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骨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无弹窗傀儡咒全文阅读
额骨小说网
额骨小说网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现代文学 穿越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两性小说 诗歌散文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官场小说 幽默笑话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都市小说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老婆出轨 背叛男友 知青生活 情乱梨花 公关生涯 唯色难戒 青涩觉醒 白领情缘 滚滚红尘 我的回忆 飘曳长裙 桃花韵事
额骨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傀儡咒  作者:杨叛 书号:12861  时间:2015/5/17  字数:8207 
上一章   迷尸    下一章 ( → )
钟声响个不停,但山上显然居民稀少,并没有多少人影出现。

  云寄桑循声向正北而去,卓安婕抱着明跟在后边。

  羽檄钟的钟台设在山涧旁,有三丈之高。台上高悬着一口重达千斤的青铜巨钟。钟旁立有敲钟的铁和尚,只要打开机关,水力驱动下,铁和尚便会推动钟槌,开始敲钟。

  此刻,众人正围着钟台,人人面恐怖之。就连一向镇定的曹仲也脸色铁青,手足颠抖。

  —个男子的尸体横悬钟旁,取代了钟槌的位置。铁和尚正机械地推动尸体,死者的头颅不断和钟身相撞,发出沉闷的嗡鸣声。

  随着一次次的推动,粘稠的血浆不断从死尸上涌出,在钟面上涂抹着暗红的血漆。低沉的钟声中,那浓黑的暗红衬着青铜钟面的梵文,是如此醒目,又是如此诡异。

  “四…四师弟…”罗谙空失神地道。

  原来这便是张簧,可是,他的尸体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凶手又是何时用尸体换掉钟槌的?他的死亡和刚才的刺杀又有什么关系?云寄桑的中指又开始疼了,不得不用拇指不断着。

  曹仲飞身跃上钟台,在铁和尚背后一按,那铁和尚“咯吱”一声,寂然不动,那血腥的钟声也随之停歇。

  曹仲正要将张簧的尸体解下,云寄桑突然出声阻止:“门主且慢!”说着纵身跃上钟台。

  钟台有五丈方圆,全部以青石垒成,上面自然也不会有任何足迹。云寄桑探头向四周看了看,又围着铁和尚踱了一圈。在铁和尚的背部,他发现了一个浅浅的白色痕迹。他用指尖轻轻蹭了几下,那痕迹便消失不见了。

  “云少俠?”曹仲不解地道。

  云寄桑抬手阻止他发问,来到尸体前,仔细查看。

  死者身着一件是污垢的宝蓝茧绸长衫,赤着左脚,右脚上则穿了一只芒鞋,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尸体的头颅已撞得血模糊了,但勉强还认得清面目。那张苍白的面孔上是惊骇之,似乎在临终前看到了极为恐怖之事。两条鹅卵的绳索分别穿过死者的小腿和前,又打了活套结,这样只靠尸体本身的重量,便会让结越越紧,不会让尸体落。很明显,凶手是个谨慎的人。

  他又查看了尸体的肌肤,发现已经出现尸斑。显然,张簧已死了至少一个时辰。

  很快,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奇怪…”

  “怎么了?有何不妥之处么?”不知何时,罗谙空也跟了上来。

  “你们看…”云寄桑从尸体的衣襟里枯起一撮泥土“死者的发间和鞋中都有红色的沙土,这说明尸首曾经被掩埋过。”

  罗谙空想了想道:“会不会是凶手埋了四师弟后,又临时起意,再将他挖出来挂在这里?”

  云寄桑摇了摇头:“死者的枕骨、头顶和四肢后侧都有尸斑,说明尸体在形成尸斑的过程中,是仰面平躺的。而现在尸体却是头向下,呈俯卧之势…”

  两人凝目看去,果然,被吊在槌绳上的张簧正是脸朝下方。罗谙空点了点头:“确是如此。”

  “这说明张兄被杀害后,尸身在挂在这里之前,一直是仰躺着的,而且被埋了至少一个时辰。”

  曹仲双目一寒:“也就是说,凶手杀人后先埋尸于某处,然后在晚宴开始前才将尸体挖出来,换掉了钟槌…”

  “正是。让我觉得奇怪的是,凶手为何定要先掩埋尸体?只是简单地藏起来不是方便得多?还是说,他非常担心尸体被人发现,甚至不怕麻烦,反复地埋尸挖尸…”

  “看来就是如此了。”罗谙空抹了抹通红的眼圈,脸悲切之“想必是因为某个缘故,凶手定要在晚宴时用四师弟的尸体敲响钟声,又怕尸体提前被人发现,这才先将尸体埋了起来,以确保万一。可怜四师弟不仅被害,连尸身都不得保全…”

  “罗兄是说,凶手想用这具尸体传达什么信息?”云寄桑若有所思地道。

  罗谙空点头道“若非如此,怎会偏偏在师父遇刺时钟声才响起?”

  曹仲冷冷一笑:“能将时机把握这么准确的,也只有出席晚宴的人了。”

  “确有这个可能。”云寄桑坦然道。

  “可是,钟响时大家都在堂上啊!”谷应兰讷讷地道。

  云寄桑微微一笑,跃下台去,低头在地上寻找着什么,片刻后双目一亮,弯拾起一物,又重新跃上钟台,伸出手掌:“你们看,这是什么?”他的掌心里赫然是一枚小小的铁丸。

  “这不是铁菩提么?它和敲钟有什么关系?”曹仲奇道。

  云寄桑将铁菩提高高抛起,又重新接住:“我刚才在铁和尚背部发现的那道痕迹,应该就是这铁菩提留下的。依我判断,凶手应该用了某种手段定时,并以机关将铁菩提中铁和尚的背部,使其按时敲钟。”

  “也就是说,发出暗器的机关就在铁和尚背后不远处!”罗谙空猛地一拍双手“我这就去找!”说着跃下了钟台,向前寻去。

  “云少侠果然明察秋毫,曹某何幸,有少侠在此作客,相信无需多久,定能找出真凶,为我这可怜的徒儿报仇!”曹仲一脸怅然,似乎在为张簧的死而伤心。

  “门主放心,寄桑定会尽力。”云寄桑说完,继续勘查着尸体。

  凝稠的血不仅从撞烂的头颅了出来,腹处的衣服更是被血浸透了。奇怪,尸体的血未免得太多了。无论怎样,先把尸体放下来吧。他默默地想,抬头望了卓安婕一眼。

  卓安婕会意地点头,挥剑斩断吊索,托着张簧的尸身轻轻放到地面上。

  云寄桑蹲下来,小心地解开张簧的带,翻开了衣襟。目之所及,大片血迹从间渗出,将月白的中衣染成了一片猩红。张簧怀里没有揣什么东西,凶手显然已将遗物都搜走了,但云寄桑还是发现有奇特的东西掺杂在血中,那是一些极其细小的银色珠粒。

  水银?张簧的衣襟里也有水银?是炼丹时落下的么?可为何衣襟外没有?还是说,他将某个含有水银的物件揣进了怀里?

  摇了摇头,云寄桑深了一口气,又缓缓掩起他的中衣。

  “啊一一”谷应兰和汪碧烟同时发出尖叫。

  “我的上帝…”彼得神父不停地在前画着十字。

  那突如其来的战栗再一次剌入云寄桑的心头,他的心颤抖着,纠结成小小的一块,然后又突然爆炸,浓浓的血染红了眼前的世界。他强行克制着呕吐的望,细细看去。

  尸体两胁被斜着割开了,从伤口处,他可以清晰地看到白色的脊骨和红色的血管。此刻,椎的两侧已空无一物。

  尸体的肾脏被摘去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挖走尸体的肾脏?

  云寄桑只觉得心跳越来越烈,似乎下一刻便会跳出自己的喉晚。

  他咳嗽了一声,捂住嘴巴,继续查看伤口。

  突然,他发现在血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便让卓安婕为他折了两细树技,缓缓伸进尸体的腹腔,将那异物夹了出来。

  “那是什么?”曹仲凑过来问。

  他凝目望去,发现那异物竟是一张成一团的黄符纸。

  抖了抖上面的血渍,云寄桑将那纸团展开。黄符纸上,朱红的篆字狰狞而醒目:

  一一“朽树故,返枯成灵。灭我万罪,使我永生。”

  夜风呼啸而过,吹得云寄桑手中的黄表纸簌簌作响,那十六个红色的篆字蝌蚪般扭曲不定,直破空飞去。

  “这…这是…”曹仲脸色大变,语不成声。

  “是无心,无心他回来了。”梅照雪淡淡地道,凄美的容颜却全无血,苍白如纸。

  “胡说八道!无心他死了!已经死了!”曹仲激动地大叫。即使刚才的剌杀,也没让他如此失态。

  众人鸦雀无声,每个人脸上的神色都是那样的诡异而恐惧,仿佛“无心”这个名字是什么恶毒的沮咒一般。

  只有彼得神父一脸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他的弟子李钟秀则神色镇定,脸上的笑容淡定自如,仿佛在看一场好戏。

  无心…这个无心究竟是谁?他又和此事有何关系?看曹仲的样子,分明对此人极为忌惮。难道这无心不是他的弟子?云寄桑暗自思忖着。

  “找到了!机关找到了!”不远处,传来了罗谙空兴奋的大叫声。

  偶形居中,云寄桑轻轻把玩着罗谙空找到的机关。

  那是一把普通的铁弩。铁弩是绑在山涧边的石栏上的,旁边有一个盛水的铜盘,水从盘中的漏嘴处滴下,入计算时刻的权器。一个时辰后,权器水,便会牵动铁弩的机栝,将铁菩提打出。

  据曹仲说,整个装置并不复杂,傀儡门的弟子,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轻易做出。

  “这铁弩乃是军器,怕是不好到吧?”云寄桑试着将弩拉开,不过因为只有一只手,很不方便。卓安婕接过铁弩,拉开后递回他手中。

  罗谙空摇头道:“这玩意儿最是普通不过,只要有图纸,随便一个铁匠都能打造,只是这弩太大了,携带不便,搞不好就会被官府发现,所以很少有江湖朋友会随身携带。”

  云寄桑皱了皱眉,轻扣扳机。那铁弩“砰”的一声轻响,但是他手中却并无多大的震动感。

  “好弩。”云寄桑轻赞一声,将铁弩递给卓安婕“傀儡门可结过什么死仇大敌么?”

  “都是江湖中人,再怎么小心也结过—些仇怨。”罗谙空沉思片刻,缓缓摇头“不过能让人杀上门来的倒是不多。再说,就算人家要报复,也没必要这些玄虚,何况…”

  “何况,凶手还要精通傀儡之术…”云寄桑喃喃地道,突然抬头“曹门主不打算报官么?”

  “报官?”罗谙空一愣,随即苦笑了一声“云兄,实话实说,能做下这种事的必是本门弟子。不瞒云兄,我已探听清楚了,四天后京城便会派人来,师父一场富贵是跑不掉的。当然,前提是门里不出子…”

  原来如此…云寄桑点了点头。曹仲野心,显然不甘心只做一个江湖门派的掌门。以自鸣钟结权贵,最终立足于朝堂之上才是他真正的目标。

  “平时门里哪些人和张簧交往较多?”

  罗谙空苦笑道:“云兄明知四师弟和我情最好,何必多此一问。”

  “那罗兄可知道,他最近可有异常的举动么?”

  “这个…”罗谙空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倒是没有察觉。四师弟为人腼腆,不善言辞,向来是安分守己的人。”

  云寄桑点了点头。罗谙空分明在掩饰什么,想从他口中探听张簧的消息怕是不大可能了。

  沉思片刻后,云寄桑突然道:“无心是谁?”罗谙空言又止,目犹豫之

  “这般吐吐的…”卓安婕丝毫不给这位故留面子“莫非你们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罗谙空走到门口,向外望了望,确定无人后,这才返身回来,低声音道:“不是罗某不想说,而是此事关系到师父的颜面,传出去不好听。”

  “故玄虚,快说。”卓安婕屈指敲了下桌子,很有些女神捕的风范。

  “我说,我说…”罗谙空显然是怕了她,忙道“李无心是我的三师弟,三年前已亡故了。”说着目惋惜之,我曾和你们说过令狐天工是本门的天才,其实他那点本事和李师弟比,根本就望尘莫及。你们知道,本门是在师父当上门主之后,以摇发傀儡起家的。可是你们却不晓得,在李师弟到来之前,大家对这摇发傀儡根本就是毫无头绪,连门边儿都摸不着。李师弟入门后,不到半年工夫便找出了其中诀窍,以此为契机,师父这才将摇发傀儡研制成功…”

  “这么说来,他在傀儡一道上的造诣比曹门主还高?”云寄桑问。

  罗谙空点头道:“是。说来惭愧,李师弟根本就是无师自通,他上山时对傀儡之术已经十分精通了,之所以上山拜师,却并非为了学艺,而是看上了门内的诸般材料设施。你知道,制造傀儡不仅耗时耗力,更要有足够的财力支撑才行,否则就算一个人才华绝世,也没有施展的机会。”

  原来李无心出身贫寒。只是他又如何喜欢上了傀儡?莫非真的是天纵英才不成?云寄桑暗暗猜测着。

  “李师弟上山后,潜心修炼,苦苦钻研傀儡之术。他遍阅古籍,从—本佛经上到了‘经押之术’的记载,苦思冥想后终于造出了‘经押’之枢。此术用于傀儡上,就是让机簧之力经由曲轴齿轮作于关木之上,再由‘经押’分配其力,牵动关木,让傀儡四肢活动。这样一来,传力机关与配力机关分离,傀儡的动作比之以前丰富灵活了岂止十倍。”

  卓安婕皱眉道:“这么说来,是这李无心独具匠心,造出了摇发傀儡?”

  罗谙空面苦涩:“可以这么说。李师弟一人之智,胜过了我们傀儡门所有的人,其中也包括师父在内。我们今所造的傀儡虽然花样百出,可再怎么变化,核心却依然是李师弟的经押之术。”

  云寄桑和卓安婕不由动容。他的傀儡之术已达到后人无法超越的境界,这李无心可称得上是一代宗师了。

  “尊师呢?不知是怎么想的?”云寄桑淡淡地问。

  “师父自然是夸李师弟学究天人,得之是本门的大幸。至于师父真正的想法,却不是我们能揣度的。”罗谙空嘿然道,随即叹息了一声“李师弟虽然在傀儡之道上是天才,于人情世故却并不精通。终只知在自己的房里研究傀儡制法,和其他同门的关系并不好。而这其中,尤以二师弟和他关系最差。”

  “又是瑜亮之争吧?”卓安婕笑问。

  罗谙空点了点头:“令狐的本事,比起李师弟来差得远了。在李师弟到来之前,他确是本门数一数二的天才,于运用水力上有独到之处,很是得师父的看重。但是李师弟一来,他的光彩便全被夺了去,心里自然有些不痛快。每次李师弟研制傀儡有了进步,他都沉着脸。本门有一门功夫叫‘幻手千象’,因为太过难练而失传了,令狐却只凭着秘签上的记载独自修行,摸索了五年,终于掌握了其中诀窍,硬生生将这门功夫练成了,这才有了‘神手’之誉。可李师弟入门不过一年,竟然也练成了这门功夫,两人在才华上的差距,可想而知。”

  “我看令狐兄有些沉默寡言,他向来如此么?”云寄桑问道。

  “令狐这人就是这样,为人阴沉,门里没人喜欢和他相处。不过他容貌清秀,学识也好,倒是很有女人缘。只是他不怎么搭理那些女人,也不知是心高气傲,还是已经有了心上人。”

  “李无心呢?他又是怎样一个人?”

  怎样的人?罗谙空的眼睛微微眯起。怎样的人…

  “木牛马?”黑衣少年抖了抖手上的图纸,眼中一片讥诮之“大师兄是说,这七八糟的玩意儿便是诸葛武侯呕心历血造出来的木牛马?真是笑话!”

  “师弟说笑了,说笑了。师兄我也是得了祖冲之的秘本残篇,苦思冥想之下,这才得了此图。只是为兄愚钝,不能得其真意。师弟才华绝世,定能看出其中的关键,若是认为此图有误,不妨直说…”身为大师兄的自己腆着脸,弯着,堆起一脸的笑容,那模样像极了乞食的哈巴狗。

  黑衣少年端起茶盏,发现已空,刚一皱眉,自己已经提着茶壶,恭恭敬敬地将茶盏上。

  黑衣少年缓缓了一口茶:“蜀中多山,按此图造出来的东西,走走本门的甬道也还罢了,要是在号称难于上青天的蜀道上走,怕走不出几十里就成了一堆垃圾。垃圾啊,大师兄…”

  那种冷锐的嘲笑,冰锥一般刺进自己的心脏。

  垃圾?谁是垃圾?我么?

  “师弟说得是,说得是…”自己还在笑着,脸上的肌几乎僵硬了“我也知道自己出来的东西是垃圾,上不得台面。这图我也请教过其他人,他们却都说不出个子午寅卯来,不过我想,这门里就算其他人都不行,我李师弟总是明白的。所以,我这不是向师弟你请教来了么?”

  “师兄这算是妄自菲薄,还是…不下问?”黑衣少年眯着眼笑问。

  “哪里、哪里…师兄我是自惨形移、自惭形秽…”自己点头哈地道。

  “好个自惨形移!”黑衣少年的眉头一扬“既然师兄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那我也不好推辞了。这做人么,总要不为己甚才好,师兄说是不是这个理?”

  “对,对,不为己甚,不为己甚…”

  黑衣少年微微一笑,提笔在图上勾勒了几下,递了过来:“行了。”

  自己一把揪住,却之不动。

  黑衣少年的双指紧紧捏着图纸的边缘,眼里那份冷意似要貫穿自己的灵魂:“大师兄,记住我说过的话,做人,要不为己甚才好…”说完,双指一松,自己身子一仰,险些跌倒。

  望着那个狂傲的背影,自己心中又是苦涩,又是愤恨,手中的图纸仿佛是一张白色的铅皮,沉甸甸的坠手。

  不为己甚?难道说…罗谙空摇了摇头。嘿,他人死都死了,还想这些做什么?

  “罗兄?”见他不说话,却一个劲地摇头,云寄桑不由又问了一句。

  “呃,李师弟么…”罗谙空沉片刻,勘酌着道“他人确是才华横溢,只是子孤高了些,眼中除了傀儡,便无旁人了。”

  “那他行事可有什么不妥之处么?”

  “不妥之处?那倒没有。”罗谙空想了想又道“若非要说有什么的话,那就是不知为何,他一直对洪师弟敬而远之,从来不肯与其来往,依我看,他似乎是在提防着洪师弟。”

  “洪扩机?他和张簧不都是后来入门的么?又能和李无心有何仇怨?”

  “我也觉得奇怪,李师弟虽然不好说话,却也不是拒人千里的人。连门里的傻全都能和他搭上话,偏偏就是看不上洪师弟。”

  “傻全?”

  “就是小全,照顾欧师叔祖的那个童子。”罗谙空叹息了一声“这孩子本来不傻,李师弟死后他发了一场高烧,把脑子烧糊涂了。本来伶俐的一个孩子,唉…”

  “除了小全,贵派当真就没有和他走得近的人了?”云寄桑沉声问道。

  “这个…”罗谙空犹豫再三,终于咬牙道“若说还有人能在李师弟心里占一席之地的话,那就是敝师母了。”

  “曹夫人?”云寄桑一愣,随即想起了方才钟台之上。梅照雪那怪异的举止“她和李无心又是什么关系?”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一声长长的叹息后,罗谙空摇了摇头,缓缓道“师母在嫁给师父前,和李师弟原本是一对恋人。”

  “什么?”云寄桑和卓安婕对视一眼,都大为惊奇。

  只是无论云寄桑再怎么旁敲侧击,罗谙空对梅照雪和李无心的事也不肯多说了,最后借口天色已晚,匆匆告辞而去。

  “想不到,曹夫人居然是此案的关键…”卓安婕叹道。

  “未必…”云寄桑摇头道“从罗兄的话里,至少可知曹仲和令狐天工两人都与李无心有怨。若是凶手真是来为李无心报仇的,那这两人也要多加注意才是。”

  “他的话能信几分?”卓安婕的角扬起一抹淡淡的讥诮“莫忘了席上令狐天工的那句话!”

  云寄桑眼中一亮:“师姐是说,罗兄的木牛马并非他自己造出来的?”

  卓安婕点头道:“他能耐多大,别人不清楚,令狐天工自然是清楚的。”

  “这样一来,与李无心有瓜葛的已有四人之多…”云寄桑将手指一一蜷在手心“曹仲、罗谙空、令狐天工、梅照雪…”

  “别忘了张簧,若是与他无关,凶手又怎会选他下手?”

  云寄桑笑了:“再这样下去,师姐就成了大明头号女神捕了…”

  卓安婕自得地一笑,掏出葫芦,痛饮美酒。

  “既然罗兄的话不可信,那我们明天再去造访曹门主好了。”云寄桑望着窗外,轻声道。

  窗外,山深雾黑,月晦暗难明。  wWw.EGuXS.CoM
上一章   傀儡咒   下一章 ( → )
傀儡咒完整版是杨叛的作品,额骨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无弹窗傀儡咒全文阅读,如果你觉得不错的话,发给大家一起来分享吧,额骨小说网是傀儡咒免费阅读首选之站,傀儡咒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