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骨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无弹窗傀儡咒全文阅读
额骨小说网
额骨小说网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现代文学 穿越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两性小说 诗歌散文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官场小说 幽默笑话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都市小说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老婆出轨 背叛男友 知青生活 情乱梨花 公关生涯 唯色难戒 青涩觉醒 白领情缘 滚滚红尘 我的回忆 飘曳长裙 桃花韵事
额骨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傀儡咒  作者:杨叛 书号:12861  时间:2015/5/17  字数:9495 
上一章   跟踪    下一章 ( → )
以云寄桑旳轻功和江湖经验,想暗中缀上汪碧烟实在是轻而易举。

  他悄悄跟在她后面,并不现身,始终保持着大约三十丈的距离,只凭着敏锐的听觉判断她前进的路线和方向。走路时,他的脚面离地始终不过寸许,起步无尘,落地无声,整个人宛如浮在地面一般。

  跟着汪碧烟走了大约半里路,穿过一道长廊后,她停了下来,似乎在确认四周有没有人。随后,她飞快地闪身,钻进了路边的树林。

  树林让跟踪变得更加困难。除了脚下的枯枝,惊飞的鸟儿也会随时暴他的踪迹。云寄桑不得不放缓了脚步并拉长了距离,以免惊动对方。当他听到前面传来低低的谈话声时,他停下了脚步,躲在一棵树后静静偷听。

  “你怎么亲自来了?我不是说了么,在老槐树那边儿留个信给我就行。现在是非常之时,我们还是别见面旳好。”那是罗谙空焦躁的声音。::

  “怕什么,非常之时要行非常之事!你这么畏畏缩缩的,还想当门主?真是笑话!”

  “说这些有什么用,云少侠他怎么说?”

  “和你推测的差不多,他答应替门里分辩,不过看他那意思,也不想参与过多。”

  “依你看,他可猜出那真凶是谁了么?”

  “看他话里话外的意思,还没有。你呀,不好好想着怎么讨好那死鬼,整天琢磨这些有什么用?凶手是谁又关你什么事?你到底还想不想当这个门主了?”

  “当然想了!这还用说?不过师父已经对我起了戒心,这两天都不肯见我。这时候要是再出什么波折,那门主之位我是想都不用想了”

  “你还指望他能将门主之位交给你?别做梦了!”汪碧烟恨声道“你可晓得,昨天夜里他把洪胖子叫了去,两个人在书房里密谈了大半夜。”

  “果真?他们谈了些什么?”罗谙空急追地问。

  “这我怎么知道?不过看洪胖子出来的模样,肯定是什么好事。”

  “不,不会的。师父怎么会把门主之位传给他!”

  “怎么不能?你想想,按门规来讲,最有希望的令狐如今已经死了。剩下的几个弟子中,只有你和洪胖子造傀儡的水平最高,下任门主肯定是你们两个里的—个,不是你就是他。这时候不给自己争一下,还等着公下蛋哪!”

  “你不明白,五师弟他…”罗谙空言又止。

  “他怎么了?你倒是说呀!”

  “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罗谙空长长地叹了气“阿簧和令狐的死,绝对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谙空,你到底还有什么瞒着我?”

  “我哪有事瞒着你,该知道的早就都告诉你了!”

  “那就是说,还有我不该知道的喽?”

  “我不告诉你是为了你好。你知道么,我这几天连觉都不敢睡了,生怕下一个杀到我的头上来…”

  “要不,我们逃了吧!”汪碧烟突然热切地道“逃出这个鬼地方,逃到一个谁也找不到我们的地方去!就咱们两个!”

  “逃?怕是来不及啦…”罗谙空的声音充了痛苦和悔恨“要是前些日子逃了也就罢了。可如今门里出了这样的血案,你说,要是我们一逃,他们会怎么想?朝廷要真想缉拿我们的话,天下虽大,我们又能逃到哪里去?”

  “那怎么办?我们就这么生生地挨着?”

  “唯今之计就是尽快找出真凶,平定门里的局。到时我们再定行止。”

  “你真不知道那凶手是谁?”

  “不瞒你说,我心里确有怀疑之人,不过却苦无证据。山下的事情你也多少听说了吧?这一年多来我一直让阿簧暗中调查此事。谁知他刚有了些眉目,就遭了对方毒手,唉,都怪我考虑不周啊…”“事到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你不如干脆把底亮给云少侠,问问他旳主意。”

  “不成不成!他毕竟是外人。门里死了几个人也就罢了,山下的事要是传了出去,天下哪里还有我们傀儡门的立身之处?”罗谙空心烦意地挥了挥手。

  “这也不成,那也不成,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刚才听云少侠的意思,老二之所以被杀,是因为知道了那凶手旳身份,又想将那人除去,这才遭了毒手。他之所以要这么做的道理我再清楚不过了。要是能私下将那凶手除去,那自然是最好不过。如若不然,至少也不能让他说出山下之事来。”

  “你想自己动手?”

  “我正有此意!不过此事须谋定而后动,动手之前,我得先找出那个真凶。老二真是不简单,居然能猜出凶手的身份。奇怪,他又是怎么知道的?”罗谙空沉思片刻,摇了摇头“老二这几年一直深居简出,谁也猜不透他的心思。门里这么多人,有兰丫头和老二走得最近。烟儿,你再去套套兰丫头的风,看看她究竟还知道些什么。”

  “你就知道支使人,危险的勾当都交给我做了,自己却跟个没事人似的。要是兰丫是真凶,我这一去不成了包子打狗?”

  “瞧你说的,你这般美丽的包子,就算真有狗,它也不忍心下啊!

  “呸!说什么不忍心下,你也不心虚!当初要不是你拿那些甜言语哄得我晕了头,我至于跑到这个鬼地方来穷受气么!”

  “我的姑,这话是怎么说的?你在这里吃得好穿得暖,说一不二。门里除了师父就属你最大,谁又不开眼,敢给你气受…”面对汪碧烟的抱怨,罗谙空只能拣些好听的说。

  “说得好听,那死鬼的脾气你还不知道?整天都绷着一张脸,像死了孩子似的。这两年他的话越来越少,心思却越来越多。如今我每说一句话都要看他的脸色,生怕惹恼了他。他只要一得空,就什么也不做,整天对着千丝堂那些傀儡发呆。千丝堂那个鬼地方森森的,一点儿人气都没有,和黄泉地府差不多,就算是好好的一个人,住久了也得疯了…”汪烟又唠叨了一阵,见罗谙空渐渐不耐,这才转开话题道“我也不是喜欢抱怨的人,只是你师父现在子越来越古怪,人也越来越难伺候了。再说,我去见兰丫头容易,你也得继续查探才是,总不能躲到一边独自吹风吧?”

  “这个我自有打算。行了,你赶紧回去吧,晚了又该被师父怀疑了。”

  “怕什么?他那个正牌老婆还天天到处野呢,我这个小妾晚点回去又算得了什么?”

  “说来也怪,最近师娘下山的次数的确频繁了许多,师父难道没说过什么?”

  “说什么?他宠着人家还来不及呢!也就是我,整天赔着张笑脸,还得受他的窝囊气!”

  “好啦好啦,别耍子了…”罗谙空劝了几句,又和汪碧烟亲热了一阵,这才低声叮嘱道“不多说了,我先走了,你自己小心!”说完,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山下之事?那是什么?和傀偶门的惨案又有什么关系?听罗谙空的意思,张簧之所以被杀,是因为发现了所谓“山下之事”的线索。看来傀儡门门主之位并非是这两起血案的主因。那这一切又究竟是为了什么?梅照雪频繁下山,是否和此事有关?云寄桑强自按捺心中的疑虑,屛息望着汪碧烟。

  直等到罗谙空走远,汪碧烟这才娉娉婷婷地走出了林子,向千丝堂方向走去。

  云寄桑一直跟着她来到千丝堂外,目送她进了大门,心中又犹豫起来。究竟要不要跟上去?这里可是傀儡门重地,一旦被人发现就糟了。

  望着那只巨大的铜雀,云寄桑深了一气,脚尖点地,飞身上了殿顶。

  殿顶的琉璃瓦挂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踩上去分外滑。云寄桑沿着垂脊轻轻溜下,从出檐处探出半个身子,向下张望。确定无人后,伸手抓住套兽悠然一,人已上了梁架。

  千丝堂的梁架为抬梁穿斗式,外密内疏。梁架间挂了太多的傀儡,他不敢落足,只好以内力将脊背咴附在紫红色的顺梁上,缓缓在梁架间穿游。

  墨绿、银朱、橘黄、青碧、明紫,那些古朴斑斓的光影和色彩在他身体两侧缓缓移动着。一个个傀儡或美或丑,或善或恶,或魔或仙,静静凝视着他,每一个傀儡上都附着了故主的灵魂,将那结局的悲伤无声地演绎着。

  当他与它们对视时,感到自己也在慢慢变成一个傀儡。

  一个活动的,可以思考的傀儡。

  “到哪里去了?”一个低沉威严的声音在大堂内回着。

  “哟,我就出去这么一会子工夫,也值得问?我那位姐姐可是一整天都不见人了。门里死了人都不见她个脸儿,难不成还真把自己当成了西洋观音,整天要别人供着才成?再说了,就算是观音,人间有难也该卞凡来普度众生啊,就这么不见踪影的算是怎么回事?我看哪,就是你太宠着她了。可惜,人家可没把你放在心上,心思全都在那李…”

  “别说了!”曹仲猛然大喝,震之声嗡然不绝。

  下面鸦雀无声,显然汪碧烟也被曹仲的反应吓到了。

  “她去了什么地方,我心中有数。可是你呢?你又去了什么地方?”曹仲放缓了声音,柔声问道。

  他越是这样,汪碧烟就越是害怕,口中也变得有些不利索:“我…我也没去哪里,就是送了些点心给云少侠他们。对了,还在那边儿坐了一会儿,就一会儿。”

  “真是如此么?”曹仲的声音越发温柔了。

  “当然,不信你可议去问!”汪碧烟抚了抚鬓边,强自镇定地说。

  “信,我当然信…”曹仲的声音温柔如水“你是我的爱妾嘛,不信你我又信谁呢?今天真是辛苦你了,快下去休息吧…”

  “老爷,我…”汪碧烟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外边却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父亲!你找我有事?”曹辨大嚷着闯了进来。

  “没看到我和你姨娘在说话么?你这般闯进来成何体统!我不是说过么,越临大事,就越要镇定。怎么,我说过的话你都当了耳旁风不成?”曹仲斥道,见曹辨红着脸,浑身颤抖,这才沉声道“整天跟个没头苍蝇似的,述不退在一旁!”曹辨脸涨得通红,却不敢分辩,退到了一边。

  曹仲这才转身对汪碧烟柔声道:“碧烟,去吧,去休息吧,好好地睡一觉,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看着曹仲这与往日迥然不同的温柔,汪碧烟打了个哆嗦,不敢再多说什么,福了一福后,退到后堂去了。

  曹仲一直目送汪碧烟退下,又静立许久,这才开道:“辨儿,为父这样说你,你心里是否不服气?”

  “孩儿不敢。”

  “不敢么?”曹仲自嘲地一笑。

  曹辨见他态度古怪,越发不敢多说,只是老老实实地屏息而立。“我十七岁入傀儡门,十三年中庸庸碌碌,没有任何值得夸耀的成就,可偏偏最终是我坐上了门主之位。你可知,这是为了什么?”

  “那是父亲为人谦恭有礼,不矜不伐,勤勤恳恳地做事,这才感动了师祖他老人家,破例让您出任掌门。”

  “不错,这些都是我说给你听的。”曹仲淡淡一笑“不过辨儿,这些话你真的信么?”

  曹辨默然不语。

  “谎言再美丽也依旧是谎言,那是骗不了人的。即使骗得了一时,也骗不了一世。你能识穿爹爹说过的这些荒谬之谈,这说明你真的长大了。”曹仲轻叹了一声,随即神色一肃,冷冷地道“我之所以能坐上这个位置,无他,唯得两个字尔,那就是——忍耐。”他的声音蓦地提高“忍人所不忍,受人所不受,方可能人所不能,成就非常之事!其他人比你强,那有什么?根本用不着自卑!古今只以成败论英雄,何曾论人强弱?汉高祖一无所长,却最终成就霸业,便是因为他能忍。忍得住项羽对他的欺凌迫,忍得住常人对他的冷嘲热讽,一直忍到机会来临,这才将武功盖世的楚霸王困于垓下,其自刎。我知道,你的才华不如你那几位师兄。不过这也不算什么,天賦和才华固然重要,可在我的眼中f:一个人的天才是成败的关键。”

  曹辨听了,眼中渐渐出光芒来。

  “你的子浮躁,什么事都摆在脸上,按理说只此一条,便万万坐不了这门主之位。即便坐上了,那也坐不久,搞不好还有性命之忧。”眼见曹辨的神色渐渐沮丧,曹仲突然话锋一转不过既然有为父在,自然要为你好生谋划一番。

  “父亲的意思是…”曹辨重新激动起来。

  “你也知道,朝廷的旨意不即到。一旦为父成了官身,这门主之位便再也不能坐了。不过不在其位,不见得就不能谋其政。只要辨儿成了门主,有为父在背后支持,这门主的位置你自然是坐得稳稳的。你我父子二人一人在朝,一人在野,彼此之间相互扶持,哪里还有过不去的坎儿。”

  “孩儿若是做了门主,定然不会辜负父亲的期望!”说着,曹辨猛地跪倒在地。“这就是了。快起来,你是我的儿子,为父还能亏待了你不成?”曹仲将曹辨扶了起来,替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辨儿,你也不小了,谁在利用你,谁又是真心待你,你也该做到心里有数才行,不要别人说两句好话,就把你哄得不知东西南北。”

  “孩儿明白。”

  “明白就好。”曹仲点了点头,突又问道“对了,上次我给你的那本手札呢?有几个地方比较晦涩,今为父有空,正好指点你一下。”

  “那本手札?”曹辨脸色一变,支支吾吾“那本手札…它…它…”

  “它怎样了?快说!”曹仲急道。

  “没怎样,我…我就是把它忘在房里了。”

  “忘在房里了?”曹仲眼中是疑虑之

  曹辨忙道:“对!我就是忘在房里了,下次来给父亲请安时,一定记得带上。”

  曹仲沉默片刻,这才淡淡地道:“既然如此,那就下次再说吧。”说完,他抬起头来,向上方望去。

  梁上的云寄桑忙将头缩回来,屏息闭目,一动也不敢动。曹仲的目光在梁上的傀儡间梭巡着,眼神复杂至极:“你看这些傀儡,它们都是历代先辈留下的杰作。它们身上的每一个部件都是本门先辈们呕心沥血造出来的,凝聚了他们太多的心血和寄托。等你和它们相处久了,就会发现它们也是有灵的。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你在烛光下看着它们,就会感受到它们的呼吸和灵魂,那么真切,那么鲜活…”曹仲梦呓般地喃喃道“它们才是傀儡门的华,辨儿,有朝一你若成了这里的主人,记得一定要好好地对待它们…”“是。”

  “好了,你回吧。”曹仲挥了挥手,脸带倦地道。“那孩儿就先回去了。”曹辨松了口气,慌慌张张地走了。曹仲静静站在大殿中央,一动不动,有如雕像。云寄桑屏住呼吸,静静俯视他的背影。忽然,大殿中响起了曹仲略带沙哑的长声。

  “天可度,地可量,唯有人心不可防。

  但见丹诚赤如血,谁知伪言巧似簧。

  劝君掩鼻君莫掩,使君夫妇为参商。

  劝君掇蜂君莫掇,使君父子成豺狼。使君父子成豺狼…成豺狼…成豺狼…”

  许久,他才长长叹息了一声,迈步进了后堂。

  云寄桑想了想,纵身跃下,向曹辩离开的方向跟了下去。在他想来,正在伤心的曹仲去找汪碧烟的可能不大,既然无法偷听两人的谈话,还不如看看这位傀儡门的少门主究竟做亇什么勾当,才能让曹仲这样的枭雄发出“使君父子成豺狼”

  的感叹。:

  他远远地缀着曹辨,一路向西南而行。

  穿过一片松林,又过了一片菜圃,一直来到一所青砖瓦房前,曹辨才停下脚步,向四下望了望,叩响了房门。

  “谁啊?”里面传来洪扩机那懒洋洋的声音。

  “五师兄,是我。

  房门开了,洪扩机笑嘻嘻地了出来:“是六师弟啊,來来,里面请…”

  “我还有事,就不进去了。五师兄,父亲刚才问起了那本手札,说是想讲解给我I听。要不,你先把它还给我吧,等我应付了父亲再拿给你。”曹辨急忙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洪扩机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收回去?你在说什么梦话。说好了借我看三天的,如今才过了半天你就上门来讨,难道是反悔了?”

  “不,不是,真的是父亲想给我讲说手札,我…我总不能躲着不见他吧?”“那简单,你就跟师父说那本手札不见了,你正在找不就行了。”

  “那怎么成?父亲知道了,非骂死我不可!”

  “骂几句算得了什么?又不会少块。等三天一过,我把手札还你,你再跟师父说找到了不就行了。”

  “不成不成,绝对不成。”曹辨一个劲地摇头。

  云寄桑自然明白曹辨的想法,曹仲刚刚说过想将门主之位传给他,要是出了什么差错,这眼看就要到手的门主之位说不定就泡汤了,这又让他如何舍得?

  洪扩机又劝了几句,曹辨只是不肯,非要将那本手札要回去不可。洪扩机见状,脸色便渐渐难看起来:“六师弟,告诉你。三天之内,这手札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还你的。要是怕师傅追究,我劝你还是打主意的好。”

  “你…你怎能这么做?”曹辨脸色红,激动得浑身直抖。

  “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做?”洪扩机脸上的笑意已化作一片狰狞“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父子在想什么?师父是不是和你待过了?那门主之位,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是坐定了?别做梦了,师父是不会放弃傀儡门的。他之所以选你做门主,根本不是因为你是他儿子,而是因为所有弟子中,就属你的资质最差。一旦你成了门主,根本无法服众,这样你就只能依靠他。这样一来,就算师父去了官府,他还是可以暗自操控门里的事。至于你,你只是一个傀儡而已,一个可怜的、任人操纵的傀偶。”

  “你胡说!父亲他不会那样对我的。”

  “我胡说?”洪扩威嘿嘿冷笑“亏你还是他的亲生儿子,连他是什么样的人都看不出来,真是蠢到家了。也是,你父亲他眼里何曾有过你这样一个儿子?从小到大,他又何曾教过你什么?别的父亲都巴不得自己的儿子成才,他呢?却对你一味放纵宠溺,我真是奇怪,难不成你不是他亲生的?”

  “你放!”曹辨大怒之下,挥拳向洪扩机打去。

  洪扩机眼皮眨也不眨,抓住他的拳头顺势一捋一掰,将他手折了过来:“我说错了么?你自己好好想想,除了千丝堂里悬挂的那些傀儡,他可曾关心过旁人?你的衣食住行他可曾关心过?你后母隔三岔五地就往山下跑,他可曾追问过?汪碧烟那女人整天和大师兄勾勾搭搭,他可曾在意过?他的眼里,就只有傀儡!他放纵我们内斗,是因为这样他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操纵我们。我们这些人在他的心里也都是可以随意操纵的傀儡!全部都是!”“我不是傀儡…不是!”曹辨疯狂地大喊。

  “你当然是。你不仅是曹仲的傀儡,也是我的傀儡。所以我才会利用你得了那本手札。也只有你这种毫无主见旳傀偶,才会乖乖地按照别人的话去做,难道不是么?”

  “我不是!我只是…只是…”曹辨的声音越来越小,身子颤抖得越发厉害了。

  “只是为了这个?”洪扩机微笑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在他眼前晃了晃。曹辨猛地伸手去抓,洪扩机却灵活地把手缩了回来。

  “给我…快给我…”曹辨嘶哑地吼着,扭着身子,拼命去够那个瓷瓶,行状疯癲,宛如困兽。

  “我说了,你只是我的傀儡。只要你乖乖地听话,我自然会把这能让你飘飘仙的宝贝给你。说,你是不是我听话的傀儡?”

  “我…我…”曹辨犹豫着,眼中却出渴求之。“快说,说了就给你药。”洪扩机惑道“说吧,想一想那死的滋味,就算当一个傀偶又怎样?做门主的滋味怎么比得上当神仙?说吧,快说吧…”

  “我…我是…”曹辨艰难地道。

  “是什么?”

  “是你的傀儡…”曹辨说完,手拼命一伸,抓住了那个瓷瓶。洪扩机将手一松,曹辨跌倒在地,手中却依旧牢牢抓着那个瓷瓶。

  望着软倒在地的曹辨,他眼中出一丝不屑之。随即,他那张胖脸上再次堆起了笑容:“这就对了嘛,咱们师兄弟关系这么好,有什么不能商量的?”一边伸手将曹辨扶了起来,为他拍打身上的灰尘“看看你,都是要做门主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不小心?不过师弟放心,有师兄我照应着,你这门主的位置包你坐得稳如泰山。”

  曹辨颤抖着去拔瓶,谁知手抖得太厉害,几次都没能拔下来。

  看他发抖、易怒、瞳孔变小、脸色虚白的祥子,分明是服食罂粟过多造成的,自己真是迟钝,居然没能看出来。云寄桑暗暗责备自己的粗心。早在他童年时,公申衡便仔细研究过罂粟的药,提炼出纯度相当高的阿芙蓉,并断言此物极易成瘾。而成瘾后的症状,也为他大致解释过

  曹辨好不容易将瓷瓶打开,倒出一点粉末,入鼻孔,猛地一,身子一阵巨颤后逐渐放松下来,脸上也出舒适喜悦的神情。

  看来曹辨食此物已非一,中毒已深了。洪扩机平时笑眯眯,想不到心机却深沉至此,难怪令狐天工会将他的玩偶雕成弥勒佛的模样。云寄桑心中沉

  “回去和师父好好说,大不了装病躲上几。等三天一过,那手札我自会还你。”见曹辨一脸茫然旳样子,他恍然道“是了,师弟如今正在做神仙呢。好了,到师兄房里好好睡上一觉,包你乐而忘忧,烦恼俱消。”洪扩机笑地在曹辨肩头拍了拍,扶着他进了屋。

  望着紧闭的房门,云寄桑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先后窥视了汪碧烟、罗谙空、曹仲、曹辨、洪扩机几人的踪迹之后,他收获最大的便是理清了众人之间原本错综复杂的关系。

  真像一张网,一张繁复杂的畸形怪网。傀儡门中的每个人都像这网中的结,他们彼此相连,彼此纠结,彼此扭曲,每一个人都牵动着其他人,而同时又被他人牵动着。张簧也好,令狐天工也好,都是这张死亡之网的牺牲者。不知下一次,这张染了鲜血的网又将罩向谁的头顶呢?

  云寄桑在长廊中漫步着,朱红的廊柱长列两旁,像静穆的守护者。柱枘之间由雅致的梅竹纹雀替相连着,那浅绿与粉红相间的颜色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清新。

  这里的雀替也是梅竹纹,和梅照雪房里的窗棂一样。看来曹仲的确是祖当宠爱这个正。刚才汪碧烟和洪扩机都提到曹仲对梅照雪常常山不闻不问,不知她的下山和罗谙空口中的山下之事又有什么联系?看来,自己也得下山去探一次才行。

  他抬起头,向天空望去。天空中,苍茫的暮云正奔腾卷舒而来,宛如鱼龙起舞。

  啊,又起风了。云寄桑惆怅地想道。不知从什么时候,他开始讨庆起风来了&

  这风是无影无形的,它总是吹嘘鼓动着一切。在它的挑拨下,平静变得不安,稳重变得动摇,有序变得混乱。它又是飘忽暴的,习惯用力量横扫一切妨碍自己步伐的事物。它的怒气让百花摧折调零,让平湖掀起波,让幼小者连拔起,让朽迈者骨断筋折。

  是的,他憎恨这风,迪面扑来的风让他的呼吸变得困难,让他联想起自己的脆弱。

  他转过身子,让后背去抵挡风的侵袭。  wWw.eGuXS.CoM
上一章   傀儡咒   下一章 ( → )
傀儡咒完整版是杨叛的作品,额骨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无弹窗傀儡咒全文阅读,如果你觉得不错的话,发给大家一起来分享吧,额骨小说网是傀儡咒免费阅读首选之站,傀儡咒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