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骨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无弹窗傀儡咒全文阅读
额骨小说网
额骨小说网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现代文学 穿越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两性小说 诗歌散文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官场小说 幽默笑话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都市小说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老婆出轨 背叛男友 知青生活 情乱梨花 公关生涯 唯色难戒 青涩觉醒 白领情缘 滚滚红尘 我的回忆 飘曳长裙 桃花韵事
额骨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傀儡咒  作者:杨叛 书号:12861  时间:2015/5/17  字数:5503 
上一章   义肢    下一章 ( → )
离偶形居尚远,云寄桑便望到了那个修长的身影,在风中秀着。他心中一热,加快了脚步。

  “回来了?”一句平淡的问候。

  “嗯。”他的回答也同样平淡。

  可是,这平淡问答之间的温暖却足以融化天地间的所有寒意。

  “对了师姐,谷姑娘把义肢做好了,呆会儿替我装上试试,你也帮着看看合不合适。”

  “好了?太好了!”喜跃然飞上眉间,卓安捷上前挽着谷应兰,盈盈笑道:“还是妹子有心,不然我们这一次可就白来了。”

  谷应兰俏脸绯红,羞涩微笑。

  书房内,谷应兰将黑木匣子打开。杏白色的绸缎软衬上,静静摆了一只黑色的义肢

  “我看看…”卓安婕抢先将那只义肢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研究着。

  义肢有两尺长,上方有一个用来固定的布套,刚好可以接在云寄桑的断臂上。义肢的肘、腕甚至十指的关节都可以弯曲自如,灵巧异常。

  “这是什么做的?怎么会这么沉?”研究了一会儿,卓安捷开口问道。

  “这是铁木所制,木坚如铁,遇水也不会变形,拿来做义肢最合适不过。”谷应兰在一边轻声解释着。

  “那师弟该如何活动手指关节?”这才是卓安婕最关心的问题。

  “每手指和关节都有可以伸缩的牵机拉杆,云少侠只要运用真气推拉,义肢便可活动。只是是这需要技巧,得花些日子慢慢练习才可运用自如。”说着,谷应兰将义肢的小臂打开,指着里面的枢杆为云寄桑一一解释。以云寄桑的智慧和记忆力,很快便清了其中关键。

  “就这些了,云少侠果然颖悟绝伦,一点就透。”谷应兰由衷地赞道。

  “快戴上试试!”卓安婕在一边催促道。

  云寄桑只得下外衣,在卓安婕的帮助下戴上了义肢。

  “怎么样?能动了么?”卓安婕急切地问。

  云寄桑不答,缓运真气,试着去拉动那些细小的拉杆。

  在三人的注视下,义肢的五指轻轻牵动了一下。然后,它的手肘僵硬地转动,缓缓举起,向卓安婕面前伸去。看得出来,云寄桑对这义肢还是有些不适应,明明想伸手抚摸她脸庞的,最后却摸向了她的鼻子。

  卓安婕双目含泪,伸手抓住了这冰冷的义肢,放在脸颊上轻轻厮磨,口中呢喃:“太好了…师弟…太好了…”

  云寄桑淡淡笑着,带着如许的温暖:“是啊,太好了,以后再和师姐扳手腕,那是绝对不会输了。”

  卓安婕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让你一只手也蠃不了我。”又转向谷应兰道:“这份恩情安婕记下了,以后有为难的事,来个信就成。”

  谷应兰微笑着点头答应。江湖人都知别月剑向来一言九鼎,得此一诺,便如同得了一张可避百的护身符。忽然她想起一事,又道:“对了,云少侠,这义肢虽然坚硬耐磨,却也需要保养,有些事项平时须多加注意才是。比如不可曝晒,不能近火…”

  “等一下!我去取纸笔…”卓安婕急匆匆地转身去了。云寄桑和谷应兰相视一笑。

  “云少侠,你师姐待你真好…”谷应兰幽幽地叹息了一声,显然又想起了令狐天工。

  “有她在身边…是我一生之幸。”云寄桑淡淡地道。

  这时卓安婕已取了纸笔过来,将谷应兰说的注意事项记录下来。

  云寄桑则走到窗口,看明在水池边逗那几条吐泡的金鱼。

  小丫头咯咯笑着,淘气地将金鱼吐出的水泡用黄的柳枝截破,吓得金鱼们都潜在池底不肯出头了。明见了,就将掰碎了的馒头撒在水面,细声细气地哄它们出来。

  云寄桑莞尔一笑,摇了摇头,取出那本《化俑录》读了起来。他连翻了几页,上面都是些用道家术法转生灭罪的咒语。显然,李无心生前对自己所犯下的罪孽也是惶惶不安的,这才试图用道家的术法减轻心中的负罪感。可惜,他背负的罪孽太过深重,来生怕是再也不能投胎做人了。

  他又翻开一页,一片信笺从夹页中飘落下来。

  云寄桑俯身拾起,见上面却是一连串莫名其妙的短句:

  游兆涒滩良之水;

  游兆涒滩丑之土;

  强梧作噩孟之金;

  强梧作噩卯之木;

  强梧作噩卯之火;

  …

  “这是…”云寄桑脸色微变,仔细辨认上面的字迹,心中暗惊“和李无心札记最后一页上的字迹一模一祥,难道这就是罗谙空收集的证据?”

  皱眉看了一会儿,他已心中了然。微微一笑,将信笺小心收好,继续读下去。

  忽然,一行小字闪入他的眼中:“丁酉年十月十一,俑成。偃师数验,皆应。设刍布线,一曲方调。予当可含笑九泉矣。”

  俑成?难道这俑指的是大黑天?偃师数验,这个偃师,定然是凶手的化名了,数验,说明这个傀儡确实令人满意。难道说,李无心真的造出了大黑天?!难道自己和师姐那天夜里遇到的不是凶手,而是李无心造出的无敌傀儡?若非如此,对方又怎会有如此诡异的武功?

  不,不对,这世上根本不存在像人一样的傀儡,除非…他猛地打了个灵,又抓起《化俑录》读了起来。

  然而,后边几页记着的却不再是道家符咒,而是一些稀奇古怪的药方,其中多为朱砂、紫石英、石硫黄等大寒大热之药,若是普通人依方服药,只怕立时便会发病身亡。饶是云寄桑博学多才,也从未见过这般诡异的药方。

  李无心要这些药物何用?难道是自己服用的?不,不对,若是常人服下这些药物,只怕立时便会重病不起,甚至一命呜呼。没人可以吃这样的药,除非是鬼神。鬼神…大黑天不正是鬼神?难道这药是给大黑天服用的?可是傀儡又如何需要服药?不过,若是大黑天的话…

  云寄桑突然想起了《神恺记》上的记载:“…乌尸尼国国城东,有林名奢摩奢那,此云尸林。其林纵横一由旬,有大黑天神,是摩醯首罗变化之身,与诸鬼神无量眷属。常于夜间游丅行林中,有大神力,多诸珍宝,有隐形药有长年药,游丅行飞空,诸幻术药与人贸易。唯取生人血,先约斤两而贸药等。若人往,以陀罗尼加持其身,然往贸易。若不加持,彼诸鬼神,乃自隐形盗人血,令减斤两。即取彼人身上血,随取随尽,不充先约。乃至取尽一人血,斤两不充药不可得。若加持者贸得宝贝及诸药等,随意所为皆得成就。若向祀者,唯人血也。”

  从这段记载看来,大黑天是一个极为残忍的魔神。若要求其足愿望,必须供奉活人的血,如果祈愿者没有加持,那大黑天便会从折愿者身上割取血,以作为换。

  等等,以活人血作为换…难道说,木架上的那些陶罐并非是实验品,而是为大黑天准备的?

  云寄桑打了个寒战,捏着《化俑录》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窗外,是明银铃般的畅笑声。

  在最后一页上,李无心批注了短短的几句话:“天,人也;人心,机也;天定人,人生心,心秘出机,机深伏杀。杀之则为鬼,生之则为神。伏藏以生杀者,傀儡之术也。”

  一阵森寒之意直蹿上来,云寄桑猛地将书合上。但是那最后的一句话却依然在眼前徘徊不去。

  伏藏以生杀者,傀儡之术也…伏藏以生杀者,傀儡之术也…越是默念,他心中的不安便越是强烈。一直以来,徘徊在心头的种种疑虑,仿佛蓄势已久的暗突然被拔掉了栓,汹涌而出!

  有什么不对…整个案子,似乎有什么不对…从一开始便是…

  罗谙空的私下调查,张簧的被杀,晚宴上的行剌,令狐天工的遇害,密室的发现,罗谙空的死和洪扩机的自尽…这一切的一切,都像一个按部就班的仪式,引着我走向那个最终的答丅案…

  我观察到了,却没能阻止这一切。那些呈现在我眼前的幻象蒙蔽了我。那些傀儡、古屋、密室、孤坟、符咒,所有这一切,都不过是假象,惑我的假象!

  那么真相呢?真相又在哪里?也许,是我多虑了,一切不过是我在胡思想。没有什么圏套和诡计,也没有什么潜藏的鬼影,事实就是我原来推测的那样。

  这样的自我安慰并不能让他静下心来,他仍旧焦躁不安地在屋里来回走动着,拇指的指甲几乎要把中指蹭破了。

  “师弟,有什么不对么?”卓安婕本能地觉察到了他的不安,停笔问道。

  云寄桑摇了摇头,接着微一犹豫,又缓缓点了点头:“我觉得原来对案情的推测似乎有不妥之处,一时又想不起哪里不对…”

  “想那么多千嘛?要我说,这傀儡门里就没有谁是无辜的…”说到这里,她又向谷应兰微微一笑“当然,应兰妹子例外。”

  谷应兰怯生生地道:“云少侠,我想问一下,令狐师兄他…他是不是做过什么不好的事?”

  云寄桑不置可否,反问道:“姑娘怎么想起来要问这个?”谷应兰轻咬着嘴,低下头去:“我也不知道,是令狐师兄他…他最近常常会自言自语,说些谁也听不明白的话。有一次我还听到他说了些很可怕的梦话

  “哦,他说了些什么?”云寄桑顿时来了兴趣。

  “都是一些古怪的话,计么…三年之期,不死之身,还提到过一个叫摩诃伽罗的人,二师兄好像很怕那个人,还求他不要杀了师母…”

  “摩诃伽罗?那是谁?”卓安婕奇道。

  “梵语中,伽罗就是黑天,降妖伏魔的战神。而摩诃伽罗,就是大黑天。”云寄桑一字一顿地道。

  他翻开那本《化俑录》,指着那行小字道:“从这上面的记载看,李无心在临终前终于完成了他梦寐以求的无敌傀儡——大黑天丨”

  “师弟是说,那个无面傀儡便是大黑天?”卓安婕若有所思地道。

  云寄桑点了点头,一时心烦意。李无心既然造出了大黑天,凶手为何又找令狐天工合作?难道这大黑天还有什么缺陷不成?毫无疑问,令狐天工对这一切是知情的,可惜却被凶手灭口了,而他死前留下的暗示却又是那样的简陋晦暗…

  无面傀儡…无面傀儡…无面…忽然,他想起一事,抬头向谷应兰道:“谷姑娘,你是否常去令狐天工那里?”

  谷应兰点头道:“有时候会去,不过令狐师兄似乎不喜欢别人知道我去他那儿。要我每次去的时候,都要提前和他打招呼,而且不能被人看到。”

  “那你有没有进过他旳书房?”见谷应兰点头,云寄桑又急道“你等一下…”说着起身取出一个木盒,在她面前打开这套木偶“你见过么?”

  木盒之中,正是令狐天工书房中那十几个头颅破碎的木偶。谷应兰目黯然之,拣起一个木偶,轻轻抚摸着:“这套木偶是令狐师兄花了好几天时间才雕好的,那段时间他的心情很差,就刻了这套木偶每天把玩。只有那时,他脸上才会出笑容…”

  云寄桑深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你既然见过这套木偶,定然知道这些木偶各有特色。就像少门主的木偶是小丑,罗兄的木偶是双面妖,洪扩机的木偶则是一个口腹剑的笑罗汉。凶手杀死令狐兄后,出于某种原因,把这些木偶的头都捏碎了,如此一来,其他木偶的特异之处也就不得而知,谷姑娘若是见过的话,能否回忆一下…”

  “其他人的特异之处么…”谷应兰咬着下,认真地回忆着“我那个木偶做得土气得很,一看就是个傻丫头;师母的木偶最好看了,像观音菩萨一样,只是口挖了个:小师娘也很漂亮,不过身后却多了条尾巴;师父身都是补丁,样子很好笑,而且袖子抬得高高把脸都遮住了;小全和欧长老倒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小全光着脚丫,欧长老则看起来有点森森的;彼得神父的头上有个光环,李大哥就没有,不过他的脸被刻成了钟表;还有云少侠你…”“我的就不用说了。”云寄桑打断了她,生怕她说出什么把柄来让自己被师姐嘲笑。

  奇怪,从谷应兰所说的这些特征之中,看不出有谁和大黑天或者无面傀儡有关啊?

  难道自己想错了?还是说,遗漏了什么?

  他低头仔细打量着这些傀儡。忽然,他的目光落在了其中一个傀儡身上。

  那傀儡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右手握拳,左手则好像拎着什么东西。明明这傀儡没有什么异常,可云寄桑却本能地觉得它身上有什么不对,将它拿在手中,翻来覆去地看着。

  “怎么啦,不就是一个普通傀儡么?”卓安婕凑过来看了一会儿,随口道。

  云寄桑心中猛地一震,将那个傀儡举在眼前看了一会儿,喃喃道:“是了…原来是这样…这样的话,那就是说…”他将这个傀儡放下,又拿起一个傀儡,仔细观察:“是了,当时壁龛上有一面铜镜…难怪,难怪凶手要捏碎代表自己的傀儡头颅…”

  “你是说,这家伙是凶手?不会吧?”卓安捷一脸惊讶。

  “等一下再说,我先去密室找个证据!”话音未落,云寄桑身形一闪,冲了出去。

  “喂…”卓安婕急忙站起,来到门口,便见他飞身进了那间神秘的仓房。她本能地想跟上去,犹豫了一下,又回身坐下,向谷应兰微微一笑:“我这师弟就是这样,不过你放心,这是他破案的前兆,不论那无面傀儡究竟是谁,今晚就是它这出大戏的最后一幕了!”  wWw.eGuXS.CoM
上一章   傀儡咒   下一章 ( → )
傀儡咒完整版是杨叛的作品,额骨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无弹窗傀儡咒全文阅读,如果你觉得不错的话,发给大家一起来分享吧,额骨小说网是傀儡咒免费阅读首选之站,傀儡咒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