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骨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无弹窗傀儡咒全文阅读
额骨小说网
额骨小说网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现代文学 穿越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两性小说 诗歌散文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官场小说 幽默笑话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都市小说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老婆出轨 背叛男友 知青生活 情乱梨花 公关生涯 唯色难戒 青涩觉醒 白领情缘 滚滚红尘 我的回忆 飘曳长裙 桃花韵事
额骨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傀儡咒  作者:杨叛 书号:12861  时间:2015/5/17  字数:5553 
上一章   死灵    下一章 ( → )
大风吹灭了月光,树木瑟瑟颤抖,仿佛有无形的妖物在攀着树枝爬上树梢,恶毒地诅咒远方的灯火。在这样的夜晚,白猿停止了悲鸣,杜鹃收起了歌喉,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只有那一场大风,还在不断发出撕裂布帛般的绝望的嚎叫。

  静室中,梅照雪一身黑袍,跪在耶稣像前,低声祷告。

  “曹夫人,你的祷告已经很久很久了,休息吧。”彼得神父走到她身后,用不太流利的汉语轻声劝道。

  梅照雪没有反应,依旧低声呓语:“我呼唤,你们不肯听从。我伸手,却无人理会。反轻弃我一切的劝戒,不肯受我的责备…”

  彼得神父摇了摇头,转身走开。

  身后,梅照雪微弱的祷告声依旧不断传来:“你们遭灾难,我就发笑。惊恐临到你们,我必嗤笑。惊恐临到你们,好像狂风;灾难来到,如同暴风。急难痛苦临到你们身上。那时,你们必呼求我,我却不答应;恳切地寻找我,却寻不见…”

  彼得神父出了静室,来到李钟秀面前,双手一摊:“李,还是你去劝劝她吧。”

  “为什么要劝她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那些心灵深处最黑暗的秘密,总是需要倾吐发,而基督耶稣,我不得不说,他是一个最好的倾听者,因为他会永远保持缄默。”李钟秀淡淡地道。

  “保持缄默是一个很好的美德,不是么?而且,我记得大明有句古话,叫‘金人三缄其口’。可见缄默不仅是美德,而且也是巨大的财富。”老神父狡猾地一笑,原本磕磕绊绊的官话突然变得流利无比。

  “孔子之周,观于太庙,右阶之前,有金人焉。三缄其口。而铭其背曰:‘古之慎言人也,戒之哉,戒之哉!无多言,多言多败。’这便是‘金人三缄其’的来历。”李钟秀淡淡地扫了彼得神父一眼“所以神父,你不觉得自己的话太多了么?”

  彼得神父的脸上闪过一丝惧意,恭敬地垂首道:“是,我太多嘴了,请您原谅。”

  李钟秀缓步走到旁边的青铜水漏前,看了一眼:“时间快到了,准备动身吧。”

  “是,少门主。”彼得神父再次深深地一礼。

  “希望今晚可以欣赏一出好戏。”李钟秀静静地道,眼中闪过微不可测的光芒。

  大风咆哮着鼓动他的袍服猎猎飞舞,宛如黑色的波

  屋内,梅照雪静静起身,来到青铜耶稣像前,伸出柔荑,轻轻地抚过耶稣的身躯,然后,伸指在肚脐上轻轻一按。一声轻响,靑铜耶稣像的腹突然分开,出了深藏多年的秘密。

  漆黑的长发,绚丽的锦袍,没有五官的全白面孔——那是一具三尺高的无面傀儡。

  梅照雪将那傀儡取出,轻轻抱在怀里,边浮现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绝美微笑。

  狂风肆着大地,它扬起碎石,扒拉房瓦,甚至连一间小小的茅舍也不放过,疯狂地拉动屋顶的茅草,发着它的愤怒和不

  狭小的茅屋中,孤灯如豆。

  欧高轮佝偻着身子,独坐灯前,口中喃喃不休:“线呢,我的线呢…”

  无声无息地,一身青衣的小全来到他面前,伸出手来,细小的双指间,正捏着一条晶莹剔透的长长丝线。

  “线,我的线…”欧高轮接过丝线,眼中闪过痴的光芒,他猛地抬头,直视小全“我还需要线,很多的线,很多很多的线…”

  小全木然转身出屋,再回转时,手里已多了一个一尺见方的红木匣子。他将木匣放在桌上,静静退在一边。

  欧高轮是褐斑的苍老双手颤抖着按动机簧,匣盖蓦地弹开。

  木匣之内,赫然是一排紫檀线板,每个线板上都了晶莹的透明丝线。

  欧高轮轻轻抚摸着这些线板,如同死灵抚摸情人的枯骨。忽然,他仰起头,哭一般地大笑:“线!我的线!哈哈哈!我的线!哈哈哈哈!”

  尖细而沙哑的笑声如痴如狂,在大风中传得很远很远。

  夜风拍打着房门,门拴嘎啦啦地响个不停,拼命守着屋内的安宁。

  大理石罗汉上,曹辨依旧双目紧闭,昏不醒。

  “他这个样子不要紧吧?”谷应兰转过头,问一边呆坐着的汪碧烟。

  这个烟视媚行的女子此刻一脸的落寞,痴痴望着榻前褪的紫红苏,仿佛那是她一生的缩影。

  “小师娘,你没事吧?”谷应兰见她不应,又问了一声。

  “什么?哦,我没事…”汪碧烟回过神来,勉强一笑。

  谷应兰犹豫了一下,问道:“小师娘,你说,师父他老人家真的是凶手么?”

  “谁知道呢?”汪碧烟幽幽地叹息了一声。

  “你不是他的枕边人么?怎么会不知道?”谷应兰不解地问。

  “人情翻覆似波澜,白首相知犹按剑。即便是枕边人又如何?这个世上,没有谁是可以真正让人明白的。何况…何况门主的心里从来就没有我的位置。”汪碧烟苦涩地一笑。

  谷应兰眨了眨眼,正想再问,屋外却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深更半夜,又有谁会来造访?汪碧烟和谷应兰对视一眼,心中都惊悸万分。

  “谁啊?”汪碧烟问了一句。

  门外之人似乎应了一句,只是风声太大,她们没能听清。

  两人壮起胆子,拉着手一起向门口走去。却没有看到,大理石上,一直昏不醒的曹辨正缓缓睁开了双眼。

  时辰已到,他的位解开了。

  风吹入荒凉的墓场,将一个个沉睡的灵魂唤醒。枯黄的野草狂舞应和,墓中的冤魂也在风中哀歌。

  李无心墓前,一只枯瘦的手颤抖着点燃了一盏油灯。

  昏暗的灯光照亮了是褶皱的苍老脸庞,竟然是那个山下的疯婆婆。此刻,她浑浊的老眼中,无尽的迷茫与疯狂替闪动着。

  “小山子,来接你回家了。你不在身边,一个人好孤单…乖,快点儿出来吧,跟回家。”她抚摸着坟墓,低声诉说着。

  突然,她似乎听到了什么,微微一愣:“什么,你说什么?”

  然后,她将耳朵紧贴在坟上,一边聆听,一边不断点头:“好…好…放心吧…交给我了…一定会为你报仇的…一定会…”脸上出了丑陋而狰狞的笑容。

  终于,她抬起头来,吃力地站直了身子,拄着拐杖,颤巍巍地举起了油灯:“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就这样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一边蹒跚着向千丝堂方向走去。

  千丝堂。

  大风,就像从幽冥地狱中出来的黑色愤怒,永不停息地扑向这壮丽的金色宫殿,推动着它,鞭挞着它,剥落它虚伪的墙皮,尖锐地割刺着它的每一椽柱,将隐藏已久的毒怨恨尽情发出来。

  曹仲一个人静丅坐在大堂正中,被数百牛油蜡烛组成的明亮光圏层层包围着。

  虽然四周一片海洋似的金黄光芒,今夜的大殿却显得格外幽深。角落里,梁柱间,黑暗浓得像黏稠的血,缓缓地,一寸寸地蚕食着光明。在那浸了血似的黑暗之中,似乎有无数双眼睛窥视着他,那是被摆布了一生的傀儡冤魂们,在黑暗中复活,彼此窃窃私语,恶毒地诅咒着他。

  低低地,外边似乎有笑声传来。笑声沙哑、低沉、森而诡异,在风中断断续续,如同刀锋刮过骨骼一般剌耳瘆人。

  曹仲心中一紧,全身的寒倒立起来。

  忽然之间,似乎被无形的巨手推了一下,殿门猛地大开了。冷风如同寻得了空隙的剌客,瞬间扑面而来。四周,烛光剧烈摇摆,随即如同被死神的黑袖拂过一般,一道道地熄灭了。

  当最后一蜡烛熄灭后,大殿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曹仲双手紧扣太师椅的扶手,艰难地呼吸着。

  “谁?谁在那儿?”他沉声问道。回答他的,依旧是那低低的,鬼怪磨牙般的诡异笑声。

  “魑魅魍魉而已,见不得光的东西!”曹仲冷声道。他毕竟是一派掌门,虽然心惊,却始终不失气度。

  笑声停止了。黑暗之中,只余下风声如泣如诉地呜咽着。

  “哧——”磷火自燃的声音,一小团桔黄的光芒在不远处亮起。

  一只白蜡烛,持在一只惨白的人手之中。那手的肤在烛光的照耀下是那么的诡异,就像失血后的尸体颜色。

  “照亮你的脸!让我看看是谁在装神鬼!”曹仲大喝道。

  烛光果然缓缓上移,照亮了来人的面孔。

  披散的长发下,是一张没有五官的惨白面孔,可奇特的是,曹仲分明感到那张脸在笑,充嘲意的、毒的冷笑。

  “无…面…傀…儡…”曹仲倒了一冷气。

  “桀桀…桀桀桀…”无面傀儡突然发出了刺耳的疯狂尖笑。

  它大笑着,笑得双肩颤抖,笑得身体搐,笑得声音沙哑,笑得呼吸停止,积聚多年的仇恨像漏中的细沙,随着这笑声不断地发出来,最后甚至把灵魂也倒空了,以至于笑声最终变成了一声声若有若无的低低噎。

  那是怎样的一种笑声,那又是怎样的一种仇恨!

  “你…你究竟是谁?”面对如此疯狂的可怕笑声,曹仲心志再坚,声音也不出现了一丝颤抖。

  “我是谁?桀桀,我是谁?”无面愧儡仰首大笑,一边大声呼喊“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

  整个大殿都回着“我是谁”三个字,余音久久不绝。

  曹仲脸色顿时大变:“是你…竟然是你?!”

  笑声猝止。

  “不错,你认出我了。”无面傀儡轻笑着,畅而疏狂“那又怎样?那又如何?曹鼎坤啊曹鼎坤,你不是想平步青云么?你不是想一飞冲天么?怎么就这么变成了孤家寡人,困在一张椅子上动弹不得了?你那无孔不入的诡计呢?你那笑里藏刀的阴险呢?你那道貌岸然的虚伪呢?你那豺狼成的野心呢?你这个样子,应该如何形容呢?虎落平?不不不,你不是虎,你R是一匹豺狼,一匹会反噬主人的野狗!对了,你就是一条狗!一条丧家之犬!啧啧啧啧,堂堂的傀儡门掌门,居然变成了一条狗了。可怜啊,可悲啊,可叹啊…”“你给我闭嘴!”曹仲怒吼道。

  “嘘——”无面傀儡比了一下食指“安静,安静一点儿。不要吵醒了先辈们的亡灵。你难道没有感受到么?今夜的千丝堂中,这些古老的傀儡正在蠢蠢动…”

  “你到底想怎样?”

  “我想怎样…”无面傀儡歪着头,似乎在认真地思考“是了,我想用香火灼烧你的眼睛,将水银灌入你的耳朵,用铁刷子一条条撕下你的皮——我想杀了你,我好想杀了你!想得睡不着觉,想得浑身发!是啊,一想起这个,我就浑身发,一直到了骨髓里。你知道那种滋味吗?那就像有一万只蚂蚁在身体里爬,让你恨不得把自己的嘴咬下来…”然后,它又摇了摇头“可是不行啊,你还不能死。你一死,那个云寄桑就会产生怀疑,这些年来我做的一切就会变得徒劳无功。所以你要活着,像一个白痴一样着口水,着手指,屎地活在我的面前…”

  “你做梦!来人!快来人!”曹仲放声大喊。

  “来人啊!快来人啊!”无面傀儡用更大的声音喊道,随即诡异地一笑“喊啊,怎么不喊了?你忘了,为了防止偷听,这千丝堂设了双墙,内墙又加了陶瓮隔音,你叫得再大声也没人能听到的。这些不都是你的设计么?你怎么会忘了呢?”

  曹仲停止了大喊,气吁吁,死盯着无面傀儡。

  “很遗憾,不能慢慢欣赏你的丑态了。”无面傀儡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白瓷小瓶,倒出一粒红色的丹药,向曹仲晃了晃“看,这小小的一粒丹药,马上就会让你飘然仙,忘记所有的烦恼。对你来说,这真是太过幸运的结局了。来吧,时间已经不早了,让我们结束这一切…”一边说着,一边慢步向曹仲。

  它显然极为享受这个过程,有意将步伐放得极慢,还不断摇晃着脑袋,津津有味地欣赏曹仲在椅子上挣扎的模样。

  就在它走近曹仲身前三步的距离时,奇变陡生!

  曹仲眼中的惊惶之突然消失,双目一寒,身子一跃而起,猛地探手,扣住了无面傀儡的左腕!无面傀儡骤然遇袭,却临危不,伸指一弹,那粒丹药向曹仲口中!

  这时只要曹仲真力一运,便可将对方制服,可他又怎敢冒变成白痴的风险?只得扭头避开丹药。

  无面傀儡手背一,中指指节敲在曹仲内关上。曹仲小臂一麻,手上劲力顿时松了。无面傀儡趁机运力一震,出曹仲的五指锁拿,退出丈外!

  “你的道竟然解开了?!”它冷冷地问道。

  “不是解开,而是原本就没有点上。”曹仲淡淡地道,原本恐惧的神情早已消失不见。

  “你说什么?你没有被点?”无面傀儡心中狂跳,后背冷汗淋漓“难道说,这一切都是…”

  “不错,这了切都是骗局,一个引你入彀的陷阱,一场巧妙真的大戏…”黑暗之中,有人朗声接道。

  无面傀儡猛地转身,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咬牙切齿地道:“云—寄—桑!”

  “不错,是我。”一身白衣旳云寄桑翩然从黑暗中走出,撮指一弹,一朵火苗从指间飞出,所过之处,熄灭的蜡烛纷纷重新燃起“那么,我又该如何称呼你呢?无面傀儡?没脸儿?偃师?抑或是——”  WwW.EgUxs.cOm
上一章   傀儡咒   下一章 ( → )
傀儡咒完整版是杨叛的作品,额骨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无弹窗傀儡咒全文阅读,如果你觉得不错的话,发给大家一起来分享吧,额骨小说网是傀儡咒免费阅读首选之站,傀儡咒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