

  见房内诸般摆设都朴实无华,甚至有些简陋,云寄桑便知这张簧在门里也是个不得意的。这样一个人,罗谙空为何要殚竭虑地帮他?仅仅是为了拉拢人心么?想起昨晚的情形,他不由皱了皱眉。

  卓安婕却没想那么多,在一边没心没肺地逗着明,一大一小玩得甚是开心。云寄桑笑了笑,见案上镇纸下着薄薄的一本书,便随手出翻开,入目的却是一篇经文:

  唵唆罗修哚罗修修罗哚波吒华吒真灵吉帝吒麻陀…

  他自幼便博览群书,知道这是道家的祭炼心咒。据传这咒文为道家秘法。施法时用白米六粒,书“灭罪超升”四字后,盖以金书玉篆,再以青灵诀对米虚书,同时不断诵念此咒。若是白米放光,则可消除罪孽,生入人天。云寄桑自然不信此道,正要将书合上时,却见页边另有人用朱笔写了几个小字:“丁酉年四月,试之,不验。”字迹飞动优美,却和昨晚那本上的批注一模一样。匆匆翻开首页一看,果然也有“无心”的藏印。这个“无心”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他要研究道家的灭罪密咒?仓房中那个傀儡眼中的字又是什么意思?

  突然,他的目光落在了案上。几摞书籍的隙中,似乎有细小的闪光。他挪开书籍,几个细小的银珠迅速滚动开来。他用手指轻轻一捻,放到眼前细看。

  这是…水银?  wWW.egUXs.cOm
上一章   傀儡咒   下一章 ( → )
傀儡咒完整版是杨叛的作品,额骨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无弹窗傀儡咒全文阅读,如果你觉得不错的话,发给大家一起来分享吧,额骨小说网是傀儡咒免费阅读首选之站,傀儡咒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