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骨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无弹窗大地之灯全文阅读
额骨小说网
额骨小说网 重生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现代文学 穿越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两性小说 诗歌散文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官场小说 幽默笑话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都市小说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老婆出轨 背叛男友 知青生活 情乱梨花 公关生涯 唯色难戒 青涩觉醒 白领情缘 滚滚红尘 我的回忆 飘曳长裙 桃花韵事
额骨小说网 > 现代文学 > 大地之灯  作者:七堇年 书号:12872  时间:2015/5/17  字数:6396 
上一章   实践理想中的美    下一章 ( → )
第四章

  或许行年渐晚,深知在劳碌的世间,能完整实践理想中的美,愈来愈不可得,触目所见多是无法拼凑完全的碎片。再要苦苦怨忿世间不提供,徒然跟自己倒戈而已。想开了,反而有一份随兴的心情,走到哪里,赏到哪里。不问从何而来,不贪求更多,也不思索第一次相逢是否最后一次相别。

  ——简桢《落葵》

  1

  辛和。有时候我曾试想,淮究竟对我出于怎样的感情。她又如何能够这样甘愿地与我共同生活。这种担当,不是一,亦不是淡淡一点。其中的情谊毕竟十分深刻。只是她碍于重重原因,不与我说。亦不愿我对她说。我们竟然又回到亲人之间那样,因为彼此之间的感情深重到割舍不清,常常是相互躲避和敷衍,甚至因此相互伤害。

  辛和。当我第一眼见你,便仿佛看到了她。你们都是这般美好的女子,那种善的澄彻,看一眼便能察觉。我自是觉得,若我要是有诚心要与你在一起,便应当让你知道我的过往。因此我对你说起这些,但愿你不会觉得,我是一个急于自报前史,并且引以标榜的乏味之人。你知道我的初衷决不是如此。

  我与母亲因为惧怕语言这个工具的残忍和直白,所以在断绝交流的过程中自相伤害。我不愿意再有这样的遗憾,所以我选择对你说这一切。

  简生对她说这番话,还是在大学之时。彼时他蜕变得更加标致,面孔干净,身材高大匀称。漠然的神情之中不时隐现深深笑容。一种气质之中都渗透着的英俊。引得无数女孩产生爱慕。

  那时他面对这些女孩,并无动情之心,然而亦不知如何拒绝,因此身边一直都是异围绕。他和她们在一起,聚聚散散,并不深刻,至少他自己这一边并不深刻。分手之时,即使是女孩伤心一阵,也多半很快就另有男友,各自互不影响。年轻的时候总是这样的。那段时间和他在一起过的那些女孩子,有的事过很多年之后都仍然对他还恋恋不舍。她们一直都关注他的去向,以至于后来简生偶然会受到她们的来信,声称对其无比思念,问及他的生活是否还好,暗中有暧昧的情愫蕴涵字里行间。那样的信大都只落下一个泛泛爱称,而他面对那个称呼,竟然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

  就是这样的淡。

  这些与他相恋然后又迅速消失的女孩,在他的生命中绽放出明亮的笑靥,花朵一般,带着水尚未退去的鲜美,一路蔓延。他知道自己没有为此停留。而他之所以一再强迫自己要和她们在一起,强迫自己去爱,是因为他惶恐地发现,离开了淮之后,他在内心和感情上似乎成为了残疾,变得已经再也不能够爱上任何人。

  成长时代,他一直都是与学校生活疏离的人,加上感情上只有淮,所以似乎从未获得过同龄人之间的简单的恋爱以及娱乐。此番到了大学,生活自然是无聊的。除了谈恋爱之外,没有什么可以用来换口味。

  他因为内心的固守,因此一直感觉安定。画画依然是头等的事情,并且发自内心的喜欢。在晚自习的画室里面,光灯的亮光煞白一片。少数几个人固定每天都在这样的课余坚持画画,他便是其中之一。

  偶尔抚摸到少年时代的速写本,上面那些线条稚的肖像,那些语焉不详的断句,以及那些遥远的期,会忽然令他沉沦。

  然而这一切都过去了。

  彼时他得知淮已经结婚。某种程度上他是难过得不能自已的。伤心透顶。毕竟淮在他心目中的角色,包括了情人。

  他毕竟还未算是长大。面对淮的彻底离开,他始终无法坦然地用一句好聚好散来自我释然。对于这般深刻的过去,他还不能成到真正举重若轻。因此他畏惧自己内心的感情残疾,开始盲目迫自己去爱。

  二十岁那年,第一次和一个女孩做。那个女孩也许是简生在那些女朋友当中唯一有深刻印象的一个。是一个深爱自己的女孩子,但除此之外,简生几乎对她一无所知。她和简生约会,简生亦没有拒绝。女孩因为太爱他,在他们刚开始不久,就急于用身体和诺言来留住这相恋的时刻。

  第一次的时候,女孩非常主动。她其实也是第一次,但是却有着某种奋不顾身的情,要急于把自己给他,仿佛这样,就能够留得住什么。

  女孩给简生去上衣,却看到简生口上触目惊心的伤痕。她的心疼是真诚的,却依然带有猎奇的成分。她伸手轻轻触摸,问他,怎么回事?

  人都会以单独占有恋人内心的重要秘密为骄傲,并且常常可怜地以此作为证明感情的信物。

  女孩问他两次,怎么回事,他却都只是摇头,一直无言。他因为没有诚意与她们在一起,所以始终保持沉默。

  简生俯下身来,亲吻女孩的脸。他习惯性地将头埋在女子的脖颈,却再也没有记忆中熟悉的味道。他内心是无望而伤怀的。因此闭上眼睛,任凭强盛茫然的情覆盖自己,脑子里面渐渐可以变得一片空白,什么也不再想。亦不再看到身下陌生的面孔和身体。

  他和她有了第一次,便又很快有了第二次,第三次…他们初夜之后的一段时间,他一再与她做。然而但凡他有要求,女孩都默默合。他知道这样的残忍和不公,但是他根本没有办法抑制自己找到一个更加合适的出口。

  他开始主动和她象征地约会,约会之后迫不及待地直奔主题。不少年轻的尚未对情感到疲倦的男子,都会有这样乐此不疲的要求。简生并不全然是耽于笫之,他只是因为内心的茫然,离开了淮之后一度难以自拔,因此迫不及待地想要寻求解。而这个深爱他的女孩子,不幸在恰巧的时间成为了这个对象。

  那天两个人在陶然亭去散了一圈步。冬天的北京园林总是一派萧条。枯枝败叶,离草萋萋。亭台楼榭孤然伫立,有着哽咽的沧桑之感。在园子里面慢慢走着,然后他们停留在著名的石评梅和高君宇的墓前。凋敝丛生的枯草之中,墓碑静默地站在那里,见证着一段革命时期的爱情。埋葬在墓碑之下的故事因为人们的传而越发变得神奇和不朽,气回肠。在那个时代,连爱情都要被政治所左右。悲哀的红色恋人默默躺在这里,心中的苦闷和遗憾,又与天下古往今来的有情眷属有何不同呢。

  女孩站定,忧郁而伤感地问他,简生,你说我们会像这样在一起吗?

  简生一言不发。

  《大地之灯》实践理想中的美(2)

  他因为不爱,因此只对女孩的一厢情愿感到悲哀,甚至可笑。曾经有这样一句残酷的名人名言:两个人若不是以同样的真情处在恋爱之中,那么其中一人必定会对对方的痴狂产生鄙夷和不屑。

  那个夜晚他们开了小旅馆的房间,在陌生而狭窄的上做。已经记不清楚这是第多少次。重复着千篇一律的把戏,汗水淋漓,震烈,头脑中一片麻木。女孩在他的身体下面泪如泉涌,却一言不发。

  他偶然抚摸到女孩脸上的泪水。你怎么哭了,他问。他忽然感到扫兴和烦躁。停止了动作,翻过身去,只觉得浑身疲累,心中越发一阵阵迫人的荒凉。

  告诉我,你为什么哭了。

  女孩依旧是沉默不言。她翻过身去背对着简生。

  简生发自内心地叹一口气。情过后的空白,比之前的空白更加令人难以承受。他的头脑渐渐被混乱的思绪所填得几乎要溢出来,淹没自己直到窒息。

  少年时代,曾经目睹母亲和别的男人做。那个时候自己道貌岸然地鄙视和抵触,觉得龌龊下。而今到头来,自己还不是这样胡来,跟发情的狗无异。

  不仅如此,他觉得自己再也无脸面对淮。而且,何止无脸面对,几乎是无地自容。

  想到这里,简生忍不住难受得也愤然转过身去。两人互相背对着,谁都不说话。但是他很快就睡着。而女孩却彻夜不眠。

  不知睡过去多久,他微微感到脸上有泪。女孩的嘴吻在自己的额头上。他忽然就醒了,但是仍然没有睁开眼睛,僵直在那里。

  就这样在一片黑暗和寂静中,女孩的泪水大滴大滴地落在简生的脸上。她很轻很轻地吻他的额头。然后令人心碎的低声泣诉在黑暗中轻轻蔓延。

  我知道你不爱我。简生。但我仍然很幸福我能够和你靠得这样的近。

  我已经怀孕。原谅我,我必须走了。

  一切只是因为我太爱你,简生。要记得此生中我们是彼此的第一次。

  女孩说到这里,已经泪如雨下。泪水完全润了简生的整张脸。他紧闭双眼,听着她的泣诉,只觉得字字锤心,刀刀溅血。但是他依旧沉默和僵直在那里,怕得不敢睁开双眼。他不知道到底该怎样睁开眼睛来直面女孩的泪水和痛楚。对此他比她还要害怕和羞愧。如同面对一个突如其来的噩耗,束手无策,动弹不得。

  女孩之前就已经穿戴完毕,在简生的脸上留下最后的吻,然后在黑暗中无声无息地离开了。一切静得出奇。他试着微微睁开眼睛的时候,只面对一张空,和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

  简生忍无可忍地抓起被子蒙头翻身将自己完全裹起来,强迫自己紧咬拳头,不发出哪怕一声哭喊。浑身蜷缩,口的伤痛得他发抖。他的泪水汹涌,却始终死咬拳头,一声不吭。

  然而后来更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女孩果真走了,再也没有出现,而且再也没有回到学校。在那个年代,流言和偏见对于年轻的未婚先育的女子依然是致命的中伤。何况那个女孩的家庭是传统而规矩的。难以想象她后来遭遇的一切。

  简生失去她的消息。他终惶恐不安,担心,悔恨,并且害怕。他害怕女孩出什么事,害怕她告发他,害怕对方父母找到他算账,害怕学校处罚他,害怕那个胎儿降生到这个世界上,害怕她再也回不来,也害怕她再回来…他甚至害怕到不敢去询问学校她的下落。

  他在惴惴不安之中度过了很长时间。最后,他所害怕的一切都没有发生。直到几十年过去,他都依然没有这个女孩的任何一点消息。只有无限的静默强大的悔恨留在他的记忆。

  那个深爱他的女孩突然之间就彻底地消失。当然,只是对于他来讲的突然之间。事实上,女孩得知自己怀孕之后,冷静地独自为自己做好了一切事情。而什么也没有告诉简生。她预谋的离开,成就了她最后的爱他的方式。让简生依旧安然无忧地过下去,仿佛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

  很多年过去,简生依然能够记得那个女孩的面孔,因为无私的爱情而生动人,青春亮丽。每当又提起陶然亭,提起埋葬着高石绝恋的那块墓碑,他便会回忆这段羞愧的往事和那个美好的,深爱自己的女孩。

  简生在后来的接近两年的时间当中,直到辛和的正式出现,都再也没有交往过任何的女孩。甚至在以后的岁月中,他对任何可能发生的情都有着一种强大的克制和抵触,以达到对自己罪过的忏悔,和对自我灵魂的洗濯。因他本质上就是这样干净的人。

  这段经历之后,他在一切行为上都变得克制自己。在学校只是专心画画,心无旁骛。大学时代一直都没有回家。他仿佛觉得,回去之后,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已经有了婚姻家庭的淮。自从淮结婚,他便再也没有和她联系。假期在北方的城市打工,给广告公司作画,给美术辅导班上课。依然是忙碌的。平时上课也很用功,专业课成绩斐然。教授们一直都非常喜欢他。

  直到大三开始,在为举办学生画展挑选和联络学生作品的时候,遇到了辛和。

  第一眼看到辛和,他就被她脸上清晰浮动的淮的神色所震慑。那么的相像,那么的美。这令他不可抵抗的面孔,倏然间就决定了感情的走向。

  那段时间两个人因为学校画展的事情而接触得频繁,辛和很快烈地追求他,他一番思量之后,确信自己也喜欢着她,并且无法抗拒她那张与淮十分相似的面孔,于是答应在一起。

  在整个校园当中,他们是众目睽睽之下非常般配的一对。她出自书香门第。父母都是这个美院的毕业生,父亲曾经留学苏联,是有名的画家。不料文革多事之秋之中受尽凌辱,被关押进农场劳动改造,并且在那里染病去世。文革过后,母亲恢复在这个美院的任教。之后母亲与一名艺术收藏家结婚。再婚之后,家庭一直和睦美满。继父是儒雅的人,对辛和关爱有加,亦非常有分寸。在这个艺术氛围浓厚的家庭,对于画画,她从小耳濡目染,天赋亦甚高。

  《大地之灯》让人爱上的男子

  2

  他是能够轻易让人爱上的男子。而她是他经过衡量和接触认为喜欢的女子。两个人顺理成章地走到一起。他至今不能够说自己像爱淮一样爱她——事实上他不再爱任何人——但他仍旧是欢喜她的。简生不喜欢身边人事繁。此番确定下来和辛和的关系,也就少了很多女生无谓纠,倒也安静。两个人一起,以某种意义上接受命运旨意的姿态,开始稳定地交往。而后来与辛和相处的事实也证明了自己的理性判断无懈可击。

  他在假期不再单独租住公寓,而是应辛和的要求,与她住在家里购置的另一处房子里。那年节,辛和带他去见父母。

  已经以是非常正式的,未婚夫一样的姿态去与对方家长见面。因了辛和继父的关系,她家家境很好。而简生少年时代跟随母亲一起生活,亦不是没有见过大世面。加上英俊标致的外表和稳重的谈吐,十分招长辈喜爱。

  辛和的母亲,一个端庄的女人,面带诚恳的表情,特意找了个机会私下跟他说,祝福你们。请相互珍惜,今后人生里好有个安稳的相伴。

  他懂事地点头,谢谢伯母看重。他说。

  转过头,他心中却有疑惑。这就是此生的安排么。他茫然凝视着坐在远处与家人谈笑风生的辛和。她天真的脸上漾着灿烂笑容,仿佛是臆想之中少女时代的淮的模样。

  那个夜晚,他们像两个孩子一样仰面躺在一起。她说,简生,你愿意跟我结婚么。他回答她,愿意。

  她又说,简生,不知为何,我常常看着你,便觉得你离我很远。仿佛是面对整整另一个幽深的世界,而我仅仅只站在它的门口。我知道,我永远都进不去。但是我只希望,如果那是些疼痛的过去,那么我能够带你走出来,到更幸福和简单的世界里面来,一起生活下去。你知道,我那么的爱你。我不知道这个过程将会有多长。所以,简生,我只想知道,你是否已经确定愿意和我在一起。

  他沉默地听着。内心却深深被触动。天真明朗的外表下面,辛和亦是这般心思细腻的善良女子。是从那个时候,他真正开始从内心敬畏女的善良。他知道自己一直都在被她们的恩与爱所包围。欠下太多。他感动地握着她的手,说,辛和,我确定和你在一起。

  辛和听了,在夜中浮现出意味深长的浅浅笑容。她说,我也许是太傻的人,竟然在向你索要承诺。简生,不管结果如何,你至少还愿意对我作出承诺。我了解你,知道这对于你来说,已经不容易。我很足。简生。

  他为她这番话感到深深羞愧。也许她早已经看到,这段关系一开始就依然是感情上的施舍与被施舍。某种程度上,她依然是淮。

  想到这里,他心疼地把辛和抱过来。轻轻吻她的额头。女孩在他的怀里,渐渐沉睡。

  窗外是新年的大雪,一夜都在静静飘落。他还是无法控制地,在内心深处想念淮。想念童年时代天寒地冻之间的靛青色冰湖。

  这岁月的骊歌,在飞逝的景之中余音绕梁,听得惹人伤怀。仿佛走过整饬的光的栅栏,往事像是浓盛的山茶花那样从这栅栏的隙探出头来,拨远行者匆忙而糙的足迹。

  回头的时候,那个曾经以为会在记忆之中刻下无法磨灭的印迹的背影,却已经早已漫漶隐去。伴着青春的尾声,唯有天边断鸿的孤影沉入暮色,以及不知何处升起的伤心的鹤唳。  wWw.eGuXs.cOM
上一章   大地之灯   下一章 ( → )
大地之灯完整版是七堇年的作品,额骨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无弹窗大地之灯全文阅读,如果你觉得不错的话,发给大家一起来分享吧,额骨小说网是大地之灯免费阅读首选之站,大地之灯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